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招惹之恨(第1/2页)
    身旁的皇后想起了自己一路走来,为自己心爱之人付出诸多,为他巩固江山社稷,为他生儿育女,却未曾得到他的心。

    次位的元妃已经眼含泪水,她那可怜的皇儿,竟死在自己亲哥哥手上,为何贤妃的两个孩儿能相处的这般融洽,她的两个孩儿却不能呢?

    想到这里,元妃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钟离凌。

    钟离凌望着自己母妃的眼神,黯然伤神,明明是五弟想要他的命,为何自己却得不到母妃的谅解?

    许久,众人才缓缓回神。

    “伯君。”坐在主位的男人钟离越轻唤钟离伯君。

    钟离伯君连忙起身行礼“儿臣在。”

    “伯君也不小了,今日父皇就擅自做主,将可馨姑娘赐予你做妾,正妃人选还得好好物色一番方可。”

    皇后意味深长地看了钟离伯君一眼,也没说什么阻止的话,脸上是得体的微笑。不远处的花可馨,眼里盛着不甘,最后化成一滴清泪滑落。

    “父……”钟离伯君如鲠在喉,他不知该如何反驳,但是极不情愿,想了想,还是违心答谢“谢父皇恩典。”

    钟离伯谦皱紧了眉头,这花可馨……

    罢了,不与兄长一起出宫就行了。

    “启禀父皇,儿臣还有一事相求。”

    “你说。”

    “儿臣希望父皇能允许谦儿与儿臣一同出宫,我们也好有个照应。”

    “准了。”

    “我……”钟离伯谦差点蹦出自己的座位,他还没来得及争取一番,便被人定了去向。

    “谦儿开心吗?等谦儿到了弱冠之年,父皇再为谦儿备一处新的府邸如何?”钟离越笑得亲切,与他的母妃有些相似,众人也见到钟离越对钟离伯谦的不同。

    “谢父皇。”钟离伯谦只好起身答谢,这花可馨是皇后义女,他可不信那女人有多单纯。

    ……

    弱冠礼过去,钟离伯君被封为贤王,府邸建在离城城南,花可馨被赐予钟离伯君为妾。钟离伯谦也跟着搬出皇宫,一同住进了贤王府。

    ……

    虽是住进了贤王府,钟离伯谦多数时间都居住在客栈,尤其是钟离伯君不在府上的日子。花可馨那个女人,一边做着兄长的妾,一边对他暗送秋波。

    今日寻了君雁玉一起去明月楼吃饭。

    “出了宫应当更自在才是啊!”君雁玉望着愁眉不展的钟离伯谦打趣道。

    “是啊,可是花可馨在贤王府啊!”钟离伯谦胡乱挠着自己的头发,额头上的发带被他弄得歪歪扭扭。

    “七殿下需多多注意仪态才行。”君雁玉提醒道。

    钟离伯谦极其不耐地弄正自己的发带,走到明月楼前,瞥见那熟悉的场景。

    为何还对那男子念念不忘?

    “玉兄,本殿下是不是病了?”钟离伯谦皱着眉,歪着头微张着小嘴,疑惑地问道。

    “七殿下何出此言。”君雁玉瞧见他皱眉的模样,莫名觉得有些可爱。

    “本殿下甚是想见一个人。”

    “何人?心上人?”

    “啊啊啊,君雁玉,你疯了。”钟离伯谦一听心上人三个字,顿时就炸毛了,他正苦恼自己怎么惦记着一个男人,这君雁玉偏要说是心上人,这不证明他是变态吗?

    “七殿下看来是思念成疾了。”君雁玉了然地点了点头。

    “啊啊啊,君雁玉,本殿下要与你同归于尽。”钟离伯谦说着便张牙舞爪想要挠君雁玉。

    “好了好了,殿下不要闹了。”生在皇家之人有如此心性真是难得。

    正如他曾对司马访琴所说的那样,人不可貌相。

    ……

    弱冠礼之后,钟离伯君又开始了寻找妄生门妄徒的事宜,离城找不见,便寻了个理由去了邻近的上水城。

    景浣房,往生阁。

    青子衿投喂着前院清池里的锦鲤,黑月在一旁端着鱼食静候着。

    “参见少主。”白阳从往生阁的篱墙上跃下,半跪在青子衿跟前。

    “本少主说过多少次了让你走正门,你这样显得我的篱墙很没用。”青子衿顿住投喂的手,转身望向白阳。

    “启禀少主,这篱墙本就是装饰之物。”白阳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她还能说什么?

    “何事?”青子衿也懒得再费口舌。

    “上水城妄徒传来线报,贤王钟离伯君正四处打听您的消息。”

    “贤王?”青子衿眉毛上挑。

    “哦,不久前举行了弱冠礼,被皇帝封为贤王,府邸在离城城南。”

    “本少主何时问你这么多了?”

    “多嘴。”黑月撵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