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 9 章(第1/4页)
    ()    大伙儿都吃完饭了,大房的三个自觉的把桌子给收了起来。

    沈秋萍麻溜儿的把碗筷收到盆子里面,就去了厨房,今儿的轮到了沈秋萍当值。

    她一进厨房,秋秋后脚就跟着溜了进去,看了下这会大家都回各屋休息去了,秋秋这才把兜里面的麻雀给拿了出来,献宝一样,“妈,您尝尝肉味!”

    别看中午做了萝卜炒猪油渣,但是那猪油渣都被家里的孩子给挑走了,大人可舍不得吃的。

    沈秋萍还是自家男人给她夹萝卜的时候,顺带夹了一块猪油渣,她也没舍得吃,给秋秋,秋秋没要,最后进了东东的肚子里面。

    沈秋萍看着剩下一半的小麻雀,眼眶一热,她说,“丁点大的麻雀肉,妈不喜欢吃,你快吃了,中午都没看你吃饭,就喝了半碗蛋花汤!”

    秋秋摇了摇头,软声,“我不想吃麻雀!”她是真不想,不是舍不得。

    看在沈秋萍眼里,可不就成了自家闺女贴心懂事,舍不得吃。

    她不由分说的把麻雀给塞到了秋秋嘴里,秋秋感受到嘴里的一口肉,她傻眼了,“妈,我真不吃!”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吃麻雀肉啊!!!

    秋秋差点没忍住给吐出来,但是瞧着自家母亲一脸坚决的样子,她生无可恋的把麻雀肉给咽了下去。

    这下,沈秋萍才心满意足的把秋秋给赶了出去,“回西屋去,带着你弟弟眯一会!”

    秋秋出了厨房,在嗓子眼呕了好几次,被刚好从屋内出来的王桂芝瞧见了,她嘲讽,“还真把自己当千金小姐啊!别人想吃肉都吃不来的,到了你这里还呕起来了?”

    秋秋面无表情,“二伯娘,你要是想吃,我呕出来给你吃!”

    虽然是怼人的话,但是秋秋的嗓音软糯糯的,说出来也没点威胁性,明明是甜腻腻的嗓音,但是听到人的耳朵里面确实莫名的有些恶性。

    一想到秋秋说要把呕出来的东西给自己吃,王桂芝的脸色就铁青的难看,她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秋秋,“没教养,连个长辈都不晓得尊敬!”

    秋秋眼睛一脸无辜,由着她瞪,就是不接话。

    反倒是王桂芝因为扭头说话的缘故,分心没看到脚下的门槛,被拌的摔了老远出去,连带着手上的端着的木盆水泼了她满身,她这会也不晓得是疼,还是难受了。

    秋秋同情的看了一眼王桂芝,软声,“二伯娘,你不喜欢吃呕出来的东西就直说呀!何必下这么大的礼!”

    王桂芝本来就要爬起来了,被秋秋这话一说,她脚下一滑,再次跌倒下去,摊在了一水窝子里面。

    庄稼户的院子,都是实打实的泥地,一泼上水,那泥不止软还滑,当然更多的是脏的。

    秋秋看了一眼王桂芝的狼狈样,她叹了口气,把手伸了出去。

    谁知道,王桂芝一脸愤恨,“你滚,你就是个灾星……”

    话音刚落,秋秋还真如了她的意,松了手,只听见噗通一声,王桂芝又跪了下去,而且还是跪的响亮,瞧着方向,正对着秋秋。

    秋秋傻眼了,一下子跳开了老远,一脸后怕,“二伯娘,我是个晚辈,当不起你的大礼!”

    说完,头都不回的进了耳房。

    王桂芝腿疼,胳膊疼,胸口也疼,瞧着秋秋进屋的背影,恨不得把她给生吃的表情都有了,骂骂咧咧,“扫把星,灾星,娘个仙人板板!”一遇到秋秋都从来没遇见好事。

    秋秋进了耳房,痛痛快快的喝了一杯她奶留给她的红糖水,这才把嗓子眼的那一股子麻雀味给打了下去。

    赵翠花瞧着秋秋这副样子,不由得问道,“先前,你在外面和你二伯娘说啥呢?”

    红糖水的料放的特别足,甜的秋秋有些发鼾,她吐了吐舌头,“嗯!提起了先前吃麻雀的事情,然后出门的时候二伯娘有些不高兴,回头瞪我的时候,摔了一跤。”

    “离你二伯娘远些,她惯会作妖的!”赵翠花一脸嫌弃的说道,生怕王桂芝把秋秋给带坏了去,只是心却偏的没影了,下意识的把王桂芝摔跤的事情给忽略了过去。

    秋秋弯了弯眼睛,软声,“我晓得,二伯娘也不喜欢我,我会离她远一些!”

    “她敢?”赵翠花眼睛一瞪,“我家秋秋这么好,她敢不喜欢,我看她是眼瞎还心瞎!”

    这下,秋秋不说话了,半晌,她才拽着赵翠花的袖子,轻声哄着,“奶奶,我又不是大团结,二伯娘不喜欢我是很正常的事情!”

    赵翠花被秋秋这比喻弄的哭笑不得,“你真要是大团结,你二伯娘恨不得把你给供起来!”

    秋秋弯了弯眼睛,言笑晏晏,“可惜我不是呀!”所以,王桂芝不喜欢她,她一点都不伤心。

    赵翠花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她本就是爽利的性子,自然就抛开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