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相扣(第1/2页)
    ()    这一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出乎彼此意料。

    晏瑾不会想到,表面平静的沈知弦其实内心已经震惊成乱码,沈知弦也不会想到,他佯装镇定地前脚刚走,门刚掩上,晏瑾便将那一点儿茫然和脆弱收敛得一干二净。

    他面无表情地低着头看剑,眼底雾气逐渐散去,一抹赤红若隐若现。

    又梦见了上辈子的事,他情绪起伏不定,方才睁眼时甚至有那么瞬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他不知沈知弦何时进的屋,也不知沈知弦进来后做了什么……但依照方才的情形,或许沈知弦也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最多是以为自己梦见了过往被欺负的事。

    手背上似乎还留有沈知弦掌心的余温,他唰得一声将剑推回剑鞘,随手掷回榻边。

    剑身不知碰着了什么,清脆的一声响,晏瑾下意识望过去,就望见了一个小玉瓶。

    是沈知弦惯常用来装灵丹的小玉瓶,想来是方才一番折腾掉在这,忘拿了。

    他将小玉瓶拾起,捏在指间晃了晃,没有声音,是空的。

    有隐约一点儿药味从没盖紧的瓶口散发出来,晏瑾抿了抿唇,忽然觉得这味道有点熟悉,就好像……他方才吃过?

    他舌尖舔了舔嘴唇,尝到了一丝残留的药味,迟疑片刻,他轻轻挑开瓶盖,置于鼻端闻了闻,确定了这个猜测。

    淡淡药香中,晏瑾沉默许久,才将瓶盖盖好,赤足下了榻,在柜子里翻出来一个小包裹。

    小包裹因极少拿出来翻动,布料还很新。晏瑾解开小包裹,将那个空玉瓶也放了进去,重新系好结,放回柜子里去。

    小包裹拿起来时,传来叮当轻响,是里头一堆玉瓶相碰的声音。

    清脆悦耳。

    一夜过去,仿佛无事发生。

    各自装傻的师徒俩继续表面和平地相处着。

    晏瑾沉默寡言依旧,沈知弦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也就继续若无其事地当什么都不知道,待他如旧——这件事拆穿了,对他弊大于利,他当然是愿意装傻到底了。

    至少要装傻到解决心疾这个问题。

    鲛鳞啊……自从想起这件事,他就开始暗中筹谋起来。鲛鳞珍贵又难得,这件攸关他性命的事,他不放心交给任何人,只能自己亲自去找。

    可这事想得容易,做起来却没什么头绪,鲛鳞究竟在哪个秘境,他并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晏瑾以后可能会进这个秘境。

    ……主角的大腿,还是得抱。

    沈知弦忧愁叹气,晏瑾……还是得继续哄着啊,至少得哄到找着秘境,找着鲛鳞。

    等这件事结束,师徒俩之间再开诚布公地好好聊聊,至于能聊出个什么结果……算了,到时候再想。

    ……

    寒冬渐远,天气略有回暖。在四长老的精心调养下,沈知弦的心疾稳定了许多,不会轻易发作,也能略微动动灵力了。

    而清云宗里最近正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划五年一次的试剑大会。

    “……这点小事接下便是。不然宋宗主要误会我偷懒了……没事,有阿瑾在啊。”

    晏瑾进得屋时,沈知弦刚好掐断与四长老连同的传音符,他只听得末尾两句,沉默地站在旁侧,一言不发。

    沈知弦倒不介意他听到了什么,他近来能不动灵力就不动的好,这事儿少不得要使唤晏瑾当苦力。而等这件事结束后……

    沈知弦将飞远的思绪拉回来,“过几个月便是试剑大会了,用作考验的试炼山久未清理,过几日准备得差不多了,你得同我去瞧瞧。”

    晏瑾应好。

    沈知弦又简略吩咐了几句。

    试剑大会除了面向宗门内普通弟子们开放,更是鼓励外界想要进入清云宗的人来参加。

    取得前三名的弟子不仅能得到进藏剑阁选剑的机会,更可能会得各位长老甚至宗主的赏识,若能被他们收为亲传弟子,那起步可是一跃千里。

    故而许多人抢破了脑袋只为了抢一个报名名额。

    沈知弦分得的任务便是去检查处理一下专门给弟子们试炼的山。

    那山里养着许多杀伤力不大,但对于普通小弟子来说还是挺难缠的小妖兽们。五年过去了,沈知弦得去检查一番,将太凶残的妖兽清理掉,再放一些合适的小妖兽进去。

    沈知弦对外一直瞒着心疾变严重的事,以免有人动起不该动的心思,这件差事便只能带着晏瑾一块儿去,甚至晏瑾才是主力,一应事情几乎都是他在跟进,只有去清理妖兽那天,沈知弦才亲自走了一趟。

    试炼山其实是一片极为宽阔绵延不断的山脉,可以容纳近千人各自进去历练而几乎不会碰头。

    里头设有锁灵阵,开启之后能抑制弟子们的灵力——这个试炼,据说是为了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