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 8 章(第1/2页)
    ()    已经第八日了,守在洛华宫外的银桐早已化做一棵小桐树,眼巴巴等着冰临回来。

    也不知冰临师兄遇上了什么事,明明三天前就该到天界了的,结果延迟了这么久,最神奇的是神女大人竟然也没过问,银桐不由窃窃自喜起来,大抵是神女大人正专注养伤,所以给忘了吧~

    不知等了多久,迷迷糊糊间,银桐隐约感受到了丝丝寒意,冷不丁一睁眼,发现少年一袭玄衣,身杆挺直,站在她面前如同冰雕一般。

    “冰临师兄!”银桐摇身一变,恢复人形,扑上去挽住他胳膊,开心地喊道。

    冰临低头看向缠着自己的少女,身上寒气渐敛,他本是修习冰系法术的,当年在凡界时便是变异冰灵根,承蒙师父不弃,才得以在短短时间内飞升天界,如今更是位居仙君。

    只是不知师父这次召他回天界有何要事,当年师父说他修仙之路太过顺遂,便让他卸去仙力,前往凡界游历数十年,看尽世间冷暖,尝遍悲欢离合,可这才堪堪过了五载,莫不是师父算出了什么,特意唤他回来提醒于他?

    “冰临师兄,你怎么现在才回呀?”银桐疑惑道。

    “临时有事耽搁了,师父呢?”冰临动了动唇,连说出的话都是带着寒气的,但银桐早已习惯,她边轻轻摇晃着冰临的手边答道:“神女大人正在莺峦院养伤呢。”

    “养伤?”冰临蹙眉,师父乃上古神族,这九重天上,何人能够伤她?

    “对呀,冰临师兄,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可多事情了,神女大人那天……”银桐好久没见冰临,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巴拉巴拉扯了一大堆,终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交代清楚。

    冰临从她混乱的言语中提取到了最重要的信息:“你的意思是说,师父如今内丹损毁,神力尽失?”

    “嘘~”银桐连忙前后左右瞄了瞄,然后才神秘兮兮道:“神女大人说了,这件事不能外传!”

    冰临不再废话,牵着银桐大跨步走近落尘宫,直奔莺峦院。

    “咦,这是怎么回事?”银桐用手戳了戳莺峦院那层薄薄的,透明的膜,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冰临几次试图硬闯未果后,才开口道:“是结界。”而且是很厉害的结界,结界内的人彻底与外界断绝联系,而结界外的人也无法得知里面的情况。

    银桐托着下巴想了想,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几天神女大人都没联系我呢,原来是被结界困住了,但是谁那么大胆子,敢在落尘宫内设结界啊?”

    冰临眸光一闪,揽住银桐一个转身,便已在落尘殿门外了,银桐一脸懵懂,待到发现冰临搂着她腰的时候,竟小小地羞涩起来,头顶上的叶子也一点一点卷起,蜷成一团。

    冰临并没有注意到银桐的变化,只是抱拳对着殿内:“弟子冰临,求见尊上。”

    洛华微微抬眸,将手中书卷放到一边,微微启唇:“进来吧。”

    原本坐在小凳子上,看仙书正看得无聊的辛漾一下子就精神了,放眼瞅向门外,想看看这个声音清冽冷厉的少年生得哪般模样。

    冰临快步走进,小桐树也回过神来,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

    待到看清楚他的容貌时,辛漾惊得嘴巴里都能塞下一颗鸡蛋了,这,这个轮廓冷硬,剑眉星目的少年,不就是五年前从一群坏人手里救下她的大哥哥么?

    那时她和相依为命的姐姐一起去蓬莱仙山求艺,结果刚进蓬莱地界,便入了迷阵,那些同入迷阵的人见她们是什么都不会的小孩子,便合起伙来欺她们,想用来试探迷阵破法,姐姐为了护住她,被人推入迷阵之中,正当她也即将落下去时,这位大哥哥挺身而出救了她,还一路护着她到蓬莱山顶,虽然大哥哥冷冰冰的不善言辞,但她仍能感受到他的善意。

    辛漾双手托住下巴,忍不住花痴了一小下,她真的好幸运呀,总能遇到长得好看又很厉害很善良的仙人,当然啦,她还是最喜欢师父了,每天光看师父的脸都能开心好久呢。

    “尊上,莺峦院外被高人设下结界,尊上可知此事?”冰临开门见山。

    洛华目光淡淡扫过他,波澜不惊:“那道结界,是本尊所设。”

    “不知尊上为何困住师父。”冰临直直望向洛华,剑眉轻隆。

    “你这是在质问本尊?”洛华依旧是那副表情,举手投足间透着古朴的优雅与贵气。

    冰临垂下头:“弟子不敢,但师父重伤未愈,弟子难免担心。”

    “莺峦院灵气充沛,是最适宜养伤的地方,你若真有心,便去神女座拿一株冰魄雪莲回来,或许能有助于她的伤势。”洛华指尖微动,冰临手中便多出了一个青玉盒子:“你取走冰魄雪莲时,记得把此物留下。”

    银桐见那玉盒漂亮,巴巴凑上前:“这里面是什么呀?”

    “是冰魄雪莲的种子,师父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