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 5 章(第1/3页)
    ()    叶家西屋内安静极了,叶家的一大半的人都挤在不大的屋子内。

    待赤脚大夫把秋秋的胳膊放下来以后,赵翠花上前,连连问道,“李大夫,我家秋秋怎么样了?”

    这赤脚大夫姓李,今年四十好几,是个寡妇,脾气虽然不好,但是医术却还是不错的。

    几乎生产大队周围的人,只要有个头疼脑热,基本都是找她来看的。

    李大夫脸色有些不好看,“病人不过是睡着了,大晚上的把我急吼吼的喊过来这是做什么!”

    这下,屋内人的都惊呆了,他们显然是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竟然是秋秋睡着了。

    赵翠花嗓门有些大,她惊讶,“不能吧,若是睡着了,我们怎么喊不醒!”

    “这我就不知道了!”李大夫起身,收起了自己斜挎着的木头药箱,“你们多看着点,估摸着晚点就能醒来了,若是有事情的话,再去找我!”

    顿了顿,“病人这种情况不吃药也行,也可以开点安神的药也可以,你们看要不要开药?”

    要李大夫来说,这种不开药就行,但是以叶家对着闺女的重视程度,不开药,他们显然是不放心的。

    “既然没生病,那、那就不用开药吧!”

    说这话的是站在门口的李红芬,她声音低低的,小小的,但是却在这安静的屋内,每个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就是,不想干活就不想干活,何必装睡,弄的整个叶家都劳师动众的不说,到临了,明明没病还要花这个药钱!”

    王桂芝是满心满眼的不情愿的,大家养着三房东东这个病秧子就算了 ,何必在养着丫头片子,更何况,这个丫头片子根本没病!

    要她看,就是惯的她一身娇气病。

    出去当牛一样使唤两天,顿时什么病都没了!!!

    赵翠花扫了一眼两个不情愿的儿媳妇,冷笑,“等老娘死了,你们在说当家的话!”

    顿了顿,眼刀子就飞了过去,“我没死,你们就给我规规矩矩的,要是接受不了,滚回你们的娘家去!”

    她这话一说,屋内静了静。

    老四叶建设说,“娘,您可别听红芬那个不着调的胡咧咧,您是要长命百岁,等着享我们几个的福的!”

    “享福谈不上,少气我点就成!”赵翠花气的直捶胸口窝子。

    旁边的老二叶保民腿脚不好,但是是个老实汉子,听到他娘都这么委屈了,恨恨的瞪了一眼王桂芝,“少说句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赵翠花以绝对的武力,镇压了屋内的不满意的人。

    她转头对着李大夫说道, “开,您看什么好,就开什么!”

    一直没说话的叶建国也开口,“李大夫,我就这一个闺女,当眼珠子疼的,咱不吝啬钱,也不用叶家的钱,你尽管拿好药,等开了药以后,我去生产队写张借条,至于药钱,就从我工分里面扣。”

    “那成,我写个方子,一会你们派个人去我那边拿药!”李大夫对于叶家疼爱秋秋的程度,又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

    送走了李大夫,叶家屋内彻底安静了下来,赵翠花下午的时候,心里就憋着一口气,如今更是火冒三丈。

    不过,她也没像往日那样发火,反而把大家都聚在了一块,扫了一眼屋内的众人,厉声,“先前不是吵吵的厉害吗?这会怎么不吵吵了?”

    她这话典型是对着王桂芝和李红芬说的,王桂芝倒还好,平时被骂的一张脸厚的不得了,李红芬却是被吓的一哆嗦,“娘,我、我没吵吵!”

    她话一落,旁边的老四叶建设就抬手拧了下她,蠢婆娘,明知道娘这会在气头上,还敢掐这个冒头,怕是活的腻味了。

    只是叶建设这会拦着确实来不及了。

    “没吵吵?”赵翠花把碗摔的啪的一声,“没吵吵,来管着我要给秋秋看病拿药?没吵吵你们这是逼着老三堂堂一个生产队的大队长,去队里面写借条拿药??

    你们丢的起人,老娘丢不起这个人。

    建国堂堂一个生产队的大队长,平时有好事的时候,想着你们,吃了亏的时候,帮你们撑着腰,让你们出去面子有光,腰板挺的直。

    如今建国遇到点难处,你们就是这样逼建国的,我看你们是良心被狗吃了,连个畜生都不如?”

    “娘……我们没有……”说这话的是老四叶建设。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赵翠花一个机关枪一样堵着了,“没你说话的份,你给老娘闭嘴!”

    这下不止叶建设,其他人也都安静了下来。

    唯独大嫂赵淑芳老神在在的,这会她婆婆心里有气,谁敢上前打断,那是在老虎须上拔毛。

    想到这里,她同情的看了一眼老四叶建设,难怪娶了一个蠢婆娘,不是没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