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兵临宫外(第1/2页)
    于是大家真的坐下来喝茶。

    城外风云变幻,嘶哑的马鸣声中大批军队黑压压的朝夙鸢城而来,风沙飞起天空变得晦暗,一片杀戮的气息似要席卷整个夙鸢城。

    凌云山河即将坠入地狱,被凛冽刀锋血洗,当那幼嫩的青苔染上鲜红,不知谁还能披荆斩浪对酒当歌,用自己的血祭了这天下。

    喝盏茶的功夫,大家已经都换上了战袍。

    “清羽,你可以吗?”

    洛桦舜扎紧了头发,仍旧黑白相间的铠甲,似有冰封火烧均无所畏惧的气势,此时甩了下威风凛凛的披风,温柔地问沐菱。

    沐菱看了眼温柔的洛桦舜差点没沦陷,看惯了他平时的笑如阳光温润如玉,一下子看见身着战袍的他,想起他也是个长剑在手星月惊落铁骨铮铮之人,一时间对他的崇拜翻涌而来。

    “舜哥哥,我没事!”

    她纵然身的伤口都疼到燃烧,也想与他并肩作战。

    时星茗在后面捧着一壶刚沏好的茶,呆愣愣地看着洛桦舜,他的英姿深深刻在了她的心里,她等着他凯旋归来,给他捧上一杯飘着花香的新茶。

    湫飒与张愫晗也换了战袍,湫飒还是一身白,身上掩盖不住的药草香,他抱着胳膊,在一旁悄悄地看着沐菱。

    她是突然爱上红衣了吗,换衣服也依旧像要吞噬一切的烈焰,怎么不像正派人物,倒像个唯我独尊的魔女。

    “太子哥哥看什么呢?”

    张愫晗蹭过来顺着湫飒的目光看过去。

    湫飒一时语塞,指了指沐菱那个方向的窗边桌上的杯

    “你看那个杯子的形状,像不像一只老鼠。”

    “……”

    听见湫飒和张愫晗的声音,沐菱回过头

    “师兄千万小心,不要逞强。”

    他可是九水国的烁太子,他若是在金阑国出了什么事九水国又要掀起大波澜,到时候两个国家将腥风血雨遍布,轩霖国再动荡一下,就是整个大陆的一场浩劫。

    “小师妹,你是在担心我?”

    湫飒打趣地问。

    真是明知故问……

    “哼,我担心你妹!”

    沐菱撇撇嘴。

    “是啊,你这个半残人是应该多担心自己。”

    “……”

    你说谁半残人!

    血雨将至,洛桦舜缓缓走了出去,沐菱也跟着他走了出去,湫飒也走了出去,张愫晗也想走出去被湫飒一抬胳膊结结实实地挡住

    “你不必去。”

    张愫晗噘嘴

    “为什么啊!我也要跟你们共同进退!”

    “你留在宫里保护皇上。”

    张愫晗闭嘴了。

    太子哥哥把最重要的任务给了她耶!

    湫飒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

    他是不想让张愫晗参战,他要把愫晗保护得好好的,只要他在就没有人能攻进大殿,张愫晗就半点伤也不会受。

    乌云遮阳,烽火遍燃,洛桦禹的军队像一群群饿狼,向夙鸢城皇宫这块发着红光的肥肉冲过来。

    三人齐齐地站到宫门处,看着洛桦禹率大军铺天盖地而来。

    哭喊、惊恐、慌乱,皇宫里混乱不堪。

    洛桦舜一身浩然正气,往前站了一步,长剑出鞘直指苍天。

    出鞘声一响,不知哪里跑出了一队士兵,把金阑皇宫团团围住,誓死守卫。

    “舜哥哥……”

    沐菱疑惑。

    “是本太子的精兵。”

    洛桦舜收剑,还是无波无澜,他的脸上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惊慌恐惧的,委实是个人才。

    跟在他身边,沐菱觉得很有安感。

    湫飒更甚,他居然开始数皇宫里有多少棵树。

    喂,拜托,要打仗了,认真点配合一下好伐?

    “冲啊!”

    洛桦禹的人愈战愈勇,眼看就要逼近皇宫,他们士气大涨。洛桦禹亲自披甲上阵,带着士兵们齐齐地向前冲,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魔挡砍魔。

    到处都是尖锋划过皮肉插进身体的声音,锦绣山河血流遍地,流进沟里逐渐汇入护城河中。

    白玉石的地面也被鲜血浸透,一向平静的洛桦舜看到这触目惊心的场面终发出了一声叹息,洛桦禹终于攻到了皇宫前,盔甲上铁血沾衣,点点鲜红,刀上还一滴一滴挂着血珠,整个人像刚闹了第十八层地狱的十恶不赦的魔头。

    他看见了洛桦舜他们,轻蔑地笑了笑。

    现在他们站着,过一会儿就是躺着的了。

    洛清羽,这个他杀了那么多次都没死成的硬命女人,今日非要亲自了结她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