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海贼之我是狂三 > 第十二章 内定七武海
    “啊咧?”眼尖的萨奇瞥到一旁的时崎狂三本体没有取走的暗暗果实,他伸手拿起来向艾斯说道:“艾斯,这果实可以放在我这里帮狂三保管吗?毕竟我也是被狂三那个回眸一笑迷住的一员呢!”

    “你随意吧。”艾斯站起来,步履有些沉重,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分身,甚至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

    萨奇摊摊手,拿起暗暗果实回到房间,并摆在现眼的位置。

    蒂奇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原本丧气的表情变得抖擞,他嘴角张开,无声的狞笑。

    夜晚,惊雷阵阵,雷光时不时照亮莫比迪克号。

    萨奇的尸体倒在地上,后背已经被鲜血染红,蒂奇站在一旁放肆的笑着,手上握着布满萨奇鲜血的匕首。

    翌日,在莫比迪克号旁边停着一艘小船。

    马尔高等人正费尽心思的想阻止艾斯,艾斯却收拾着行礼,对于众人劝解的话语恍若未闻。

    “快住手,艾斯,你冷静点。”

    “老爹都说了,这次是特例,不用去追蒂奇了!”

    “放开我!”艾斯向阻拦他的伙伴们吼道:“那家伙是我的部下,要是置之不理的话,被杀死的萨奇如何才能安息!”

    都是我的错,如果当时我并没有让萨奇保管果实的话,如果当时我让狂三把果实带走的话,不……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这与将狂三推向险处有什么区别!

    该死的人是我啊!

    该死的的人应该是我啊!

    正挂着吊瓶的白胡子沉声说道,“艾斯。”

    “切。”艾斯哼了一声,但敬重白胡子的他还是停止了挣扎。

    白胡子闭着眼睛,他不想让他的儿子们看到他饱含痛苦的眼神。

    “算了……”

    艾斯猛的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

    白胡子继续说道:“只有这次。”

    他睁开眼,淡金色的眼眸却是暗淡无神,“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艾斯挣开同伴的手,向着白胡子嘶吼道:“那家伙可是杀了同伴之后逃走了啊!”

    “受了您数年的照顾。”艾斯痛苦的嘶吼着,“这样的我却让您颜面尽失。”

    他平静下来。

    “最重要的是,老爹你的名誉受损了,我怎么能坐视不理。”

    艾斯转身向船沿走去,带上又笑又哭表情的帽子吼起来,“我来找他算账!”

    马尔高他们不在出声阻拦,他们从未见过艾斯这种脸上满是杀意的表情,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能做的,只是支持艾斯了。

    艾斯走到船沿,拎起包裹一跃而下,跳到小船上动用果实能力驶向远方。

    …………

    海军本部,会议室。

    战国,卡普,鹤中将,赤犬,黄猿,青雉,以及反转体狂三。

    这个会议室里就他们几个人。

    沉默

    只剩下沉默

    当然,卡普和时崎狂三不算在里面,他俩已经睡着了。

    “情况你们也已经看到了,关于时崎狂三成为七武海这件事展开讨论吧。”战国表情不怒自威。

    青雉难得变得认真起来,“梦魇时崎狂三这个人我听说过,除了杀死了海军的败类老鼠上校外再无任何污点,之后一直在杀作恶的海贼,所做所为都是在捍卫正义,如果不是开始时遇到那个败类,她或许能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海军,我觉得可以让她担任七武海这个位子。”

    “所以,现在面临的关键问题是,七武海已经满员了,除非将一个踢出去。”

    战国点点头,对于时崎狂三,他是非常非常满意的,瞧瞧,这应该是做海军的人!

    “赤犬,你的意见呢?”战国问道。

    赤犬还是一脸阴沉,“海贼就是海贼,我的意见就是杀!”

    战国:“……”

    鹤中将:“……”

    青雉:“……”

    ……

    战国扶额,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让你嘴贱非要问他,让你嘴贱非要问他。

    鹤中将一脸无奈,埋怨的看了眼赤犬,又看了看战国,意思不言而喻。

    你特么就不会找个理由把赤犬派出去吗?

    这下好了,给自己找罪受。

    “咳咳。”战国顺了顺嗓子,好似能缓解尴尬一样,笑眯眯的看向黄猿大将,“黄猿,你怎么看啊?”

    丑丑的黄猿不管干啥都显得他好丑,偏偏这货还有那个实力,战国好后悔提拔他,看见都反胃。

    “我无所谓,支持吧。”黄猿摊摊手。

    “啪!”

    卡普鼻涕泡炸了,就在这声音响起的时候,时崎狂三和卡普同时醒过来,起身,“开完会了吗?那我先走了……”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战国吼道。

    沉吟半晌,战国说道:“狂三,知道你姐姐的能力是什么吗?”

    时崎狂三嘴里叼着牙签,“不清楚,不过我姐姐既然号称无处不在,无所不在,大概是空间系的果实吧。”

    “根据我姐说的,是她发现三个比较奇怪的恶魔果实,是连株长得,这果实要求苛刻,三颗果实对应三个人,还必须是三胞胎,所有人都吃掉以后果实能力才会发生作用,所以我姐费劲心思才把我们找到,并给我们吃下另外的果实,但我们相互间果实的能力并不清楚。”

    “纳尼!”战国惊了,不是不相信狂三说的话,毕竟世界上奇怪的果实多了去了,有些特殊的果实也不是没有,他真正惊讶的是跟时崎狂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居然还有一个!

    “狂三,你还有一个妹妹?”战国问道。

    时崎狂三点头,“嗯,妹妹是最神秘的一个,从没显露过果实能力,从没出现在哪个地方,仿佛她就不存在一样,虽然不知道妹妹为什么不出现,但她绝对有她的目的。”

    “说起来,老夫很好奇一件事。”赤犬突然发声,“老夫很好奇为什么你们都叫时崎狂三。”

    时崎狂三打了个哈欠,“虽然没有义务回答你,但为了不惹上麻烦还是告诉你们吧,是姐姐,是姐姐说的,你是我的妹妹,你叫时崎狂三,所以我就叫时崎狂三,明白了吗?赤,犬,大,将。”

    “也就是说,梦魇时崎狂三是早有计划的吗?”战国哼了一声,“所以说,七武海这个位置,到底该怎么办?”

    “真想不通,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用的着商量这么久吗?”时崎狂三不屑的撇嘴。

    战国:“?!”

    鹤中将:“?!”

    ……

    “同意姐姐当七武海,然后告诉我姐姐七武海满员,除非一个不得不被剥夺七武海职位,那样她才能明正言顺成为七武海,这样,按照这几年姐姐的所作所为,可以替我们监督七武海,何乐而不为?”

    战国眼睛一亮,好办法!

    “那么鸣凤中将,就按你说的做,届时梦魇在联系你的时候负责说明。”

    “没问题。”时崎狂三点头。

    卡普乐了,扑上来大笑道:“不愧是我卡普的孙女!”

    机智的时崎狂三提前躲开卡普,转身打开会议室的大门,身后的披风随风飘扬,看着外面的阳光,她眯了眯眼睛。

    接下来,路飞,就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