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72章 重逢(第1/3页)
    ()    有了之前诸多准备,身份实力又摆着, 沈知弦接手清云宗并没有宋茗当年那么困难。

    他将宋茗的罪状在宗门内公开了, 给那几个受严深所害的小宗门送去了信函和赔礼,将一应过错半真半假地都推到了宋茗身上。

    那几个小宗门收了重礼, 本来还是心有不甘,奈何最近肆虐横行的妖魔也将他们折腾得够呛, 清云宗既已摆出态度, 他们犹豫许久, 还是只能咬牙忍了这口气。

    再闹下去, 只能是以卵击石,没个好下场。

    时间匆匆忙忙地就消逝了, 一转眼,就是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里,沈知弦和晏瑾两人仍旧分别两处, 各自忙碌, 只偶尔夜里晏瑾会投幻象过来, 两人忙里偷闲, 在月下花前短暂地相拥片刻。

    他们俩之间的亲昵,并没有太刻意地传出去, 宗门里弟子仍旧以为晏瑾在外历练, 只是明意有时候会不明所以地悄悄感叹一句宗主今天心情好好喔——其实那是因为前一夜晏瑾来过。

    四长老倒是猜到了一些,不过沈知弦没提,他便也没说出去,哎呀, 年轻人的事儿,他一个单身老人家,就不要掺和了嘛。

    四长老对上其余几位长老略带疑惑的视线,缓缓地露出一个淡定而高深莫测的微笑。

    怕是谁都不知道,他们清云宗,除了有了新宗主,还有了个新……呃。

    四长老想起晏瑾冷峻寡淡的模样,迟疑了一下,还是坚决维护小师侄的大男人尊严,在心底默默地将后半截话补完。

    ……宗主夫人呢。

    晏瑾也没闲着。这一年过去,他已彻底将荒原收入囊中——连带着里面大大小小许多妖魔鬼怪。

    入魔的事实已无法改变,也无法逆转,他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拉近与沈知弦的距离,努力让自已变得更强大,以后能好好护着沈知弦。

    荒原里剩下的妖魔鬼怪们原本就是杀心不怎么重、甚至被关押得开始逐渐颓废的,在接受了晏瑾的暴打洗礼之后,它们毫不犹豫地表示了臣服。

    于是它们不但要放弃茹毛饮血的生活,还要时不时地出去一块儿斩杀那些逃逸出去四处作乱的妖魔鬼怪们。

    荒原里的魔物们简直要原地落泪了,好歹它们也是共处过千百年的难兄难弟啊,这一转眼就开始自相残杀,这真是太……

    ——太快乐了!

    妖魔们将斩妖除魔挣来的灵石都尽数换成各种人间吃食,正兴奋地围成一团,吃得热泪盈眶——

    淦!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比生肉更好吃的东西呢!

    可惜它们灵石太少,换回来的食物太少,每只妖魔只分得可怜巴巴的一点点,几口就没了,别说填饱肚子了,塞牙缝都不够。

    一大群妖魔委屈巴巴地凑起来一商量,这回也不用晏瑾逼迫了,隔三差五就积极出荒原去日行一善换灵石了。

    只是它们到底是妖魔,不通人性,弄出来不少啼笑皆非的笑话,这暂且不叙,值得夸赞的是,它们造成的结果倒是不错——

    仙修上层宗门的掌权人们在悄悄地开完小集会之后,一致认为,既然荒原如今有主,荒原里的魔物看起来也不太像要搞事的样子,他们在没法再将荒原封印的前提下,干脆两方定个协议,尽量友好相处。

    就算是表面和平也好,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好歹有个喘气的时间来筹谋下一步。

    沈知弦是第一次以清云宗宗主的身份去参加这种小集会。敲定协议时,晏瑾并没有暴露身份,顶着半张沈知弦亲手为他雕刻的面具。

    于是众人只知荒原里多了个“尊上”,并不晓得那是晏瑾。沈知弦沉稳地坐在一群前辈面前,听着协议终于确定下来,松了口气。

    这一年他和晏瑾的各种努力,到底没有白费。

    然而荒原的问题从表面上看是暂时解决了,但还是有许多不肯再屈服于荒原的魔物逃逸在各处,这些祸害,还得继续想办法解决。

    于是第二次小集会很快又开始暗中布置起来,写着时间地点的讯息通过秘法传递到沈知弦手上时正是大半夜,晏瑾恰好也在,看见讯息,皱了皱眉。

    上一次收到这讯息的时候,晏瑾足足有好几日都只能眼睁睁看着沈知弦就在面前却不能碰,甚至多一句话都不能说——当时他戴着面具,正不动声色地当着荒原之主,而沈知弦身为清云宗宗主,自然是与他“不相识”的。

    沈知弦展开讯息看完,露出一抹笑意。他毫不避讳地将讯息给晏瑾看,心情颇好地叮嘱:“过两日我便出门去,你就不要再投幻象过来啦。”

    投幻象这术法施展起来并不简单,不管是本身所在之处,还是幻影所落之处,都需要稳定的灵气环境,一旦灵气波动剧烈,施法者容易受伤。

    虽然晏瑾已经很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