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二王爷傲娇妃 > 第一零八章 帅气师兄装13现场
    雪月千里,谁醉眼看浮生,坐卧榻独酌风华,白衣泠然;桌前散落书残卷,墨迹未干,愁绪漫天。

    湫飒一手拿书,一手撑椅,风姿卓然却愁思萦绕,见沐菱他们进来,放书起身,淡淡出声

    “玉翎长公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沐菱“失你个大头鬼。”

    湫飒“……”

    “几天没见,师兄怎么这么憔悴了。”

    沐菱挠挠头,在旁边找了个椅子坐下,打量着脸跟衣服一样白的湫飒。

    “几天没见,师妹怎么面纱都戴起来了。”

    湫飒端起茶杯送到嘴边嘬了一口,无尽风雅。

    湫晋坐在了沐菱对面,看了看湫飒,不带一丝感情地对沐菱说

    “你师兄要出嫁了。”

    湫飒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

    “这是好事啊,师兄好像看起来不太开心的样子?难道所嫁非心中人?”

    沐菱接过话。

    湫飒怕是要被气死。

    “礼部尚书千金。”

    湫晋又出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袍,拂了拂尘灰,悠悠地站起身

    “你们先聊,我睡觉去了。”

    “……”

    师父父真是一点都没变,每天除了怼人就是睡觉。

    “师兄,礼部尚书千金不是张愫晗么?怎么看你俩都是两情相悦的啊,有什么好愁的呢?”

    不久之前张愫晗照顾过沐菱,身形窈窕性格活泼又正义凛然的张愫晗可是跟湫飒并肩作战过的,怎么看都是配一脸。

    湫飒撇撇嘴

    “谁说本太子喜欢她了!”

    沐菱觉得有点意思,她起身凑过去站在湫飒跟前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湫飒一脸茫然,沐菱撩拨了一下他的头发

    “师兄,我看见你笑了。”

    湫飒低了个头抬手放自己嘴边装咳嗽

    “这件事先放一边,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沐菱双手撑头一脸可爱的样子

    “什么事呀?”

    湫飒暗示了她一下看后面。

    沐菱好奇地回头,一把长剑直冲她脑门而来,沐菱张大了嘴,被湫飒一掌推到了一边,一个趔趄没站稳恰好坐到了椅子上。

    不,不是坐到椅子上,应该是摔到椅子上的,摔到了她的屁股,旧伤复发,她疼得龇牙咧嘴。

    湫飒灵敏地躲开了迎面而来的长剑,拍桌而起当空就是一个翻转飞到了拿着剑的褐衣人身后,褐衣人转头又是一剑砍去,剑风甚至惊了庭院里的傲梅,落了房檐上的轻雪,湫飒用手臂顶住他,两人对视眼睛里像蹭蹭冒着高压线上的火花,沐菱都来不及揉自己屁股了,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两个神仙打架。

    湫飒没怎么还击,只是不停地往后躲,终于在半空中旋转了几圈稳稳地落在庭院中的地上,衣角飞扬雪花铺天盖地而来随着他的衣角旋转,好个离了案牍就是世外谪仙的太子殿下,分分钟让人产生膜拜之欲。

    褐衣男子又一剑袭来,气势如半山巨蟒裹挟天地之象,山雨欲来,湫飒风雪中傲然独立,倾世之容,盖世之姿,不慌不忙地闪身躲过,顺带抖落了一身雪花,扑棱扑棱地在他身旁一圈落下,未有一片染了他衣袍的洁白。

    沐菱站了起来,沐菱走到了门前,李肥猫也跟着她走到门边,沐菱倚着门,看着这剑花凌厉,白衣飘然,让她想起了奇总攻的画影白衣雪中飘v,她这是有个怎样的师兄啊,漂泊在流浪时光中,他能点燃世界少女的心火。

    灼灼目光中手无寸铁的湫飒一掌把褐衣男的剑打落把他拍到了墙上,褐衣男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湫飒只身站在飘着鹅毛的庭院中,青丝染白,美得不可方物。

    褐衣男挣扎着,湫飒一脚把地上的剑踢给了他,褐衣男捡起自己的剑逃之夭夭。

    “师兄,怎么不追?”

    沐菱走上前问。

    “懒得追。”

    湫飒装完13,看着刺客的背影,叹了口气

    “这是旋栖第四百三十一次刺杀我了。”

    呃……

    怪不得沐菱看那个褐衣觉得眼熟,貌似她之前为了帮湫飒挡他的剑还伤了手呢。

    “你就这么放那个田七进来刺杀你?”

    要不是湫飒的人一个都没有动,能让他进太子府刺杀太子?

    湫飒扶额

    “是旋栖,不是田七。这不是看你折腾了一路此时闷得慌,给你表演一场舞剑。”

    沐菱“……”

    九水国皇室这几个人是不是都有病病?

    早说自己想装个13不就好了。

    等等,他未婚妻又不在,装给谁看啊。

    “太子哥哥!”

    还真是说谁谁到啊!

    张愫晗着了一身红衣,雪地之上盛开着一朵红莲,okok,更像那个v里的形象了,沐菱急忙闪开,这俊男靓女一个白衣一个红衣站在漫天飞雪中,简直不要太美。

    沐菱站一边刚想好好欣赏一番,这边湫飒看见张愫晗,拔腿就跑,三秒钟无影无踪。

    沐菱“……”

    张愫晗“……”

    什么情况?

    “八成是给清羽姐姐配药去了……”

    李肥猫看了一眼蒙着面纱的沐菱,圆了个场。

    “对了,成亲之前不是不能去丈夫家么,你怎么来了?”

    沐菱看见张愫晗感到奇怪。

    “为什么不能去?我就是来看看我以后生活的地方啊!”

    对啊,为什么不能去?为什么不能去?这是九水国,而九水国没有这个规矩……

    沐菱双手合十

    “打扰了,打扰了。”

    湫飒又给沐菱配了黑暗料理,除了喝的还有抹的,沐菱就这样趴在床上等着侍女把冰凉的药抹上自己的屁股,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奇怪。

    而且湫飒跟别的医生不一样,人家正规医院的医生都让病人好好休息,湫飒可倒好,让她多出去走动,说这样才好得快。

    沐菱站在院子里看着这漫天雪,觉得湫飒着实是在坑她。

    “如果我没记错,玉城大概有十年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

    红衣的张愫晗提了两壶酒风情款款地走来,在这雪天之下红白对比着实是惹人心动,沐菱微笑地看着她走到自己旁边,坐在刚扫过的门口台阶上,小斟了一杯酒

    “清羽姐姐,喝两杯?”

    沐菱坐在张愫晗旁边,感叹着湫飒真的是神医,抹了药坐着屁股都不疼了。

    张愫晗递给了她一杯酒,自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酿尽一江水,清酌狂几人。俯仰一世天地间,谁与我共酒一醉!”

    烈酒入喉,张愫晗洒了两滴清泪,捧起地上的新雪,哀思填满心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