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 41 章(第1/3页)
    ()    直到远离那人, 尧音才重重舒了口气, 不知不觉间已是冷汗涔涔。

    青离瞧着她这般模样, 倒生出几分兴趣来:“尊上到底做了些什么,竟让你如此避如蛇蝎?”

    尧音整理好心绪, 很是认真地拱手朝上, 正色道:“尊上乃创世神尊, 我等难道不应时刻谨怀敬畏之心吗,何来避如蛇蝎之说?神君莫要凭空捏造,妄口胡言。”

    青离眯眸笑了两声:“是吗。”

    “当然,”尧音一口咬定, 趁机转移话题:“神君有何事想问本座?”

    青离顿了顿:“聚灵鼎这几日又没了动静, 不知是何缘故。”

    听到这个, 尧音嘴角微微翘起:“大概是聚灵鼎不喜欢你,所以才故意不理罢。”

    面对她的幸灾乐祸,青离也不恼, 只挑高眉:“它脾性还挺大。”

    “那是自然, 我家宝物骨气得很。”

    青离广袖轻甩, 兀自往前走, 漫不经心道:“但愿它能永远如此骨气。”

    尧音心情愉快不少,悠悠踱步跟上:“倘若神君实在无法,大可求一求本座,这点小忙本座还是可以帮的。”

    青离头也不回,嗓音一如既往地雅淡:“神女安心修炼才最是要紧,莫要成天空口妄想。”

    尧音轻嗤一声:“本座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两人一前一后踏入殿内, 方才还窃窃私语的众人霎时都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齐聚到他们身上。

    神女大人不是跟尊上出去的么,怎么同青离神君一起回来了?

    望着那青红交错的剪影,蔚然眼皮狠狠一跳,瞬间竟有种他们携手而立的错觉。

    尧音眉心微蹙,着实不大喜欢被众人这样看着。她稍敛下眸,径直往自己的位置走去,端端正正坐了下来。

    青离授的课定然是与炼器炼药相关,虽然暂时于她无多大用处,但听一听也是无妨的。

    尧音身姿笔直,很认真地听着,越到后面,竟越发觉得有趣,一堂课下来,整个人完融入其中。

    不必担惊受怕,不必心惊胆颤,听青离的课委实比听洛华的课轻松许多。

    感慨间,不由对青离改观几分,这人除了小气一些,毒舌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

    “神女大人,我们回去吧。”银桐凑上前提醒道,青离神君的课已经上完了,仙人们都开始陆陆续续离场,唯有神女大人仍旧静坐着,根本没有回宫的意思。

    沉默片刻后,尧音稍稍抬头:“冰临,你带他们回去,为师还有事,便不同你们一起了。”

    “可是……”冰临神色犹豫:“徒儿不太放心师父。”师父重伤方愈,如今修为又没跟上,形单影只太过危险。

    “不必担心,为师还不至于沦落到人人欺凌的地步,”尧音站起身:“再者说,有破音笛傍身,谁能伤我。”

    冰临思虑片刻,最终抱拳弯身:“既然如此,徒儿便先回去了,师父多加小心,有何事传音给徒儿即可。”

    尧音点点头,忽而瞄向正打瞌睡的简糊,意味深长道:“回去后看好他。”

    冰临先是一愣,而后很快明白过来:“师父放心。”

    尧音“嗯”了一声:“去吧。”

    这人参果精明得很,何况洛华给的东西,总归用得不安心。

    尧音交代好后,独自走出问仙堂,正想着去青离宫的道路,一抬眼,却瞧见不远处的石廊上,两个熟悉的身影。

    “我们谈一谈。”蔚然挡在青离身前,定定望着他,或许是因为成神的缘故,他容颜比以前更加精致俊美,只是眉宇间再也没有那份生涩腼腆,无论何时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他或许不知,这数万年来,她是多么思念他,无数次想去青离宫,却又害怕被拒之门外,只能硬生生将这个念头压下;她从不错过天界的任何宴会,只为能有哪怕一次的遇见……

    她知道自己当初伤透了他,那一剑,也原本是她该受的,但那已经过去了不是么。

    她根本不信青离真的忘得了她,毕竟她曾是他的情劫,而他又是如此深情之人。

    相对她的弯弯绕绕,青离显然简洁许多:“本君还有事,烦请仙子让一让。”

    蔚然非但没让,反而一步步走近,身姿窈窕婀娜。

    “有事?青离,你就是故意躲着我吧。”

    青离瞧着她伸过来的纤纤玉手,忽而化作娇艳欲滴的桃花枝藤,一点点缠上他手腕腰间,一如记忆中那般炫目妖娆。

    他眯了眯眼,周身泛起青光,眨眼间,那些桃花枝便被迅速腐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

    蔚然受不了这样的灼痛,尖喊一声,桃花枝瞬间变回一双素手,那莹白手臂上突兀地冒出块块黑斑,只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