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 28 章(第1/3页)
    ()    洛华原本是那种寡淡清冷不可侵犯的神仙, 可有了一个呆萌可爱的小徒弟在身旁后, 周身气韵都变得不同, 少了些许冷淡,多了几分怜慈。

    云曦轻笑看向他:“洛华, 你这架子可越来越大了。”

    洛华没在意他的调侃, 只微微侧首对小徒弟道:“小漾, 你可还认得他。”

    辛漾扬起圆圆鼓鼓的包子脸,声音甜脆:“师父,这是帝君伯伯~”

    云曦脸色僵了僵,他分明比洛华年轻好么, 怎么就成伯伯了?

    但这小女娃的确甚是可爱, 一张小圆脸怎么看怎么招人喜欢。

    云曦用余光瞟了眼尧音, 发现她始终低垂着头,收眉敛目,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洛华亦是那幅万年不变的表情, 眸色一如既往地浅淡, 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她。

    “咦, 师父, 那是玉露吗?”辛漾忽然眼睛一亮,指着小方桌上的玉杯,期待地问道。

    洛华微微点头,边牵着她往里走边嘱咐:“玉露虽好,不可多饮。”

    “知道啦师父~”

    师徒俩就这样直直越过他们,云曦眼底一片讳莫如深, 最后看了眼尧音,随即抬步跟上。

    “天帝,天后到……”

    正主都来了,天帝天后自然应势出场,两人在一众仙婢宫人的环绕簇拥下一步步踏上阶梯,直至最上首。

    五位上神首次齐聚一堂,如此盛大的宴会,天后面上极为高兴,少不了又是许多客套话,尧音也没刻意听,反正大抵便是恭维洛华师徒的。

    倒是银桐竖起耳朵听得无比认真,兀自在一旁忿忿不平,抱着桃子碎碎念个不停,尧音也懒得去理,细白手肘撑在案几上抵住额鬓,昏昏欲睡。

    最近委实太累了,昆仑镜一事又没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万一不行,便只能冒险催动秘术来加固封印了。

    然而,但凡秘术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次虽不至于用到心头血,却免不了又是一顿折腾。

    尧音觉得吧,她不能再同洛华这样纠缠不清了,阴阳双生契得早日解除,她也得早日搬出洛华宫,成天在他们师徒眼皮子底下住着,着实影响心境,她可不想再生出个心魔来。

    这样想着,竟是越睡越沉,手臂一歪,差点趴倒在案台上,顿时泠然惊醒,不动声色环顾左右,幸好无人注意。

    “神女大人,您醒啦。”银桐突然凑过来,小声耳语。

    尧音掩唇轻咳两声,低低道:“你怎么也不喊喊本座。”若是叫人看见她堂堂神女在宴会上打盹儿,成何体统,太影响形象了。

    银桐睁着一双大圆眼,不答反问:“神女大人,您准备礼物了吗?”

    尧音一愣:“礼物?什么礼物?”

    银桐朝仙人们坐的那一片地方努了努嘴:“神女大人,你看他们好像都带了礼物哎。”

    尧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那司礼星君竟…带着人一个一个收礼,远远还传来报礼的声音:

    “东海水君送夜明珠一对。”

    “澜水上仙送轻履鞋一双。”

    “薛栾仙君送雪灵芝一株。”

    ……

    尧音呆滞片刻,而后转向银桐:“你准备礼物了吗?”

    银桐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连着头顶上的枝叶也晃来晃去。尧音默了默,复又看向没什么存在感的冰临:“你带礼物了吗?”

    冰临抿抿唇,半晌后才斟酌着开口:“不然,徒儿立刻回去取?”

    尧音内心是崩溃的,现在取肯定来不及,她倒是随身带了几件法宝,但那些都是极为重要的神器,平日里都不能离身的那种。

    然而今日这礼若是不送,她丢人可就丢出界了……

    眼见那司礼星君越走越近,尧音左右观望,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正优雅调酒的青离身上。

    她朝右方悄悄挪移,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道:“神君。”

    青离置若罔闻,丝毫不为所动,依旧自顾自调着玉露。

    尧音面上有些尴尬,暗地里伸出食指勾住他广袖,稍微提高了点儿音量:“青离神君。”

    这时青离才斜睨过来,薄唇微动:“神女是在同本君讲话?”

    尧音嘴角抽了抽:“不然本座还能同谁讲话。”

    “神女不是说本君已经上了你的黑名册,至少一万年么?”

    尧音瞬间觉得脸有点儿疼,僵硬地微笑一下:“本座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神君何必当真。”

    “哦?”他眉头轻挑,意味不明。

    “那个……”尧音以袖掩面,目光闪躲,不自在道:“神君可有多余的礼物?”

    青离勾了勾唇角,瞟了眼不远处的司礼星君:“神女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