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53章 无面(第1/3页)
    ()    这微胖少年,正是眼下本该和余渊一起待在山下城镇的阿蔺。

    林秦脱口而出:“阿蔺师弟!”

    阿蔺听见他喊, 头也不回, 只自顾自地说话。大概这些话他已经反复琢磨很久了,眼下虽然因为紧张而有些磕绊, 但大体还是清晰的。

    他将近日发生的事都一股脑说了出来,将遇着晏瑾的事也一并抖落, 最后颤声道:“晚辈行事不慎惹下大祸, 师兄们怪罪, 晚辈欲辩无言, 恳请真人指点一二,若有法子能为章师兄讨得说法、洗清晚辈污名, 晚辈在死不辞。”

    他的语气又颓又丧,还有点儿壮烈,林秦听着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忍不住道:“阿蔺师弟, 我们没有怪你的意思……”

    阿蔺转头看他, 这几日他心里受尽煎熬, 显而易见的瘦了许多,脸颊凹陷, 神色凄哀:“我都知道的, 这几日师兄们做什么都避讳着我,渊师兄也早已传信师门,要请师叔来带我回去……你们都不信我了。”

    林秦一时语塞,他张了张嘴, 却是什么都没说不出来,最后只能站起身来,朝琼玉真人深深一礼:“还请真人恕我等小辈失礼。此事非我等能定夺,还请真人指点一二……”

    这是然默认阿蔺的话了。

    琼玉真人神色由轻松变得凝重,虚扶了林秦一把,沉吟道:“那晏瑾眼下在何处?”

    ……

    琼玉门山脚下小镇,某个客栈里,余渊正强作镇定:“再仔细想想,最后一次见着阿蔺师弟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一个少年道:“一个时辰前,阿蔺师弟说饿了,要出去买些馒头——那馒头铺子就在客栈边,站出门口就能瞧见。所以我没跟上去,只在门口看着他,阿蔺师弟正付钱的时候,忽然有个小孩儿窜出来,惹得后头一群人追着,等乱哄哄的一群人跑过去,阿蔺师弟就不见了。”

    他越说越小声:“……我以为阿蔺师弟是被挤着走远了,等了一会仍见不到人,才去四处找了找,没找着。”

    余渊心急如焚:“师叔还未来,阿蔺师弟万万不可再出事……”他倏地止声,深吸一口气,勉强做出镇定的表情来,以免惹起更大的惊慌,“再去找找……”

    话还未说完,就被外头传来的一声“渊师兄”打断了。

    是林秦的声音。

    林秦拜见琼玉真人回来了?

    余渊暂且压下别的念头,快步走出去,一出门就愣了。

    林秦是回来了,带着琼玉真人的师弟琦玉真人,以及旁边站着的……那不正是他们差点儿以为又失踪的阿蔺吗?

    余渊神情微微错愕。

    ……

    那群愣头青们在外头闹什么,沈知弦和晏瑾两人多少听到了一些,不过没留意,和少年们如临大敌的模样不同,他们俩悠闲得仿佛只是走累了来客栈里歇歇脚。

    房门没有关紧,两名少年在门口谨慎守着,生怕他们偷溜。

    沈知弦轻啜了口茶,眉心微微皱了一皱,又舒展开来:“太淡了,没什么味道。”

    他随手将茶盏搁下,再也不碰一下,手撑着下巴,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生意道:“这群小家伙似乎是要找到靠山了……等他们把阿蔺安排妥当,我们就离开吧。”

    这群小家伙敌意越来越沉重了,他原先不走只是担心阿蔺身上还有古怪,这群小愣头青要吃大亏,眼下既然他们找着靠山了,寻个机会他们就悄悄离开好了。

    这群小家伙不经世事,跟着他们一起走也琢磨不出个什么来,只能白白让晏瑾受委屈。

    他自个儿都不舍得让晏瑾受委屈呢!

    这几天看着少年们频频给晏瑾甩脸色,他脾气再好,都有点忍不了了。

    晏瑾小声地嗯了一声,没有反驳,他其实早就想带沈知弦走了,他实在是忍得很难受,才没有教训一下这群对沈知弦不敬的少年们。

    两人互相为对方打抱不平,偷溜的注意打得挺妙,谁知下一刻这主意就被打破了。

    余渊带着琦玉真人过来,琦玉真人带着他们的镇派之宝,一件足以爆发出十一阶力量的法器,将他俩人请进了琼玉门的禁室。

    这禁室,说白了就是琼玉门的地牢。

    只是这儿有床榻有小案几甚至还有两个蒲团,看着是个环境还不错的地牢。

    琦玉真人离开后,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沈知弦先扑哧一声笑出来,玩笑道:“……还挺有趣。”

    其实那法器真的用起来,凭两人修为,合力爆发一下,也是能抵抗的,只是闹出来的动静难免就会大些。

    琼玉门喜事将近,邀请了不少人来观礼,虽然都是些小宗门弟子,但耐不住人多,真闹起来,还是挺烦人的,特别是晏瑾眼下还“背着”许多人命,本就是众人要喊打喊杀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