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穿越异世之月尊 > 第四章 偷溜出门
    “是谁不好好学习,在后院荷花池里抓鱼,还玩弹弓,打破了我寝院的窗纸?”墨临天是一边念着小紫月的罪状一边抽着嘴角啊,想想端庄温婉的紫韵,竟会生出一个如此跳脱的女儿,才三岁就到处闯祸,别人家三岁的男娃也没她那么会惹事。

    “额~爹爹,其实,月儿是在打蚊子,蚊子太多了,月儿怕爹爹晚上睡不好,不曾想会打到窗子上。”小紫月当时确实是在打蚊子,不过是想用蚊子来测试她的弹弓怎么样。一不小心,闯祸了!

    “打蚊子?”墨临天不禁气笑了,

    “那荷花池里抓鱼,把一池荷花都搅得天翻地覆你怎么解释?”

    “都怪那鱼,跑得太快了,又老往荷叶下躲。”我真的不是故意毁了你美美的荷花池的。

    “厨房里没鱼?”其实墨临天哪里不知道,小紫月就是太无聊了,想抓鱼玩玩而已,而且小火球也有份,因为最爱吃鱼的是小火球,而不是小紫月。

    “池里的不是更鲜么?”谁会有病去厨房鱼缸里抓鱼啊!

    “还不认错!把这本大陆通史抄十遍,等我回来检查。”

    叉!又抄!别人家的孩子犯错不是挨板子就是跪祠堂,可帅气爹爹对小紫月的那是精神的摧残,说得好听是心疼小紫月,下不了手,说得实在点就是只有抄书对小紫月有用。小紫月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学习,练字,抄书。

    “爹爹,月儿错了,月儿以后保证乖乖的,可不可以少抄点啊?”小紫月双臂环抱着帅气爹爹的脖子,两眼含泪,可怜兮兮地求饶。

    小紫月眉眼间与紫韵夫人极其相似,墨临天垂眼看着这样的小紫月,那可怜的小样子好不可爱,那是在端庄温婉的紫韵夫人脸上所没有的表情,墨临天的心不禁一柔。

    “五遍,一天一遍,爹爹出门五天就回来。”

    “爹爹又去哪里玩?月儿也要去!”

    “犯错了还想玩?快去抄书。”墨临天把那本大陆通史递给小紫月,让她乖乖回去抄书。

    小紫月临走前哀怨的小眼神让墨临天无奈地笑了笑,起身去冰窖看看紫韵。

    再说小紫月这边,回到院子就把那本大陆通史丢给珍儿和珠儿两个婢女,自己和小火球在屋里玩得不亦乐乎。直到小紫月的暗卫夜传来消息说帅气爹爹去冰窖看过美人娘亲后就离开了冥渊殿,这才起身出来,打发了婢女和小火球,带着夜偷偷离开了冥渊殿。

    这是小紫月第一次离开冥渊殿,为了避免一些麻烦,还特意换上了一身黑色轻装,戴上美人娘亲留的那个面具,面具立刻幻化出一张精致漂亮的男孩子的脸。夜也是一身黑色,还戴上了一张鹰型面具,只露出嘴吧以下部分,毕竟是暗卫,还是不要让人知道他的容貌比较好。

    因为夜有一只九阶风系黑雕灵兽作为契约兽,所以乘着黑雕只用了几个时辰,小紫月两人就到了墨石镇。墨石镇在冥渊殿以南,中间隔着几个小镇子,墨石镇是附近镇子中最繁华的一个,说是城也不为过。

    才进镇子不久,小紫月两人两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一个气场强大戴着面具的强者,走在一个只有三四岁大的漂亮小公子身后。这小孩是什么来头?这个年纪的孩子一般不会出来乱跑的,毕竟没有任何实力,容易出事。

    “夜,他们干嘛看盯着本公子看?是不是被本公子的容貌迷住了?”小紫月痞痞地对夜笑道,眼中却是一片清明。

    “回公子,属下不知。”夜的声音并不高,却也能让周围不少人听得清晰。他的回答似在告诉所有人,眼前的小孩身份并不简单,小心惹了惹不起的人。

    “嗯,他们肯定是被本公子的美貌迷住了!”说着,还肯定地点了点头。

    “……”主子,您的恶劣因子又出来了!

    出门时没吃东西,现在已经过了午饭的时辰,小紫月有些饿了,找了一家较大的酒楼。

    小二迎向夜,道

    “客官,想吃点什么?”

