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应归(第1/4页)
    ()    沈知弦的第一个念头是假装无事发生,第二个念头是觉得自己真是太坏啦, 做了坏事连个道歉也没有。

    ……虽说是无意的。

    不过他看了看晏瑾的神色, 最终还是决定把这声道歉咽了下去……总觉得他要是说出口了,就要发生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他假装随意地往后退了一步——没退成, 晏瑾的手牢牢扣在他腰间,沈知弦无奈道:“阿瑾松松手。”

    晏瑾略略侧头望他, 手是略松了些, 但仍旧搭在他腰间, 一双眼静静地凝视着他。

    沈知弦被他望得颇不自在, 正要说什么,却瞥见了他眼底一丝淡淡的赤色。沈知弦心头一紧, 下意识就握住了他的手腕,想探一下才恍然想起自己没有灵力。

    沈知弦这一下动作毫无掩饰,晏瑾一下就明白了, 眼底的赤色好像又明显了一些, 他低声问:“如果我入魔了, 岁见会恨我吗?”

    博览群书养出来的本能告诉沈知弦, 通常一个人问出这么一句话时,他就离入魔不远了。

    沈知弦心里咯噔了一下, 原书中, 晏瑾入魔的契机,是在这里?

    他想得入神,一时便没有回应,晏瑾见他久不说话, 一颗心逐渐下沉,从滚烫至冰冷,冷至身都忍不住想发抖。

    就在晏瑾几乎要忍受不住的时候,沈知弦才回过神来,神情随意道:“修仙修魔只是一念之间,本质其实没差,谈何恨不恨呢。”

    他拍拍晏瑾的手,发现自己手里还拈着花枝,顺手就塞给晏瑾,趁势脱身,走到前头去看躲在树后偷偷看他们的小孩儿。

    手上一空,旋即又被塞了花枝的晏瑾垂眸,神色不明地看着那颤颤巍巍只剩半朵的花儿半晌,也不知想了些什么,最终手腕一翻,那花枝便被他收起来了。

    他抬步朝不远处的沈知弦走去,沈知弦正半蹲着和那小孩儿交流。

    幻象被破,小孩儿被拆散的三魂七魄自发地聚拢过来,重新聚成一个人,不过他的魂魄因为分散得太久,不能好好融合,整个人都影影绰绰的。

    “小拾?”沈知弦唤了声。

    小孩儿怯怯地点了点头,眼里流露出一点期盼:“你,你有见到鱼鱼吗?”

    “鱼鱼在哪里?”沈知弦顺着他的话,温声问道。

    “鱼鱼,鱼鱼……”小拾费劲地思考了一会,才迟疑着转向某个方向,“鱼鱼在里面……进不去……”

    他说着说着就伤心起来,魂魄叠影重重,越发晃荡:“鱼鱼……鱼鱼高不高兴?鱼鱼笑了吗?”他目光逐渐呆滞,“我给鱼鱼玩捉迷藏……鱼鱼会笑……”

    沈知弦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随着小拾的话,那处的雾气四散开来,逐渐露出一处屏障来。

    小拾跌跌撞撞地走过去,被那屏障反弹跌倒,魂魄又涣散了一瞬。

    沈知弦也跟着走过去,试探性地碰了碰屏障。

    屏障发出一点微光。

    沈知弦偏头看向晏瑾,晏瑾会意,在他还来不及说什么的时候,就轻车熟路地揽住他的腰,轻轻松松地穿过了屏障——这个屏障并没有什么难度,也阻不了什么人,只是小拾魂魄分散不难以穿过罢了。

    甫一过屏障,海浪声便重重传来,待眼前雾气散尽,沈知弦才看清,原来眼前竟是一片海。

    无边无际,碧蓝如玉的海,映着天边浮云,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不远处一片岩石在海浪中岿然不动,最大的那块岩石上,有着冰蓝色鱼尾的鲛人正静静坐在上面,半截鱼尾藏在水下,他眺望着远方的海,时而哼起小调。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鲛人转过头来,如瀑长发被风吹动,衬得他肤白如雪昳丽绝色。

    沈知弦瞧见他,不知怎的,脑海里就蓦地冒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我愿为他筑三千幻象,无边瀚海,浪潮卷风声,残阳与皓月,薄云并星辰……一样也都不会缺,只一点,我绝不会再让他离开。”

    这声音出现得很突然,沈知弦下意识看了眼晏瑾,后者神色如常地拉着他往鲛人那边涉水而去。

    他收回视线,微微蹙了蹙眉,断断续续地似乎又有一些嘈杂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这回不甚清晰,他仔细去听,也没听出什么来。

    脑袋里像是被塞进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回忆和感受,让他思绪有一瞬间的混乱,连走到鲛人面前都没反应过来。

    鲛人停止了歌唱,漂亮的冰蓝色眸瞳望了沈知弦一眼,微微挑了挑眉:“心脉大损?”

    他一句话便点出来这件事,晏瑾神色一凛,毫不迟疑地就跪倒在半隐半现于海水中的岩石上,膝盖磕碰到岩石时,就算有水的缓冲也好一声闷响:“求前辈赐鳞。”

    沈知弦被那声闷响惊得心头一颤,下意识就去拽他,眼底不自知地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