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共枕(第1/3页)
    ()    少年一时还沉浸在悲恸中无法自拔,三人也不好打扰他, 便悄悄地离开, 让他独自收拾情绪。

    段沅也有些怅然,不过她更好奇的是……

    “岁大哥, 这些鬼怪之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呀?”

    沈知弦唔了声:“我对这些事比较好奇, 一路上阿瑾也与我讲过许多。”

    方才从饭铺里走出来的时候, 沈知弦就假装无意地绕到了晏瑾右手边, 眼下晏瑾是走在中间的, 闻言偏头看了他一眼。

    段沅笑道:“你们俩的感情真好。晏大哥瞧着不多说话的样子,原来是这么厉害, 有机会我还要向你们多请教。”

    她同两人一块处理了这件事,自觉是熟悉了不少。段沅本就不是扭捏的人,在宗门里要压着性子, 出门在外没了同门看着, 又在沈知弦的影响下, 立时放开了许多, 都敢和晏瑾开起玩笑来了。

    不过她也知晏瑾沉默寡言,是没打算等他接话的, 随意开了个玩笑便准备换个话题, 谁知这回话音刚落,便听见晏瑾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

    “是我师尊教导的好。”

    段沅:“……哎?”

    沈知弦:“……”

    段沅是诧异于晏瑾居然会回她的话……她一直以为晏瑾不喜欢她来着。

    沈知弦则是眼神放空了片刻,诧异于晏瑾居然也有给他说好话的一天。然后他仗着隐瞒着身份,晏瑾不知情, 面不改色状若无意地就接了一句:“那你师尊很好呀。”

    晏瑾:“……”

    他转头定定地看了沈知弦半晌,看得沈知弦都开始莫名起来,以为自己脸上长出花来了,晏瑾才轻声应了一句:“嗯,很好的。”

    一旁正想说什么的段沅忽地闭了嘴,迷茫地看了两人一眼。

    明明每句话她都能听懂,但是为什么,她突然就觉得这两人在说些只有他们两人才能知道的事情?

    离开了小镇,便面临着离别的问题。

    沈知弦是打算顺着晏瑾之前所说,继续往南走的,段沅要是与他们不同路……

    算了,他这两天已经很尽力了,主角该在一起的,以后总还会见面的,他还是先顾一顾自己的小命吧。

    然而大概就是真的是有缘,段沅辨认了一下方向,很快就道:“我也是打算往南走,据说南边有个挺不错的秘境近来就要开启了,我打算去瞧瞧。你们若是不介意,不如同行?”

    ——秘境。

    沈知弦敏锐的捕捉到这两个字,下意识就想到了那藏有鲛鳞的秘境。

    晏瑾说想往南走,段沅也说南边可能会有秘境……两个主角的选择如出一辙。

    沈知弦难以抑制地露出轻微笑意来,顿觉希望就在前头,心下一松,便应了声好。

    原书中没有细说过程,却有提过一句,晏瑾在得到鲛鳞后不久就将之赠给了某个容貌有残缺的音修。

    这音修毫无疑问就是段沅。

    沈知弦想了许多。也许原书中,晏瑾和段沅在入秘境之前,或是在秘境中就认识了,所以才会有后来的鲛鳞相赠……鲛鳞有医死人肉白骨之奇效,或许段沅是想用来修复自己的容貌?

    尽管段沅看起来对自个儿脸上的伤痕并不是很在意,但女孩子呀,谁不希望自己漂漂亮亮毫无残缺的呢。

    沈知弦有些沉吟,那这事儿回头还得好好琢磨,争取想出个两其美的法子。

    虽在沉思,沈知弦面上的笑意却是掩都掩不住。

    段沅已经美滋滋地召唤出自己的坐骑准备出发了,并没有留意这边,只有晏瑾时刻关注着沈知弦,将那一点儿欣喜尽数捕捉。

    这般高兴么。

    他看着沈知弦虽然不太潇洒、但仍旧很从容地攀上飞鱼的背,垂了垂眼睑,也翻身坐了上去。

    段沅的坐骑是一只灵猫,毛绒绒的灵猫瞧起来胖乎乎的,却很灵活,段沅一声轻喝,它便两侧展开肉翼,扑腾扑腾地飞了起来,速度丝毫不逊飞鱼。

    “我们师门的师姐师妹们,向来是喜欢仙鹤的。”半空中,风大,又隔着比较远,说话得借助小术法,段沅道:“不过那仙鹤,飞得慢不说,还特别娇气,时不时就得喂果子,我不太喜欢。”

    仙鹤瞧着就仙气逼人,性情温和,当然是那些个矜贵女音修们的首选了,可惜段沅就特别不耐烦它们的娇贵。

    大概是独自出门久了,远离了宗门的束缚,段沅的性子放了开来,若说刚开始见时她还有点儿温婉秀气的样子,眼下是然变了样,一举一动都透着活泼和侠气,笑声清脆而爽朗。

    “我就喜欢这个大胖猫……不是,它其实也不胖,它只是看起来毛绒绒的,实际上很灵活的。”段沅揉了一把灵猫的绒毛,舒服地眯了眯眼,“啊,揉起来可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