    夜不答,看向小紫月。

    “把你们这最好的酒菜都端上来,给本公子开个最好的雅间!”小紫月一副大家少爷的语气。

    那店小二这才看出来能说话的竟是这只有四五岁的小公子,瞧这样子可不是一般人,连忙点头说是,把小紫月他们带到二楼雅间。

    小二出去布置酒菜的同时,夜的心里却充满了疑惑。主子这样子分明不像是第一次出门,她对这些世事的了解仿佛早就接触过一样。但夜也很清楚,主子从出生到现在,没有出过冥渊殿。他是主子的契约仆人,主子在哪,他可以感应得到。在冥渊殿时,只知道主子聪明伶俐,资质妖孽,出了冥渊殿才知道,主子还懂世事,人心。

    但他知道他的身份,他不会多问。

    小紫月此时站在凳子上,扶着窗子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有卖菜的,卖糖人的,卖糕点的,捏泥人的,卖草药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其中还有一队佣兵从楼下走过。这是在冥渊殿看不到的,这些才是这个世界的特色啊。

    “小二,这墨石镇哪里最热闹?”小紫月问道。

    “小公子是外地来的吧?我们这墨石镇街上哪都热闹,今天还有人要打擂台呢!听说是两个武师,都是三阶的,这下可精彩了。晚上盛宝拍卖行还有一场拍卖会,听说有不少宝贝,不过那是个烧钱的地……”小二介绍完,小紫月赏了他一枚金币当小费,他就千恩万谢地出去了。

    要知道小二的月钱也就只有一枚银币,在这些普通人的世界里只有铜币,银币,对于金币,那是遥远的传说。

    不过她堂堂冥渊殿少主,最不缺的就是钱,没拿出一袋紫金币来吓死人都是好的了。

    “夜,坐下吃饭。”这是第一次出门,在冥渊殿时夜也是一个人吃,但现在出门在外,多不方便。

    “公子,您是主子。”夜对于主子叫他同桌吃饭,是很震惊的,毕竟从小灌输的主仆思想在他脑中根深蒂固,让他做不到坦然坐下。

    “知道我是主子就坐下。”这是命令了。小紫月可不是那些迂腐的人,她现在只求方便。

    夜领命坐下,在小紫月动筷子吃之后才开始吃。

    看着桌上的酒菜,小紫月还真没有什么胃口,普通的肉,普通的酒,在冥渊殿小紫月喝的是灵酒,吃的是灵肉,还有灵药煮的粥。倒是夜,一本正经地吃完,然后又回到小紫月身后站着,俨然一副侍卫的样子。

    吃完饭出来,小紫月停留在一个泥人摊子边。

    “这个是个佣兵?”小紫月指着一个很有肌肉,长得有些粗矿,扛着一把大刀,胸前佩着一个佣兵工会特有的徽章的泥人问道。

    “是啊,小公子要买一个不?很便宜的,只要一枚铜币。”卖泥人的是一个六旬老头子,实力只到武士,是很普遍的老百姓。

    “老人家,本公子要是画个人给你,你能现在捏好吗?”小紫月对这些活灵活现的泥人太好奇了。

    “可以,可以!”

    小紫月拿出纸笔,画了一个Q版的夜,戴着面具,又酷又可爱。还有珍儿,珠儿和帅气爹爹,不过帅气爹爹的脸被他手中的折扇遮住了一半,只看到一双美得让人沉沦的眼睛。人心险恶,不得不防,谁知道万一要是有人认出那是冥渊殿殿主呢?

    老人照着画很快就捏好了,又上了色,晾干之后真的很Q很可爱。

    小紫月拿着那个夜的泥人递给夜之后,又拿了十几个泥人,然后留下一枚金币走了。

    太有钱了真不方便啊,人家只要几枚铜币,可自己却穷得只有金币。

    两人朝着摆有擂台的广场走去。

    来到广场是,这里已经很多人了,小紫月那么矮小一个,根本挤不进去。无奈,只好到旁边的茶楼里要了一个二楼视野好的包间,包间的窗子正好对着下面的擂台,不过现在还没有开始打。叫了一壶好茶,小紫月悠然地喝了起来。

    这时,雅间外传来吵嚷的声音,雅间的门被推开,是刚才送茶水的那个小二,还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孩。

    “客官,真对不住,这位小姐……”小二一脸的无奈,想来那女孩也是有背景的,他们都不敢得罪。都是人精,不敢得罪就引过来让我得罪,小紫月的脸色一冷。夜灵王的威压扑面而来,夜这些年已经从当初的灵宗到达了灵王二阶,哪怕只是一分的威压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那小二顿时腿一软,跪在地上。那女孩也要跪下去时,夜的威压已经收回,前后不过瞬间,却让门口的人知道里面的人有多不好惹。夜一收回威压,那小二就连滚带爬地跑了,只留那女孩还硬着头皮站在外面。

    “你们……也是来看人打擂台的吗?”那女孩也没有刚才那么理直气壮,虽然眼里带着几分不甘。

    小紫月只扫了她一眼,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太脑残了,没看见姐正踩着凳子看着吗?

    那女孩见小紫月不回答,继续道

    “因为没有空余的雅间了,我想跟你们买这个雅间。”

    “……”没人回答。

    夜站在一旁做木头人,小紫月盯着擂台看,怎么还没有开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