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以身试险(第1/3页)
    “父亲。”尉白夜不敢相信理智的镇国大将军会说出这样的话“父亲您这样会让子瑜嫁不出去的。”

    “她开心就好。”尉上卿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过来研墨。”

    “研墨研墨……”尉白夜有小情绪了“我一个大男人,天天为您研墨。”

    “你何时天天替为父研墨了?”尉上卿思虑了片刻,认真地回答“昨日是子瑜替为父研墨,前日也是,前前前几日也是。”

    “父亲,您不做账房先生真是可惜了,这点小事还记得这么清楚。”尉白夜认命地坐到尉上卿身旁,低垂着头开始研墨,嘴上依旧停不下来“父亲,我后悔教子瑜习武了。她真不愧是您的女儿,虎父无犬女。她是个练武奇才,昨日徒手劈了我心爱的小茶壶。那可是景浣房新出的瓷器,我托人四处辗转才得到这么一件,她倒好……”

    尉上卿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想起不久前她闹脾气那一次,那圆桌破裂,连自己都震惊在场。

    “父亲,她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就算了,还不学无术。”尉白夜想起尉子瑜做的事,头突然就疼了起来:“以前离城有个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样样精通,既顽劣又目中无人,那就是七殿下。现在离城又出了个纨绔女子,吃喝玩乐,样样都不比七殿下差。不仅如此,还女扮男装去名满天下的香溢楼。”

    “为父觉得七殿下挺不错。”

    这意思就是尉子瑜这样也不错?

    尉白夜无奈“您就不怕旁人知道她这些行径,四处议论?”

    “她有分寸。”尉上卿耸了耸肩“知道她女扮男装逛香溢楼的人不多,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她可没七殿下那么出名,再说了,离城的百姓没事盯着她做什么?”

    “父亲。”

    “白夜,为父不需要子瑜攀附权贵来保住自己的地位,她只要吃好喝好玩好过得好,就是对为父最大的回报,你也是。”尉上卿想了想“若是日后有某个人,能接受这样的她,那为父就放心了。只可惜了馨儿,被贤王耽误了。”

    “那……”尉白夜还能说什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尉家都是些奇怪的人。

    “唉~难不成子瑜真的不喜男色?要不你出去买些漂亮丫头给她送望云轩去吧!”

    “……”尉白夜起身离去,墨也不研了。父亲可能真的老了,现在就开始神志不清。

    此时的尉子瑜带着丽儿与下人们已经到了香溢楼,踏进香溢楼,丽儿便主动为她取下披风,她一身利落的装束,高束发髻。走起路来步步生风,若非熟识者,还真辨不出她是雌还是雄。

    尉子瑜嘴边呼出一口热气,丽儿便将小暖炉递到她手上。她大摇大摆走到又苓弹曲的高台下,双眼盯着台上的又苓,丽儿将银子丢到高台旁的酒桌上,桌旁的人拿着银子便让出了位置。尉子瑜一只手抱着小暖炉,一只手撑着脸颊盯着高台上的又苓,瞥见又苓因为长时间弹曲的缘故被冻得红肿的双手。

    听她一曲作罢,便吩咐丽儿上去请又苓下来陪自己喝酒。二楼的云深望着时常来砸场子的尉子瑜,又奈何她不得。她的命真好,走到哪里都有人护着。

    “公子又来看又苓?”

    “给。”尉子瑜将自己手上的小暖炉递到她的手边“别毁了这么好看的一双手。”

    “谢公子体恤。”又苓抿唇一笑,坐到她的旁边。

    “这里的老板真不是人,大冷天还让美人弹曲,不知那琴弦冰冷吗?果然,还是人心更冰冷一些。”尉子瑜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座的看客以及二楼的某些有心人正好听得到。

    又苓低头笑了起来“公子不必气愤,这是又苓的命。”

    “要不在下为姑娘赎身如何?”

    “……”她不能离开这里,又苓不自在地笑了笑“公子……”

    “好了,不为难你。”尉子瑜也没在继续这个话题,拿起酒杯,斟了一杯温好的酒递给又苓“喝些酒,暖暖身心。”

    “又苓谢过公子。”

    ……

    入口处传来一阵嘈杂声,三五个贵公子结伴而来,嘴里还念着又苓的名字。尉子瑜听到熟悉的声音,抬眸往入口看去。

    几位雍容华贵的公子走了进来,钟离伯谦与他们说说笑笑,司马访琴也笑着紧随其后。只是没有君雁玉的身影,以前他们三人总是形影不离,君雁玉还没走出来吗?尉子瑜免不了担忧一番,他是白阳心爱之人,他憔悴堕落,并非白阳想看到的结果。

    司马访琴似乎也注意到她,朝她点了点头。尉子瑜也点了点头,表示打过招呼。转过头不再看他们,继续与又苓喝着小酒。

    “唉?今日又苓姑娘怎么没有弹曲?七殿下不是说香溢楼的又苓姑娘要弹新曲,特意邀我等……唔……”

    “又苓呢?给本殿下出来。”钟离伯谦捂住那人的嘴,故意不看尉子瑜这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