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二王爷傲娇妃 > 第八十九章 侍卫与面首
    长公主府霞气冲天,红绸锦缎挂了一片,包住了檐角,一派祥和的气象真像是天神要降临了一样,彩灯萦绕灯笼似火,宫女太监排成一排整整齐齐地跪着迎接这里的主人,玉翎长公主洛清羽。

    玉翎长公主端庄地走进府里,拖着她长长的裙摆,回到房间,抓起一块糕点就往嘴里塞。

    要面子还是要吃的?要吃的!面子能吃嘛!

    “公主,公主您还是先换衣服吧……”

    丫鬟们一拥而上。

    “你们先让本公主吃!东!西!”

    沐菱两只手抓着糕点塞了一嘴,什么破仪式开了这么久还不让吃饭,委屈死人了。

    丫鬟们不敢违抗她,只能在一旁候着。

    吃饱喝足的沐菱抱着圆滚滚的肚子坐在凳子上,立刻就有丫鬟给她摘发饰,哎被人伺候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公主,奴婢是您的贴身丫鬟晨光,专门照顾公主的饮食起居。”

    一个长相纯美衣着清新简朴的小姑娘对沐菱行了个礼。

    晨光?!还真彩呢……

    沐菱扶额。

    总算是卸掉了头上的千金铁,换成了沐菱喜欢的紫色仙女裙,擦掉了脸上的大浓妆,沐菱觉得清爽多了。刚想出去转转,刚迈出了个脚,门前就有一个人半跪在她面前

    “公主,卑职是公主的贴身侍卫时星天,负责公主的安。”

    哇,一身荣耀魅惑蓝,英姿飒爽的小哥哥半跪在她面前,眉目灿若星辰,身姿仙气十足,派一个男的当她的贴身侍卫,还是个这么好看的小哥哥,舜哥哥几个意思啊!

    “免礼。”

    沐菱刚这样想,院子里突然进来十几个同样容貌昳丽青春年华的男子齐齐向她跪下

    “公主,臣等是皇上御赐给公主的面首,负责陪伴公主。”

    沐菱当场晕倒。

    晨光虽在她旁边但是她太重了没能扶住她,沐菱后背磕在了台阶上疼得紧,四周所有人跪了一片

    “长公主保重身体。”

    保泥煤的保重!

    “都给本公主走开!跟皇兄说本公主不需要面首!”

    沐菱觉得她的脑细胞有点疼。

    众人纷纷散去,沐菱觉得好些了,只剩时星天还颤抖着跪在一边

    “公……公主,那您还要卑职吗?”

    “要啊,为什么不要!”

    侍卫还是得要的,不过沐菱才不会对他感兴趣,哼。

    等等,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叫啥?”

    “回公主,卑职叫时星天。”

    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时星天,时星茗。

    “你跟皇嫂什么关系?”

    “回公主,卑职是皇后娘娘的亲弟。”

    沐菱再次晕倒。

    她和时星天,皇上妹妹和皇后弟弟?怎么感觉怪怪的?

    舜哥哥不会是要安排她吧?舜哥哥都知道她和苏景玄的事了,怎么这样做,太过分了吧?

    沐菱越想越气,顺手抽出了腰间的鞭子啪地一下就打在了时星天的背上,渐渐有血渗出,时星天一声不吭。

    “你怎么不躲?”

    沐菱有些惊。

    “卑职不敢违抗公主。”

    “……”

    沐菱手又开始抖,她这个怕软不怕硬的弱点太明显了,不能这样,她得克服。

    “不敢违抗是吧?”沐菱长鞭一振,“来人,按住他。本公主今天不把你打得皮开肉绽本公主就不叫洛清羽!”

    时星天!

    立刻跑来了一众人把时星天牢牢地按在地上,时星天终于说话了

    “公主饶命!毕竟……”

    “毕竟什么?”沐菱翘起嘴角,“毕竟你是皇嫂的弟弟?你要拿皇嫂压本公主吗?”

    时星天顿了顿

    “毕竟打人还是挺累的,累到公主就不好了……”

    沐菱“……”

    她想让时星天有点骨气怎么就是做不到呢!算了,她放弃了,今天有点累,先回去睡一觉。

    “晨光,你找个有点力气的人打他二十鞭,本公主先回去睡觉了。”

    时星天“……”

    这样就不累了,对吧。

    沐菱回头就走,她超级希望时星天能叫住她,希望他能有勇气跟她这个刁蛮公主叫板,为自己辩解几句也行啊。

    可她都踏进房间关上了门,时星天也没发出一点声音。

    门外鞭声响起,沐菱靠着门呆坐在地上,眼眶瞬间湿了。

    她想起了之前那个对她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脾气超级好的苏炜,像一只温柔乖巧的猫咪,就算她凶得像只刺猬,他也愿意拥抱她。

    还有那穿越以后的苏景玄,她的鞭子打在身上也能一动不动,笑如春风。

    明明不久前他还跟着她叫洛桦舜“舜哥哥”,他说沐菱的舜哥哥就是他的舜哥哥,他怎么就去轩霖跟别人琴瑟和鸣了呢?就把她自己扔在了这里……

    鞭声停了,沐菱抹了把眼泪挣扎起来打开门,一身伤痕的时星天面向着她跪在庭院中间低着头,不言不语。

    沐菱刚止住的眼泪又刷地一下掉了下来。

    不,这不一样,沐菱安慰自己,他是因为自己是长公主才这样对自己的。

    “公主,你别哭……”

    时星天看了她一眼有些慌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晨光,”沐菱努力地擦干眼泪,“好好照顾他。”

    晨光得令,沐菱跑开了,跑得无影无踪。

    天色渐晚,迢迢银汉星煌煌,银烛秋光冷,萤火扰荷塘。沐菱静静地趴在池塘边的玉石栏上,看着那淡淡银波,仿佛寄了无限情丝。

    很多年前,洛清羽和苏景玄曾经在这池塘里扑腾过,水波里纠缠中苏景玄拿命救她的时候,看见了她身上妖艳的沁芳花。

    这段缘分真是太过可笑,无论是清羽景玄,还是她和苏炜,都一样。

    孤枕难卧,清泪难躲,沐菱躺在了宫里十一月冰凉的地上,看着淡漠的月光,她喜欢凉意从背后袭来的感觉,这种凉从外渗透到身体里,与心中的凉融为一体。

    远处缓缓走过来两个身影,沐菱极不情愿地仰头看了看,原来是晨光和时星天。

    “公主,地上凉。”

    晨光说。

    “没事,我就躺一会儿。你怎么也来了?”

    沐菱看着时星天。

    “为了保护公主安,卑职必须时刻守护在公主身边。”

    时星天说。

    沐菱没好气地指着他

    “你,现在,立刻,马上,从本公主身边消失!”

    她看见时星天更想哭了,绝对不能让他们看见。

    “遵命。”

    时星天立刻离开钻到了旁边的草丛里暗中盯着沐菱。

    沐菱“……”

    优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