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禁制(第1/3页)
    ()    严深一直知道自己资质平庸,他本来就只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撞了天大的好运才能入清云宗。

    这好运便是宋茗。

    宋茗当年见着他时, 将他打量了许久,云淡风轻道:“你资质一般, 但只要努力,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就这一句话, 点燃了严深心里的火。

    如果让他一直当个普通人, 或许他还不会想那么多, 但宋茗将他带回了清云宗, 给他铺了一条看起来坦荡宽敞的路,他的贪念一旦被勾起来, 就再也消不下去了。

    或许宋茗看中的,就是他那种为了目标能汲汲营营不择手段的性子。

    宋茗寻了个机会,假装无意地将他引荐到了沈知弦面前。当时的沈知弦已经收了一个亲传大徒弟晏瑾, 看见他时, 只漠然地嗯了声, 似乎对他不以为然, 但也没有拒绝。

    严深就这样拜了师。他本以为这是踏上康庄大道的开始,后来才发现他是入了深坑, 他修炼资质不行, 但市井出身的他,对某些事情倒是琢磨得很快。

    他隐约琢磨出宋茗对沈知弦或许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友好,而沈知弦因着心疾,性子阴晴不定, 与他那大徒弟晏瑾的关系也是极为恶劣。

    严深暗地里将这些关系捋了个清,心里有了数。他不关心宋茗对沈知弦究竟是个什么心思,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目前的地位,他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成为沈知弦最倚重的徒弟。

    这其实也是宋茗曾隐晦地和他提过的,严深表面上应了,心里却是有自己的打算。沈知弦虽说是失了宗主之位,但因着前宗主的缘故,他在清云宗里仍旧很受尊敬,只要他成为沈知弦最看重的徒弟,那他在清云宗里的地位……

    只会高不会低。

    可惜在他前头,还有个天资聪颖的晏瑾在挡着路。

    不过好在,沈知弦看起来并不喜欢晏瑾,甚至是很厌恶晏瑾,严深大喜之下,更是拼命修炼,只求在沈知弦面前崭露头角,得他关注。

    原本这一切都在朝他预料的方向缓缓前进的,可不知为何,自藏剑阁一事后,沈知弦态度陡然转变,将晏瑾带上了峰顶,竟是开始亲自教导起来!

    严深一下子被冷落到角落里,旁的师兄师弟们观望了一阵之后,都开始对他若即若离,严深受多了各种目光,一股妒恨又不甘的火开始无法抑制地在心底燃烧,他开始谋算着各种计划,企图将晏瑾拉下来。

    这一谋算,他就发现了更多的秘密——他一直以为晏瑾是正正经经入清云宗,靠着实力成为了沈知弦的亲传弟子的,可没想到,晏瑾竟然是……

    是宋茗从那种地方带回来的。

    现在的仙修们对魔修魔族是谈之色变,据闻很久以前,仙修们曾合力将一众魔物圈禁在一处荒原里,用各种结界禁制死死封印着那些形容可怖的魔物,让他们不得见天日。

    晏瑾,便是宋茗在那荒原边缘上带回来的,据说带回来时,似人似魔,还是宋茗废了好大工夫才将他身上的魔气都驱散掉。

    暗中打探到这件事的时候,严深整个人都惊呆了,随后就是巨大的狂喜,从那种地方出来,他才不相信晏瑾是干净的。他立刻谋算起来,千方百计地设计了试剑大会引魔入宗门害人一事。

    他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将晏瑾扣上魔物的帽子,叫晏瑾永远不得翻身,叫沈知弦以后能倚重的徒弟只剩下他一人!

    严深为了以防万一,还想尽办法弄来一缕魔气,悄悄打入晏瑾的体内。

    他只道是万无一失,可没想到,沈知弦会毫不犹豫地相信晏瑾,袒护晏瑾,而晏瑾体内的那缕魔气也无影无踪,反倒是他因为曾与魔修接触而沾染上一点儿魔气,被霜回当场指认出来,以至于落了个被断尽灵根的下场。

    “可你不知道,晏瑾他也只是一个——”

    只是一个被宋茗在荒原边缘捡回来、甚至身上都还可能潜藏着魔物血脉的,肮脏又受万众唾弃的卑贱种啊!

    都是一样的低贱出身,凭什么晏瑾能受沈知弦如此关爱!他百般努力,最终却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晏瑾迟早要被揭露身份的,到时候沈知弦只会被他连累的身败名裂——

    这后面的许多话,严深都说不出来了,他猝然睁大了眼,他听见了冰破碎的声音,如雷霆般响在他耳边,伴随着巨大的疼痛。

    泛着冷光的长剑从他胸口穿过,又被晏瑾轻描淡写地收回去,鲜血被冻成冰,并不会喷涌出来,只寸寸碎裂,声音清脆。

    他的体内被那强劲的剑气搅和得一片混乱,仿佛是一张皮囊包裹着一滩烂泥,严深双目充血,恨与不甘几乎要化作实质流淌下来,他说不出话来,嗬嗬地喘着粗气,忽然浑身如气球般鼓胀起来。

    晏瑾揽着沈知弦的腰,行云流水般疾疾退了十数步,长剑一划,坚固的屏障将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