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穿越异世之月尊 > 第十七章 娘亲留下的东西
    “是。”其实夜也并没有真正见到那幅画像,他只是猜测而已。

    夜带着人东绕西绕,来到一个单独的小帐篷旁,一个老头从里面走出来。斑白的头发,破旧的一套佣兵服,左手没有手掌,年纪虽然大了,可眼神却如鹰一般的锐利。

    “你们找谁?”他的声音也很有力,一点也看不出他已经老了。

    “找一幅画。”小紫月走到他的面前,气势不比他低。

    “老头我只接活,不卖画!”

    小紫月走近他身边,右手一挥,那老头浑身像是被人绑住一样,动弹不得,环绕在老头身边的有一阵不太明显的黑雾。

    “你会卖的。”小紫月精致漂亮的脸上露出妖娆的一笑。

    小紫月手一挥,那老头就被扔进了帐篷里,他们几个也走了进去。

    “画。”

    “我说了,我没有什么画!”那老头吼道。

    小紫月目光一冷,她的耐心已经用完了。右手上的空间戒指出现,一把玄铁针出现在了小紫月手中。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有那枚戒指?”老头的目光直盯着小紫月那枚戒指不放,声音有些激动。

    “哦?看来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了!”这老头,知道的还真不少啊!

    “是你们?是你们要追杀她?呵!别做梦了!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也没有什么画像!”老头瞪着虎目吼道。

    “?”这老头在说什么?

    “你不是追杀她的人?”小紫月收起抹了毒的针,疑惑地问。

    小紫月的反应也让那老头一愣

    “你们到底是谁?”

    小紫月将他的反应都看在眼里,想了想,抬手往脸上一抚,一张倾城的容貌出现在众人眼前。柳无殇平静的脸也是一阵错愕。那老头看到小紫月的容貌后先是一惊,最后是激动的表情。

    “大人!”他洪亮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认识我的母亲?”小紫月面无表情,可内心却是激动无比。

    “母亲?难怪……难怪!”傀儡放开了老头,他急忙向小紫月走过来,想要仔细端详那张脸。

    “大人如今如何了?”

    “……死了。”

    “……”那老头张了张口,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他又望着小紫月的脸看了许久,最后扫过小紫月手上的戒指。

    “我等了四年!”他的眼渐渐有些通红。

    “近四年来,我每年都来碧崖谷等她。”他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哽咽

    “差不多四年前,我的佣兵团军覆没,只有我一人还留有一口气在,是大人救了我,也救了我和我兄弟们的妻儿老小,大人没有留下姓名,只交一个盒子给我保管,她说,若她还活着,她会来碧崖谷等我,取回那个东西,当时的我并不明白大人为何会如此说,后来,大人走后,我无意中发现有好几个势力在寻找大人,除了一队浑身雪白长袍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只怕不怀好意。我只是一个半残的佣兵,他们并未注意到我,只是自那之后,我渐渐感到不安,辞别了家人,赶来碧崖谷,只是,我没能寻到大人,为了报当年之恩,我一直在等大人,每年,我都会过来一两次,可是……四年了~”老头说着,脸上老泪纵横,紧紧拽着小紫月的手不放。

    “有很多人追杀娘亲?”小紫月心中的吃惊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她一直以为追杀美人娘亲的是一方势力,而且是为灵石而去的,现在看来,只怕不是如此。那帮白袍人是谁?其他追杀娘亲的人是谁?娘亲为什么要被他们追杀?

    那老头的实力在武宗级别,可他却尊称美人娘亲为大人,娘亲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为何还会如此狼狈?而那些寻找娘亲的人竟然没有把一个武宗放在眼里,虽然他受了些伤。

    “你说娘亲留了一个盒子?”答案会在那个盒子里吗?

    “是的,我一直随身带着,从不敢大意。”说着,老头摘下那个有些年代了的佣兵徽章,从背后扣下一个骰子大小的铁块。

    这就是……盒子?

    老头看着他们的表情便猜到了他们心中所想。

    “这个盒子可以变大变小,只是无法打开。”说着,那铁块忽然变得有拳头大小,老头将盒子递到小紫月面前。

    小紫月捏了捏拳头,心里无比紧张,是激动,也是害怕。她激动她竟然找到了娘亲遗留下来的东西,也许,这些东西可以揭开所有谜团。她害怕,她怕这是一场梦,她怕里面的东西根本没有什么价值。

    她小心翼翼地接过盒子,放进了空间里,这里并不保险,她想等自己进空间里再看。

    “对了,你的手里还有我娘亲的画像?”

