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我在(第1/3页)
    ()    沈知弦闭了眼,晏瑾便再无忌惮, 轻吸一口气, 眸底微微泛起浅淡的赤色,将灵力源源不断地渡到沈知弦身上, 替他舒缓着久无灵力滋润的筋脉。

    沈知弦恢复理智后,可以克制自己的手不再乱动, 晏瑾便略略松了手, 转而将他一只手拢在手心里握住。

    晏瑾的手太温暖, 力度又适中, 叫沈知弦很有安感,他下意识也反手握住晏瑾, 紧紧的,像溺水之人终于捉住了他救命的浮木。

    沈知弦身子太弱,晏瑾怕一次传渡太多灵力他受不住, 等沈知弦差不多恢复了正常, 便缓缓地收回了灵力, 额头与额头略略分离。

    距离太近, 晏瑾一垂眸,就能很清晰地看见沈知弦的唇, 因这番折腾而微微干涩着, 略显苍白。

    沈知弦大概是倦极,仍旧闭着眼未睁,长睫微颤,呼吸有些沉重。晏瑾凝了他一瞬, 终于是忍不住了,悄悄地靠近,克制又隐忍地在他唇边轻轻一印。

    一触即分,轻若清风拂过娇花,快得甚至让人觉得那不过是个错觉。

    沈知弦只觉得唇边好像被什么温热的东西飞快地触碰了一下,他此时脑子里一团乱,也没有细想,感受到晏瑾已经与他拉开了距离,便倦倦地睁眼。

    浑身疲惫得一点力气也无,整个人坐都坐不住。晏瑾揽着他,他便将脑袋搁在晏瑾的肩头上,慢慢地平缓着呼吸。

    如此又缓了一会,他终于回过神来,有力气思考这诡异的秘境和诡异的一切了。

    这个秘境……

    从未有人见过,也从未有人进去过。外界都传言说这是个神秘的新秘境,从未开启过。可是……

    “那日与灰袍人聊起来,他对信城情形是一概不知——他不是这一次进秘境的人。其他那些与他相熟的人,多半也不是。”沈知弦闭着眼,一点点抽丝剥茧,“既然许久之前就已经有人进来过了,那为何外界传言这秘境是第一次出现第一次开启……”

    这么大个秘境,若是有人进出过,肯定是瞒不住动静的,除非……他没有说下去,晏瑾却立时懂得了他的意思,沉声道:“除非进秘境的人都没有出去。”

    他们没有出去,便也没法传出这秘境的存在讯息。秘境的上一次开启或许比较隐秘,本就极少人知道,有幸进了秘境的人又不出去,也难怪外界对此一片茫然。

    那么,这些人,又是为什么不出去呢?

    是不想出去,还是根本就……出不去?

    喉咙里有些涩痛,沈知弦轻咳了一声,哑着嗓音道:“我封了灵力,不太能瞧出来,你看看这几日见的人,境界如何?”

    晏瑾见他难受,喂他喝了点水,看他摇头示意不要了,才道:“境界低微,灵力微薄。”

    这又是一个奇怪之处了。

    按道理来说,除了沈知弦这个不明所以的意外,其他能进秘境的人,应当都是有一定的境界和修为的,这地方非穷山僻壤灵力空竭之处,怎么每个人都不进反退,境界修为都跌到如此地步呢?

    沈知弦想起灰袍男人,喃喃道:“那天我见着的所有人,都瞧不见我……可今儿见着的这个灰袍男人,却能看见我了,甚至还要劝我吃那所谓灵果……”

    一个毛骨悚然的猜想冒上脑海,沈知弦觉得自己手心都有些冒冷汗。

    他怔怔然地停顿了片刻,将头稍微抬起,望向晏瑾,轻声道:“我觉得,这些人,早就不是人了。他们不出去,或许并不是因为他们所说的不想出去,而是他们根本就无法出去……”

    这些人该是早已作古的人了,所以才出不去——他们的血肉躯体早已化作白骨,只剩个虚弱无比的魂魄,如何能出得去!

    晏瑾揽着沈知弦的手猛地一紧,沈知弦被勒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偎在晏瑾怀里,姿态不太端庄也不太雅观……他略略动了动,想自己坐端正来,可透骨而出的疲软倦累感又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

    沈知弦悄悄打量了一下晏瑾的神色,瞧着他好像不太在意的样子,倦懒的心思一起,便又悄悄地靠了回去,若无其事继续琢磨:“据说他们多数也是同我一般,被秘境主动带进来的,他们在进来时,应当还是个正常的活着的人……”

    只是时间久了,他们就被这秘境逐渐吸空了灵力,吸空了生气,血肉都腐朽了化作尘埃,幽魂被困在这里,行尸走肉般,日日夜夜重复着所谓“秘境历练”。

    “他们见不到活人,是因为只有同样死去的魂体才能互相见到彼此……”沈知弦觉得自己隐约摸到了一点真相的尾巴,斟酌着道,“修为越高的人死得越慢,在那些修为低微早就死去的人眼里,便‘显形’得越慢。”

    这猜测荒唐得可怕,但又不可否认,这也许就是最接近真相的猜测。

    晏瑾有灵力护身尚不觉什么,没有灵力的沈知弦所受影响就很明显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