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升阶(第1/2页)
    ()    晏瑾的升阶渡劫来得意料之中又猝不及防。

    沈知弦半夜被剧烈的灵气波动惊醒,匆匆披了件衣裳,带上灵丹就去敲晏瑾的门。

    这个世界的仙修分十三个境界,第六阶段是个小分水岭,主要考验修行者的心境是否稳定。只有升上六阶,才算是正是踏入了修仙的世界。

    虽然沈知弦觉得以晏瑾的资质和心态,升个阶是轻而易举,但还是找四长老要了灵丹以防万一,事实证明,他这个决定做得太对了。

    敲了一会门没有回应,沈知弦暗觉不妙,直接推门而入,结果差点儿就被高速飞旋宛若飞刀的灵气划伤脸。

    他匆匆避开,看清屋内晏瑾的情形,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晏瑾大概是睡梦中突然感悟升阶的,身上只穿着里衣,情形不太妙。他盘膝坐于榻上,身躯微微颤抖着。

    沈知弦走近了,瞧见他一张脸忽青忽白,额头冷汗如雨下,略略蹙眉,不敢打扰他,只能坐在旁侧,替他护法。

    但凡生灵,都会有七情六欲。

    而各种情绪若是太过,便会成执念,成心魔——六阶这个境界,就是一道专门将心境不稳的人筛下来的门槛。

    周围灵气波动越发剧烈,浓郁的灵气争相往他身上涌。晏瑾无法抗拒,只得一并容纳,脸色逐渐涨得通红。

    沈知弦暗叫不妙,以晏瑾此时的境界,体内灵气海之大小,根本无法尽数容纳这么多灵气,若是强行容纳,只会毁坏灵根,撑爆他的灵气海!

    他不及细想,抬手就握住了晏瑾的手腕,顾不得四长老的叮嘱,调动灵力替他阻拦外界蜂拥而至的灵气。

    仿佛是整个峰顶的灵气都在往这儿聚拢,沈知弦喘息着,心头隐约浮现痛感,可他不敢停手——他这个时候要是停手了,晏瑾要被这些疯狂的灵气吞没撕碎。

    他眼前有些发黑,外界的灵力在横冲直撞,晏瑾体内无法尽数容纳的灵气也在冲撞着他,叫他几乎承受不住。

    “师尊!”正煎熬时,晏瑾忽地惨然失声,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声音都在颤抖,“求您放过弟子……求您……”

    沈知弦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得晃神,诧异地一抬头,就被铺天盖地的黑暗笼罩住,各种声音瞬间充斥耳中,混乱又嘈杂——

    晏瑾的情绪波动太厉害,以至于牵动了四周的灵气,将沈知弦的意识也一块带入他的梦境中了。

    初时的黑暗过后,便是一片素白,人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冽冽寒风声。沈知弦视线刚恢复清明,一团雪花就扑面而来。

    他匆匆一躲,雪花擦着他耳朵边飞去,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沈知弦反应过来,心知是入了晏瑾升阶渡劫的梦境——这多半便是导致晏瑾不能安稳升阶的源头了。

    他有心想弄清楚晏瑾究竟在介怀着什么,便也不急着离开,往四周一看,这里是……思过崖?晏瑾梦见了思过崖?

    在晏瑾的梦境里,沈知弦就是一团空气,心念一动,便轻飘飘地往峰顶“走”。

    那浅浅的小山洞里,果然蜷缩着一个瘦削的小少年。他衣衫褴褛,被冰雪掩埋了大半边身体,半睁着眼,手指颤了许久,都凝不起一丝灵气——他的灵根被冻伤了。

    沈知弦愣了愣,这和他记忆中不一样,倒是符合原书剧情……不对,晏瑾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小少年脸色苍白如瓷,几乎要和白雪融作一体了。沈知弦有点心疼,毕竟是自己喜欢过的主角,也是养过好几年的徒弟。

    他下意识想碰碰小少年的脸,什么都碰不到。然而小少年似有所觉,朝他这个方向略略睁大了眼,露出一点迷茫的神色。

    下一瞬场景骤变,沈知弦只觉得眼前一花,满身是血的小少年倒在地上,浑身痉挛着,艰难地仰起头来看他。

    “师尊……”小少年脸上是卑微又绝望的神色,声声泣血地祈求着,“求您……”

    他身上是伤口,剑气割的小刀划的,一道道血淋淋的。他痛到极致,声音沙哑得不像样,“求您……求您放过弟子……”

    沈知弦心疼得手都在颤抖,想也不想地就要将小少年抱起来,但另一个人要比他更快一步——

    神色冷漠的白衣人漫不经心地几步越过他,站到小少年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手中长剑缓慢又无情地举起。

    锋利的剑尖搁在少年为数不多的完好肌肤上,轻轻一点,血珠子就冒了出来。

    沈知弦震惊地看着另一个“自己”,轻描淡写地挑断了少年的灵根后,像是失了兴趣,随手将剑一扔,就漠然离去,觉得整个灵魂都在颤抖,甚至连场景再度转换为思过崖都没有留意——怪不得!

    原来如此!

    一瞬间什么谜团都解开了,为何当初思过崖初见时,小少年会这般排斥他、甚至目露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