    “咳咳……其实,并不完整……”老头尴尬地笑笑说

    “我是怕我等得久了,等不下去了,而且记忆中大人的模样越来越模糊,我怕有一天,我再也记不住大人的容貌。”老头从腰间抽出一张兽皮,里面确实是美人娘亲,只是还未画完。

    原来,画像是这老头画的,而且是用兽皮,这是长久保存画像继续等待下去的打算吗?

    “你的任务完成了,任何有关我母亲的东西都不要留下,它只会害了你。”谁也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找上他。小紫月从美人娘亲留下的那批丹药中拿出一颗忘忧丹

    “如果不想害死你家中老小,就把这颗忘忧丹吃了,以后,你将再也不记得有关我母亲的所有事。”

    老头看着小紫月手里的那颗丹药,神色有些黯然。他是不舍的,不舍那位大人在他生命中的影响,他不想要忘记,可是……他的家人……

    老头接过丹药一口吞下,头渐渐沉,眼皮越来越重,他恍惚中又回到了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他们都是上了些年纪的老佣兵,人渐老,能接的任务越来越少,兄弟几个想要多挣点钱为家中生病的孩子买些药,便到西川山脉深处去猎杀灵兽,可是,人人避之的西川山脉深处又怎么会平静?那里,成了他们的埋骨之地,他以为,他就要死了,可是,一位仙人般美貌的女子,撑着一把油纸伞向他走来,她是他的救赎,是他的恩人,当他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后,她将他带出地狱,给了他重生。他敬她,畏她,他将他以后的部生命用来守护她遗留下来的东西,这,是他活着的价值所在。

    有些人活着,就是为了完成一个使命,当一切结束,他不必留下任何痕迹。

    小紫月几人悄然离开,当他醒来之后,他会忘记一切的,他们,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而小紫月自始至终也没有问他是谁。他们只是路人,擦肩而过,转身忘记就好。

    回去的路上,小紫月的心依旧无法平静,黑色的夜,寒冷的风,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夜色中,那个娇小的身影似乎带着点点忧伤。

    回到赤虎的营地,她又变回了那个高贵优雅,神秘莫测的姬月。

    和李团长王大叔几人打过招呼之后,小紫月直接回了她的帐篷,有些事,迟早都是要面对的,不论那个盒子有没有她想要的答案,她都要打开看看。

    夜和柳无殇两人一人在帐篷外一人在帐篷内为小紫月把风。空间里,小紫月拿出那个铁盒却无从下手了,因为它根本没有可以打开的地方,连砸也砸不开,这可怎么办?小紫月研究许久未果,只得无奈地收放起来。为了抚平心中烦闷的心情,拿出了一本炼器的书籍看了起来,出门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炼丹,过段时间看看能不能炼器。

    小紫月看完了所有有关炼器的书,从空间里出来已经是深夜。好好休息一番,明天就是佣兵大赛开始的日期了。

    清晨,小紫月起得很早,在石崖上迎着晨风望着天边的曦光,她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回到帅气爹爹的身旁。在没有经过昨晚的事前,她只想做一个游手好闲,到处闯祸的公子哥,即使之前就知道有人追杀美人娘亲,但她交给爹爹后便不再插手,她是相信他的。可是现在,无关信任与否,她只想和帅气爹爹一起,找到所有答案。她的目标,不再是吃喝玩乐,而是如柯南般去寻找所有疑问的答案,这将是她新的旅程的开始。

    晨光之中,石崖之上,那个墨色的身影脊背挺直如松。

    “主子,该用早饭了,大赛快开始了。”夜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紫月跃下石崖,往营地走去。

    一路上都可以看到正在做各种准备的佣兵,这次大赛,佣兵团的排榜将会重新洗牌,低级的想要往上冲,高级的想保住自己的地位,这种大赛,赢了,高人一等,输了,不死即伤。

    简单地吃过早饭,赤虎佣兵团的人已经整装待发。一大队人往碧崖谷最中间的空地而去,那里,已经有好几队佣兵在旁边坐下了,其中,还有佣兵工会的人在安排各个佣兵团的观坐场地。赤虎的休息地不小,毕竟他们现在还是三大佣兵团之一。

    ------题外话------

    铃铃认为,每个人的生命中,难免有那么一两个十分重要的路人甲,那个老佣兵只是小紫月的路人甲之一,大家不要感觉心情太过沉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