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穿越异世之月尊 > 第七章 奇遇
    天啊!帅气爹爹救命啊!好可怕!有腐尸,不!是有干尸啊!

    前面,一具干尸就坐在石椅上。小紫月出来的石门就在那具干尸的左侧。

    前有干尸,后无出路!小紫月在原地痛苦的纠结了好久,久到腿都麻了。她知道,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有一句话说得好:活人比死人可怕多了。这干尸死得不能再死了,她怕什么!不踏出这一步,就只能留在这里陪干尸了,踏出这一步,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小紫月在不断的自我催眠之下,终于走了过去,由于一直都盯着那干尸不敢放松,所以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铁链,结果小紫月套着了脚。眼看着向那干尸扑去,小紫月想死的心都有了。慌乱中不仅把那干尸从石椅上拽了下来,还从那干尸的衣袍中拽出一块玉。小紫月之前一路受伤,手心也沾上了血,那血一碰到玉就融了进去,小紫月还没看清那玉长什么样,突然红光一闪,就进了小紫月的身体里面了。同时,小紫月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种黑暗系的秘法,这是一种运用黑暗系来炼制傀儡的秘法,其实也就是控制别人的尸体,并且那人死前的实力还保存着,为你所用。

    除了秘法,小紫月脑海中还有十四道很奇怪的联系。类似的联系小紫月见过,就是和夜签订主仆契约的时候出现的,但是这十四道联系却没有任何生命气息,其中有四道最特别。

    这……难倒这些是傀儡!是那个干尸炼制的傀儡!那玉就是一个媒介,玉融入了小紫月的身体里,那么……她就成了这些傀儡的主人了!

    此刻,小紫月的心里还能说什么?狗血啊!老天,你的玩笑太他妈的刺激人的神经了。

    小紫月怀着不平静的心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的干尸很不雅地倒在地上,手上的那枚戒指滑落到了小紫月身边,可能是死了,与戒指的束愽也就没了,加上尸体风干后,戒指就松了,刚刚被小紫月一拽,就掉下来了。

    看着这枚戒指,小紫月再一次陷入了挣扎。拿吗?拿死人的东西多不好啊!不拿吗?有便宜不占是白痴!而且这人曾经一定是一个强者,不知道有多少好宝贝呢。冥渊殿虽然不差什么,可像傀儡术这样的东西别说冥渊殿,没有,就是大陆上也不曾听说过。最重要的一点是,小紫月真的很喜欢占别人便宜啊,不管大小,有的占就好,比如说之前卖一半雅间给李静诗的事。

    纠结了一会,最后,小紫月还是收下了那枚戒指,反正活人的便宜都占了,还怕占死人的便宜?而且她连傀儡那样的死人都收了,还不能收死人的一个戒指。

    再次认真观察周围,发现有阶梯下去。走过去从阶梯上往下看,就看到了四具棺材!

    小紫月有点不敢走了,像刚才的事她再也不想发生第二次了,到现在还想剁了自己的手呢。

    这整个石屋里就像个封闭式的大殿,刚刚那干尸坐的是最上面,阶梯下摆放着的四具棺材有点像文武百官朝拜帝王的感觉。小紫月心里有点吐槽,干尸前辈你有棺材摆着不躺,你是觉得坐着死特别威武啊?对啊!他干嘛有棺材不躺?还是四具!四具……小紫月意念一动,发现那四具棺材里面传来了动静,大殿下面突然打开了两扇大门,两批披着黑色斗篷的人从那两扇门里走出来。不,这些不是人,是傀儡,他们身上毫无气息。而那四具棺材也突然打开,里面的四具傀儡与另外走出来的那十个不太一样,他们刚刚就好像是黑色的雾气凝结成的一样,就好像他们还能化为雾气,消失不见。

    好吧,这一切都太惊悚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出去吧,这里太让人毛骨悚然了。这些傀儡怎么办?既然都是她的了,当然要带走,不过放在空间里又嫌恶心恐怖。对了,刚刚那枚戒指。反正傀儡又不是活物,一般的空间戒指应该是可以放的。小紫月将那枚戒指里的东西都放到了自己的空间里,又滴血认了主之后,就把那些傀儡放进去了。在那戒指里果真有不少宝贝,其中还有一本手记,手记里夹着一张图纸,这是地宫里的图纸。原来这地宫是有两个出入口的,一个是在悬崖上,一个是在山洞中,不管是哪个入口都是机关重重,经历各种机关之后,还会遇到傀儡的攻击,可以说,这完是有出无进啊。不过有谁会想到小紫月是从曾经作为通风口,后来被雨水冲蚀或别的什么原因扩大了的洞里空降下来的。这还多亏了她现在这个小身板,稍微再大一点就完掉不下来了。

