4、第 4 章(第1/2页)
    ()    傍晚,已经到了七八点钟,天也黑的厉害,因为白天生产队的妇女们去的稍晚一些,所以晚上大伙儿都是加班加点的进行抢收。

    一直到了天彻底黑的看不见了,镰刀也抡不动的时候,叶建国这才吼了一嗓子,“行了,今儿的就到这里了,留几个汉子跟我一块在地里面把麦子堆起来,剩下的都先回家吧!”

    有了他的发话,大伙儿自然是收工准备走人,都走到了一半了,叶建国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约摸着是个好天气,又继续喊,“明早四点钟上工,大家都早一些!”

    平时村子里面都是五点上工的,这秋收的季节,不止早上提前了,中午没得休息,连带着晚上都是加班到好晚的。

    大家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是一想到那堆的老高的麦子堆,心里顿时就敞亮了,怕什么,忙完这段时间,家里的粮食可就不愁了。

    叶建国是红旗生产大队的大队长,自然是落在最后的,帮忙扫尾,至于其他的叶家人都陆续离开了,到林杏他爸的时候,也把镰刀别在腰后面,准备离开了,却被叶建国给喊住了,“春生,你可别走,来一块帮忙把这麦子都给堆起来!”

    割了一天的麦子都摊在旁边晒着晾,晚上的时候,部都要收起来,免得露水重,伤了麦穗,磨出来的面粉子会有潮气儿,团成一团。

    林春生累的腰都直不起来,慢吞吞的说,“建国,我的工分不在队里面,白天能来帮忙,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再让他留下来堆麦子垛,那是一百个不情愿的。

    林春生是开货车的,在外面跑长途,一般都是不着家的,这种职业在大队里面可是人人羡慕的。但是这要秋收了,家家户户都是要出个壮劳力的,没法子,叶建国就把他给留了下来。

    叶建国板着脸,“什么叫看在我的面子上,春生,你们家三代单传,就你一个壮劳力,秋收的时候,你不来帮忙,这分粮的时候,你家要不要??”队里面都是优先照顾妇女和老人小孩的,但是壮劳力确实当牛一样用的。

    虽然林春生是司机,但是他们家想要分粮,就必须要有壮劳力出力的!

    林春生不服气了,“我娘和秋丽不是来了吗?再说了,我还是你姐夫哥呢,至于这般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吗?”

    林春生他爹走的早,就一个老娘把他拉拔长大,再加上一个娶的媳妇沈秋丽,沈秋丽和沈秋萍是亲亲的姐妹,算起来,林春生和叶建国是也一担挑儿,两人娶的是沈家的一对儿姐妹花。

    叶建国怒了,“是!你娘和你婆娘是来了,但是你娘和你婆娘的干活是啥样的,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中午生产队里面的妇人们中午虽说可以休息一个钟,她们休的可不止一个钟了,干起活来缩手缩脚的,两个工分我都嫌给的多!”顿了顿,“你是家里唯一的壮劳力,靠着你娘老子和你婆娘来干活,这是个男人说的话吗?”

    他就是看在和叶家是亲戚的关系上,对于沈秋丽和林老太两人的偷奸耍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那是女人,让着点是应该的。但是林春生可是一个三十好几的壮劳力,正是干活的好手,自家女人和娘老子偷奸耍滑了,他作为男人多做一些不是应该的吗?

    他偏偏,他这姐夫哥……太让人失望了。

    叶建国这一番夹枪带棒的话,让林春生心里起了埋怨,这叶建国不过是个大队长,也太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把自己当回事。

    旁边留下来的汉子看着气氛不对,哈哈大笑,一阵荤段子岔开话题,“春生,你这都不行了?”

    “那晚上在炕上吭哧吭哧要使劲的时候,岂不是更不行了?”

    “滚滚滚,你们才不行了!”林春生脸上火辣辣的,他勾起地上的木叉,对着地上的麦子就是一通收拢,“哪那么多话,我留下来不就行了吗?”

    提前走了的人,自然不知道后面的事情。

    叶家人回到家的时候,老远就听到东东哭的响亮,这下,沈秋萍的脸色立马变了,提着手里的镰刀就飞奔回去,推开门一看,东东扑在秋秋的身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而秋秋却没有丝毫反应。

    沈秋萍看到这一幕,脑子里轰然一响,手上的镰刀一扔,连忙问道,“东东,你姐咋的了?”

    东东哭着说,“我、我……姐姐醒不来了!”小家伙哭的太狠了,也被吓着了,说起话来也是颠三倒四的。

    沈秋萍这会也发现不对了,她抱着秋秋好一会,但是秋秋确实一点反应都没有,再说了,东东哭的厉害,若是秋秋是好好的,早都被吵醒了的。

    可是秋秋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睛还是闭的紧紧的。

    “秋秋?秋秋?”沈秋萍一连喊了好几声,秋秋都晶晶的闭着眼睛,一点回应都没有。

    沈秋萍慌的不像话,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牙齿咯咯的打着颤,“秋秋,你可别吓着妈啊!”

    “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