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海贼之我是狂三 > 第二十三章 伙伴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分身体的担当!
    索隆大口喘着粗气,这次应该可以了,砍到他了,已经结束了!

    “呃!”索隆向后瞄了一眼,大惊失色。

    在熊的肩膀处,露出的不是被砍破的血肉,而是电子机械,上面的仪表左右摇摆,周围闪烁着橙色的电光,能清晰的看到铁质表面有被砍出的凹痕。

    “你这个家伙,是和弗兰奇一样的改造人吗?!”索隆喘着气说道。

    熊转过身没有说话,红色的电子眼瞄准索隆后,他张开嘴,黄色的激光向着索隆发射过去,好在索隆提前躲开。

    没收到重伤,只是被激光擦到一些,但那种肉被烤熟的痛苦使索隆发出一声闷哼。

    爆炸的冲击力让索隆撞碎一处墙壁,他艰难的爬起来盘膝坐在地上,他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力量了。

    熊抚平自己的衣服,嘴里因为发射激光产生的烟雾也渐渐消散,“改造人,确实如此,不过我和改造人弗兰奇完不同,我被称为和平主义者,是世界政府还未完成的人形兵器,开发者是世界政府的天才科学家贝加庞克,他是拥有世界最优秀头脑的男人,据说他的才能已经达到五百年后的人类才能踏足的领域。”

    随着说话的这点时间,索隆已经缓过来了,“拥有那种身体而且还是能力者吗?战胜你的希望已经渺茫了,而且我的身体也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

    “无论如何,也要取走路飞的人头吗!”索隆咬牙道。

    “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索隆不停喘着粗气,平复一些后他说道:“明白了,人头会给你。”

    他双手撑在地上,低伏着头,“不过,希望用我的姓名替代,饶了他!”

    “虽然我的人头还不是很有名,但想到这是将成为世界第一剑豪的人头,我想应该没有什么不足的!”

    熊低头看着他,还是一副无悲无喜的表情,“你有这样的野心,还能替这个男人去死吗?”

    “现在除了这么做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拯救同伴了,连自己的船长都保护不好,还谈什么自己的野心。”

    “路飞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两个人就这么相互望着,索隆眼角不停的颤动,但眼神依然坚定。

    “等等,等等,混蛋!”山治摇摇晃晃的从熊身后走过来。

    山治一脸怒色,两只手插在兜里保持着自己的风度,穿着黑色的西装走过来的样子真的很帅气。

    “你死了怎么办啊,你的野心怎么办啊笨蛋!”

    索隆惊愕的张开嘴,“你这个家伙……”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山治会在这个时候窜出来。

    山治走到熊面前,两条腿不停打颤,明明很害怕,但说出口的话却分外坚定,“喂,大块头,比起这个绿藻头剑士,拿走我的性命吧!”

    “虽然现在海军还很轻视我,但将来我们一伙里最棘手的存在就是我黑足山治!”

    山治颤抖着,心中恐惧着,比起这些,他有更重要的东西支撑着他的身体,“来,拿走吧,不是他,拿走我的性命吧!”

    “我随时做好了替他们去死的准备,让我在这里光荣的死去吧!”

    “喂,替我向大家问好,抱歉,再去找一个新厨子吧!”

    “砰!”

    雕刻着花纹的枪托狠狠打中山治的腰腹,还有一把则是打在正想打晕山治的索隆的后颈。

    “呃……呃……”

    两个人转过身抓住那个人,“橙子……怎么是你……”

    心里这般想着,他们的身体相继软倒在地,陷入昏迷状态。

    “一个两个,真是的,大家伙,他们没有一个比的上我!”

    分身体撑起一丝笑容,“我的两个姐姐,一个在海军里拥有极大的地位,一个在大海上威名响彻,身为她们的妹妹,我自然也能有一番作为,想要摧毁世界政府的我,这样的野心也有与之匹配的能力,我的人头足以抵上所有人了吧!”

    熊抬起头看向远处的梦魇,说实话,分身体这一顿操作本体都懵了,时崎狂三反应过来苦笑着向熊点点头。

    熊叹了口气,“这下要是再对草帽小子出手的话,蒙羞的人就是我了。”

    “相信我做的事情吧,我会遵守约定,不过相对的我要让你见识一下地狱。”

    他抬手抓起路飞,手贴住他的身体弹出一个红色的气泡。

    “刚才从他身体里弹出来的是伤痛还有疲劳,之前与莫利亚他们战斗积蓄的所有伤害就是这个,既然你要替他去死,那就如你所说,接受这份痛苦吧!”

    “就快死的你是无力接受的,就先感受一下吧,死亡的痛苦。”说着,熊抚过气泡,弹出个小的飞进分身体体内。

    “呃!”分身体惨叫起来,那种感觉就像不停的在挨揍一样,就算武装色霸气也没有任何作用,纯粹是用身体硬抗。

    “怎么样?”熊说道。

    分身体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气,她感觉吸收了路飞这些痛苦自己大概是必死,既然这样的话。

    “阿拉阿拉,貌似不怎么样呢,把我同伴体内的也弹出来吧,在算上那具骷髅也才马马虎虎的样子。”

    “你确定吗?”

    “当然,伙伴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反正是死,那所有人的痛苦就由我抗下来吧!”

    熊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抓向草帽一伙的其他成员,“那么,如你所愿。”

    分身体爬起来,“那么,让我换一个地方。”

    森林里一个超大的红色气泡摆在那里,分身体一脸复杂,最后还是把双手伸了进去。

    熊站在船头看着时崎狂三说道:“这样真的好吗?”

    时崎狂三摘下面具,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那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尊重她的决定。”

    她叹了口气,本来打算在合适的时候出场的,结果还不如不来呢。

    “走吧。”

    时崎狂三飞起来,熊点点头,两手一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

    过了一会,战场上有人呼唤起来,“喂!还活着吗大家!”

    罗拉趴在地上松了口气,“还以为之前那下攻击,我们都死了呢。”

    “怎么回事?感觉身体好轻松啊!”

    “我也是啊,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草帽一伙觉得很奇怪,一场大战下来应该会很疲惫,结果现在怎么好了?

    一旁蜷缩着的索隆山治皱起眉头,慢慢清醒过来,连忙爬起身子环顾四周,两个人看着分身体丢在地上的双枪向森林的方向跑过去。

    “不可能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橙子那个家伙,在哪里!”

    两个人滑下一处峭壁,远远的看到分身体伫立的背影都放松下来,“吓了我们一跳。”

    “橙子,那个七武海去哪里了?”

    “呃……”

    两个人都愣住了,此时分身体的身上是鲜血,方圆几米已经被血染红!

    “你这个出血量是怎么回事啊橙子!喂,你还活着吗?!那家伙去哪里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索隆猛的抓住刀,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光,他已经克制不住想要拔刀砍死那个七武海了。

    “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