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玉枫叶缺(第1/2页)
    “父……父亲。”花可馨听到这个名字,吓得后退了两步,连站在一旁的尉白夜也颇为震惊。

    “怎么?不喜欢吗?”

    “不、不是的父亲。只是贤王府上已经有了一名叫尉子瑜的女子,女儿再用此名,恐有不妥。”

    “是吗?”尉上卿听她这么说,脑中便想起宴会上晕倒的那丫鬟。内心虽有波澜,表面上仍是一脸平淡之色“那馨儿只改姓即可,尉可馨也是好听的。”

    “嗯嗯。”花可馨点头应下。

    还有谁会用尉子瑜这个名字呢?难不成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皇后在宴会上说的那番话,他本就不怎么相信。

    入夜,三人一同用了晚膳,尉可馨便回到尉上卿特意为她准备的房间。尉上卿见尉可馨离开,他才收起慈祥的笑脸,将尉白夜叫到书房,点起灯盏。

    “白夜可还记得你母亲身边的那枚玉枫叶?”

    “自然记得,母亲身边的玉枫叶被白夜弄残缺了,为此白夜曾自责不已。”

    “是啊!”尉上卿将皇后给他的玉枫叶递给尉白夜,他一看,果真不是母亲身边那枚。这一枚要么是父亲的,要么是仿品。

    尉上卿早就看出来这其中的端倪,未拆穿皇后的谎言,只不过想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尉可馨这孩子见到他便泪眼婆娑的,想必她也被皇后骗了吧!她自幼待在皇后身边,不知她父母可还健在。若她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尉上卿既然收了一个尉白夜,自然也能容忍得了一个尉可馨。只要她不做什么坏事,尉上卿也愿意将她当一辈子的女儿。

    既然皇后知晓这玉枫叶对他的重要性,说明皇后盯着他不是一日两日了。

    那玉枫叶本有两枚,一枚在他身上,一枚在云儿身上。十六年前攻打斐戎之时,尉上卿便将身上那枚玉枫叶取下来放在云儿的梳妆盒里。这件事,云儿不知晓,可她身边的丫鬟是知晓的。

    两枚玉枫叶长得一模一样,若要说有何不同,那便是云儿身上的那枚玉枫叶并非完美无缺的,当初尉白夜被认作义子时,承欢云儿膝下,是尉白夜将那玉枫叶弄残缺了,为此,尉白夜还自己在院子里罚跪。

    如此想来,他的女儿之死不是一件意外,而是蓄谋已久之事。或许云儿之死也并非意外,若是这般,参与此事之人会是谁呢?皇后与钰公主也参与其中吗?她们若是脱不了干系,钟离弋待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未曾泄露过什么消息。就拿偷袭斐戎这事来说,若钟离弋泄露了消息,他们定不会如此顺利。所以……万般的愁绪牵牵绕绕,将尉上卿的心勒得疼痛不已。

    现下唯一要确认的就是贤王府上那名叫尉子瑜的丫鬟,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尉上卿将尉白夜叫到身前,在他耳边低语着什么。尉白夜听后及其为难,摸了摸后脑勺还是点了头。

    有些久远的真相正等着人们揭开,而有些人却正在制造历史的谜团。

    右相一向喜欢待在太子府,钟离凌遵从右相的意思,至今都还未动那肖逸飞,但也极少让他参与谋划重要之事,如今他在太子府也不过是一闲散之人罢了。

    黑夜遮掩了许多肮脏,太子府书房内,钟离凌与右相坐在烛火下,钟离云靠在另一边,等着两人开口说话。等了许久,两人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宫中传来消息,宴会那天晚上,皇上并没有宠幸叶芊芊,可昨晚却将她唤进了御合殿,并且待到第二天早上才出来。”钟离云与钟离伯君年纪相差不大,钟离伯君是初夏时举行的弱冠礼,而他是初秋举行的弱冠礼,得了个平王的称号,现居住在城中的平王府。他的母妃便是那住着宫中胆小甚微的慧妃,要他如何知晓自己父皇的门中事,还不是皇后因此事大发雷霆,整个后宫闹得沸沸扬扬,慧妃也只是捡了些简单的给钟离云说了。

    “右相大人真是英明。”钟离凌意味深长地瞥了钟离云一眼。

    “既然皇上放不下贤妃,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就该尽到自己的本分。”

    “据说第二天,父皇直接将那女子封了娴妃。”

    “破格封妃?还是娴妃?怪不得母后会大发雷霆。”钟离凌无奈地摇了摇头,身在帝王家,若是个多情种,必遭人抓住把柄。众人都知晓钟离伯君之所以叫贤王,是因为贤妃的缘故。如今父皇却如此大张旗鼓的宠幸叶芊芊,还直接将她封为娴妃,恐怕会凉了那两个弟弟的心啊!他们对父皇的感情若是生了嫌隙,对他也是有益的。如此这般,父皇也别怪孩儿心狠手辣了,要怪就怪您被旧情蒙蔽了双眼。

    送走钟离云,钟离凌便迫不及待追问右相“右相为何要让钟离云参与此事?他可不简单。”

    “就因为他在朝堂之上说了那几句话,你便疏远他?这样做不就打草惊蛇了吗?我们不便在皇上身边安插奸细,却可以在慧妃身边安插奸细,你那母妃搭理过你吗?”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