    有了这张图纸,小紫月大摇大摆地从出口走了出去。小紫月选的是山洞里的那个出口,因为悬崖上那个出口小紫月又没有飞行魔兽,肯定出不去。山洞里的入口是一块巨大的石壁后面,机关非常隐蔽。

    出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召唤夜,发现已经可以联系到了。原来小紫月进入那个山谷之后,夜就找不到她了,联系也联系不上,只好一直在附近找,一直找到现在。

    当小紫月赶到时,就看到一身黑衣的夜双眼充血,身上的衣服还破了一块。不过才过了一夜,夜就成了这样,以他的实力并不会如此,只是太过担心小紫月了。

    见到小紫月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属下办事不利,请主子责罚。”清冷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和颤抖。

    主子受伤了,可是回来就好。第一次,把主子弄丢了,还是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主子也才三岁。万幸,主子平安回来了。

    “这事不怪你,走吧,第四天了。”

    “是。”

    这一次,夜寸步不离小紫月,包括小紫月击杀魔兽时也在一旁看着。不得不说,小紫月的进步是神速的,第一次时还紧张得一只四阶赫石猪就小心翼翼的,现在对战十阶魔兽也是从容得当了。

    快出山脉时,小紫月看见了一只三阶火云狼在追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只有五六岁的样子,面黄肌瘦的,身上的衣服也是很朴素,还有几个补丁,现在还被划破了,有不少血迹在上面。

    眼看火云狼正要扑上她的脖子,她的眼里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仇恨和不甘。

    有意思!这恐怕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噗”

    火云狼在女孩的面前倒下,女孩看见了从树林里出来的小紫月和夜。

    小紫月已经用面具遮住了脸上的伤,脸受伤了面具却没有坏,只是换了一张清秀的脸,虽没小紫月本身的容貌美,却是难得的清澈出尘。衣服也换了一身布料上成的青色锦袍,整个人如一个翩翩小公子。

    看见小紫月,女孩有些戒备。小紫月知道,这种人就是被害的多了,看见谁都怕别人会害她。越过她往外走去。

    那女孩可能也想不到小紫月会救了她又无视她,看着小紫月越走越远的身影,她有点茫然。

    “为什么?”她问。

    “……”这种人肯定是个麻烦,小紫月没打算搭理她。

    “我叫冷烟,你为什么要救我?”冷烟站起来追问。

    “……清风”

    救你只是无聊又顺手而已,要本公子说出来吗?不过别人都说了名字了,你什么也不说总有点不太好,墨紫月这个名字不能说,所以,抱歉了,萍水相逢而已,说不定转身就忘了。

    如果,小紫月知道冷烟不仅没有转身便忘,还深深地记住了的话,现在肯定不会留名了。多年后的冷烟,一直记得,在西川山脉,那个叫清风的男孩淡漠地从她身边走过,渐走渐远,只留下一道青色的身影,错落的阳光撒在他离去的路上,似是时光的印记。后来,她不断地在追逐那道青色的身影,可是,他是清风,就如一阵风,抓不住,摸不着。她与他永远的距离,就是她眺望他离去的身影,而永远留不住他。

    顺利出了西川山脉,小紫月就和夜乘着黑雕返回冥渊殿,在第二天天明之前终于赶回了她的院子──紫心宛。沐浴过后,擦了些药就上床补觉去了,两天两夜没睡,一贴床就睡着了。

    回来之前已经和夜对过口供了,夜是她的契约暗卫,只忠于她一人,所以小紫月睡得很安心。一觉醒来,已经下午。珍儿珠儿端来饭菜,交代殿主已经回来,让小紫月吃过了饭去书房报到。

    几天没吃好,终于能吃回灵兽肉了,小紫月痛快地扒了两大碗,叼着一只鸡腿往墨云殿走去。

    才进书房,就看到夜也在,不过小紫月一点也不担心。

    “爹爹~月儿好想爹爹!”先撒娇卖萌,免得一会帅气爹爹生气。

    “听说这几日冥渊殿挺安静啊,月儿是不是变乖了?”墨临天挑了挑眉,望着小紫月的表情似笑非笑,还有一点风雨预来的感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