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54章 傀儡(第1/3页)
    ()    琼玉门这场道侣大典的两位主角,一个是琼玉真人的弟子薛冯之, 另一个则是琦玉真人的弟子连茹。

    两人都是很早就拜入师门, 自小一块儿修炼,感情深厚, 有这么一场这场道侣大典是水到渠成。

    离道侣大典还有一日多的时间,薛冯之在自个儿屋里来来回回地走了几圈, 平日的沉稳尽数不见, 毛躁得像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

    他灌了一杯冷茶, 勉强压了压心底的躁动。

    快了, 快了,很快就能见到阿茹了……再往后他们就能日夜相守, 从此一体,永不分离。

    他还在念叨着心上人,门外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他回过神:“谁?”

    是个颇耳熟的声音, 像是哪个小师妹:“薛师兄薛师兄!”

    声音很急切, 薛冯之一边去开门, 一边扬声:“怎么了?”

    门一开,小师妹神色焦急而惶恐:“薛师兄!连师姐那边好像遇着麻烦了!”

    提及连茹, 薛冯之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发生什么了?”他一边说一边急急跨出门去, “这时候还能出什么麻烦,要紧吗?”

    小师妹神情慌乱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方才我刚好路过连师姐的房间, 就听见里面连师姐忽然尖叫了一声,把我吓了一跳,赶紧问怎么了——连师姐没开门,只一叠声让我来请薛师兄过去。”

    薛冯之这会儿也认出来这小师妹是谁了,是连茹曾夸赞过天赋的一个小师妹。他被小师妹催得急,出事的又是连茹,不疑有他,道了声谢,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小师妹只跟着他走了几步,见他然没有留意自己,便渐渐地缓了脚步,最终立在原地不动了。

    她目光幽幽地看着薛冯之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嘴角一扯,露出来一个僵硬的笑容,然后她抬目望四周,大概是仔细辨认了一番,又换了个方向而去。

    却说薛冯之一路往连茹那儿去,一路上撞见了许多人,都来不及打招呼,只急急忙忙赶过去。

    连茹的房门紧闭着,他连着敲了几下,又唤了几声连茹的名字,都没有人应。

    薛冯之一咬牙,推了推门——没推动,里头落了门闩,连茹应该是在屋里的。

    可她为什么不回应?

    薛冯之不及多想,灵力涌动,直接震碎了门闩,推开门,大步走近屋里去——“阿茹?”

    侧身坐在床榻上的女子像是发呆中被乍然惊醒,恍惚着转过头来:“冯之?你怎么来了?”

    薛冯之看她看着挺正常,没什么大事的样子,高高提起的心放下来一半,打起笑容来:“你那小师妹过来说你遇着麻烦了,要找我,怎么啦这是?”

    他打量了一下连茹的面容,觉得对方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他担忧道:“是身子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差?”

    连茹微微动了动,将身子转正来。

    不知是否薛冯之的错觉,他觉得连茹动作很僵硬,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我心口有点疼……”连茹抬手捂住胸口,脸色越发苍白,仔细瞧瞧,这苍白里还透着一股淡淡的死气。

    薛冯之察觉出一点不妙来,他上前两步,一双眼紧紧地盯着连茹:“怎么无端端的心头疼?”

    “就是疼啊……”连茹咬着唇,凄凄然地看着他,忽然抬手抓住衣领,狠狠一扯!

    撕拉一声,是锦帛碎裂的声音,薛冯之错愕之下还来不及转头避开,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连茹摇摇欲坠的身体,薛冯之冲过去一把将她抱住,几乎要被吓得魂飞魄散。这一抱,薛冯之才觉怀里人轻飘飘的,好像就剩下一具骨架般,无生气,而那胸膛处……

    空荡荡的一个大洞。

    透过那个洞,甚至还能瞧见他托在连茹背后的手。

    “阿茹!阿茹!”

    他颤着声大喊,灵力不要命地渡过去,但连茹的身体一瞬间就冰冷下来了,眼眸空洞洞灰蒙蒙的,显然是死去已久,一缕黑气从她指尖,趁着薛冯之不注意,悄悄地就溜走了。

    薛冯之僵直着面对着面前的这一切,眼底是不可置信。乍逢惊变,大喜之下陡变大悲,他无法承受,灵力混乱着冲荡着筋脉,叫他嘴一张,喷出一口血来。

    “呵……”

    一声带着嘲讽的低沉笑声从屏风后传来,薛冯之转头望去,恰好看见一张他曾在幻象石里见过的面容,紧接着,那黑衣人轻轻一跃,就从大开的窗户里跃了出去,几个起落,就不见了影。

    正此时,被小师妹同样以“连茹出事了”为理由引来的琦玉真人并一众弟子恰好赶到,于是刚站稳,大家便听见屋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恨意满满地怒吼:“晏瑾——!”

    琦玉真人脸色大变,一把扣住旁边弟子的手腕,厉声道:“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