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胡闹(第1/4页)
    ()    得佳人邀约荣不荣幸,沈知弦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要被晏瑾的视线烧糊了。

    仿佛他就是个见异思迁喜新忘旧的负心人。

    好在那位夫人只是做做场面功夫, 将他们邀回来,大概只是为了和她夫君置气, 在问清楚他们只是路过此地的人后,她便让人给他们备了客房, 请他们先去歇息。

    “有劳。”微笑着送走给他们带路的管事后, 沈知弦揉了揉眉心, 试图与晏瑾讲道理:“别生气啦, 我来这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就近打探一下不死城的事情嘛。”

    晏瑾的表情松动了些许, 沈知弦见状,知他是愿意揭过这茬了,便推他去管事安排的房间里休息, “那两位大概正忙着互相算账呢, 我们先歇了, 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管事不知他们关系, 替他们安排了两间房,沈知弦是无所谓, 晏瑾有点不情愿:“想一起……”

    客房门对着外头, 有护卫守着,那俩护卫见他们在房间门口徘徊不定,悄悄地望过来了。

    沈知弦轻咳一声,正色道:“在别人家里要讲礼貌, 正经一点。乖。”他将晏瑾推进房里,自己也回了隔壁的屋,掩好了门。

    其实自晏瑾坦白心思那天起,他们就没有分房睡过。今个儿突然分开,别说是晏瑾了,沈知弦居然都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不习惯。

    总是下意识就想叫晏瑾。

    喝水的时候想问晏瑾喝不喝,准备歇息了想叫晏瑾来抖被子。

    沈知弦站在床榻前呆了许久,才有些无奈地叹口气。

    这样不太好。一个人活在世上,怎么能这么依赖别人呢。习惯真是个可怕的存在。

    他脱了鞋袜,随手将外衣挂在榻边的架子上,把被子抖开,正要歇息,却听见不远处窗被轻轻叩响。

    沈知弦动作一顿,片刻后赤着足,悄无声息走到窗边,手腕微微用力,将窗推开一半。

    这屋子窗外对着的是一片竹林,月光落下,竹影绰绰,风拂着叶片,窸窣作响,环境很是清幽。

    才分开不久的晏瑾就站在窗前,窗一开,他的视线就准确无误地落在沈知弦身上。

    沈知弦捏着窗边的手指微微收紧,片刻后他将窗部打开,道:“怎么在这儿?”

    晏瑾轻声道:“我想进去。”

    沈知弦立刻就将方才那点儿胡思乱想都抛置于脑后,毫不犹豫地朝他伸出了手。

    晏瑾握住,轻松一跃,就进了屋。

    沈知弦眼底有不自知的笑意,小声道:“好好的门不走,非要翻窗。”

    晏瑾也小声回他:“我怕岁见不让我进。”他低头看见沈知弦赤着脚,顺手掩上窗,半拥着人催着回榻上,“地上冷。”

    沈知弦顺从地回到被窝里,看着对方毫不迟疑地也钻进来,推了推他:“明天早点起回你屋里去。”

    不然明儿被人见到两人好好的屋子不睡非要来挤一间……沈知弦表示他年纪大了,容易害羞。

    晏瑾嗯了声,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没有,熟稔地将人搂进怀里,弹指熄了蜡烛,四周顿时漆黑一片。

    沈知弦将手习惯性搭在他的腰上,窝在他怀里,安安稳稳地准备睡觉。

    被晏瑾抱着,沈知弦其实也很欢喜的。

    他体质偏寒,睡着了也总觉得冷,在清云宗时,他被窝里是要常备暖手炉的。被术法加持过、烧得滚烫的暖手炉被裹在绵软的锦布里,虽然暖和,但抱着到底不怎么舒服,沈知弦虽嫌弃但又无可奈何。

    而眼下被晏瑾抱着……

    晏瑾简直就是为他贴身打造的一个纯天然无公害超级大暖炉嘛!

    沈知弦被这令人安心的温暖包围,迷迷糊糊地就要睡去,忽然听见晏瑾轻轻喊了他一声。

    “……嗯?”他半睡半醒间含糊地应了一声,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眼睁也不睁。

    晏瑾的唇就抵在他额头,呵出来的气弄得他有点痒,他不自觉瑟缩了一下,恍惚中听见晏瑾在问他:“……岁见当年都看了些什么?”

    睡意太浓,沈知弦没反应过来,茫然地半睁开眼来,旋即便觉身上一沉——晏瑾一个翻身压过来,一双黑沉沉的眸一瞬不瞬地凝着他。

    睡意散了些,沈知弦手下意识抵在他胸膛,微微用力抵着不让他彻底压下来,道:“做什么呢?”

    蜡烛被吹熄,黑暗中,其他感观被无限放大,沈知弦感受到晏瑾的手慢慢移到他腰间,试探性地戳了戳。

    也不知戳到了他哪里,沈知弦猛地一僵,背脊倏地挺直,连声调都颤了一瞬:“别碰我那儿……”

    他只当晏瑾是无意碰着了,又推了推晏瑾,要把晏瑾从自个儿身上推下去,但是晏瑾不为所动,又很精准地戳了戳他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