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第1/2页)
    酒香,酒淳,酒有劲儿。因为,又香又醇的老酒到了肚子里,立刻四散开来,身子轰地一下子热了起来,四肢百骸无比舒服。

    江白长这么大第一次喝这么多酒,以前,她都是在寒冷的冬天要去江里打渔的时候,才和她阿爸喝上几口,为的是暖暖身子,今夜,不,应该说是今日拂晓,她却不自觉地一口气,喝干了一碗酒。

    一碗酒落入肚腹之中,顿觉热浪升腾,头脑有些不好使,她看到身边的蚌娘娘,把头叩在地上,嘴里嘟哝道;“我和江白姑娘结拜为亲姐妹,乞告上天,保佑我来到人间找个如意郎君。”

    江白的头脑昏昏沉沉,也学着蚌娘娘的样子,跟着叩头,蚌娘娘说啥他说啥,稀里糊涂中,她看到蚌娘娘又一个头磕在地上,她也有样学样,再一个头磕在了地上,蚌娘娘说;“愿上天保佑我们生一个大胖小子。”

    江白  也跟着说完了这句话,接着蚌娘娘又一个头磕在地上,江白也跟着磕头,蚌娘娘说;“愿上天保佑我和江白妹妹得道升天,位列仙班。”

    江白也跟着如此这般说了一通说。

    喔——喔!江白家里那只芦花大公鸡,引吭高歌,蚌娘娘看看江白,她见江白已经醉倒在了地上,就用手一指,江白立刻腾身飘到了床上,蚌娘娘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江白,扭动了几下身躯,眨眼间没有了踪影。

    这一日,江白家里的人都起得很晚,公鸡报晓他们谁也没有听见,直到日上三杆,江白的阿妈发觉自己身体有异,这才强忍着困意睁开眼睛,却见她老公正掰开她看着,这下子她的困意一下子没了,他不顾老公的反对,想起身坐起来,不过,身子一麻却没能起来,过了半天,她才哼哼着问道;“死鬼,你这是怎么了,哪里来的力气和精气,鼓捣我一宿,到现在还不软,把我弄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老公嘿嘿嘿,很尴尬地笑了几声,看着她问道;“咋样,你感觉舒服吗,和平常有没有区别?”

    她看看自己的老公,暗想,女儿都那么大了,还惦记那点事真是不应该,可是,她又是个口无遮拦,还不到五十岁的女人,只要老公一挑逗,她那里还能忍受得主,再加上她在老公面前从来都是没有半点遮掩的,于是,她就把嘴贴在老公的耳朵上说道;“临睡前那次和往常一样,就是半夜起来,你那玩意差点没把我撑破了,我还以为你把别的什么玩意塞里了,可就是,可就是,也说不上是咋回事,那时候我就是感觉太困了,就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她老公说;“那就对了,我也觉得奇怪,往日里你都会叫喊几声,可是昨夜里你就是睡,我问你话你也不回答。”

    听了阿爸的话,阿妈又问;“你还没告诉我呢,昨夜你到底是咋回事,为什么那么有能耐?”

    阿爸又是嘿嘿一笑,才说道;“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头一次完事以后,我觉得很累,就沉沉睡去,哪成想,睡到半夜时分,我就感觉是谁摸了我那玩意一把,还冰凉的,我还以为是你呢,就问了你一句,咋地,又来瘾了,接着你二哥就起来了,这不到现在才算倒下去了。”

    阿爸刚说到这里,她在下面妈呀叫了一声,她老公急忙捂住她嘴说道;“快别叫唤,别让闺女听见。”

    她晃晃脑袋,她老公把手从她嘴上拿开后,她才又把嘴贴在老公的耳边说;“我想说的是刚才的事,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后半夜被楼下闺女房间的笑声给惊醒了吗,这是真的,我告诉你,我还到闺女房间里看了看,还问闺女来的,谁在你房间里,是谁在半夜里咯咯咯地大笑。”

    这次她老公没有不相信,而是反问道;“闺女是咋说的,还有,你去了闺女的房间,发现了什么?”

    阿妈说;“我问闺女,闺女就说她一直在睡觉,我又在她房间里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啥,接着我到院子里尿泡尿就回来了,你说怪不怪,两件事儿咋都赶到一块了呢?”

    阿爸问;“你看闺女像不像睡觉的样子呀?”

    阿妈回答说;“半夜三更的,又没点灯,摸着黑我咋看,反正我敲门的时候,她是过了一会才开的,那样子好像是在床上睡觉呢。”

    听了阿妈的话,阿爸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对阿妈说;“这功夫我这玩意蔫吧下来了,我再歇一会儿,你一会儿下楼,看看闺女起没起来,别的啥也别说,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儿,等到今天夜里我们都精神点,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

    阿妈听后,唔了一声,过了片刻才说;“一会儿再说吧,我也让你鼓捣得疲乏了,不行,我也还得躺一会儿。”

    这两口子一躺就过了一个时辰,直到江白在楼下喊他们;“阿妈,阿爸,咋还不起来?”

    他们两口子才急忙翻身坐起来,江白的阿妈回了句;“早都起来了,这不和你阿爸商量事情呢嘛!”

    江白接着在楼下喊;“阿爸,去不去江里捕鱼了,要是不去的话,我就去集上买点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