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二王爷傲娇妃 > 第一一二章 能不能好好聊个天了
    月光温婉地洒下来,祈玉花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抹上了一层银,显得格外优雅动人。

    贴满囍字的红房里,湫飒坐在了地上靠着床,张愫晗为他脱下衣服,他随手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小瓶药,倒在自己肩上的伤口上。

    嘶……疼。

    张愫晗忧伤地陪在他身边,他看着她,伸出了手,暗示她坐在自己怀里。

    张愫晗靠了过去,他的皮肤很白,怀抱很暖,肌肉曲线十分动人。

    湫飒认真地看着怀中的她,肤白若雪,红唇绝艳,惊为天人。

    看着自己美貌的妻子,他淡淡出声

    “要不把头饰摘了吧,硌得慌。”

    “……”

    张愫晗听话地摘了发饰,又长又直的青丝铺在背上美如画。

    湫飒看着她翘了翘嘴角,轻轻转过身,认真地撩起她的头发,捧起她的脸,缓缓吻了下去。

    他其实很喜欢张愫晗跟在他后面,一声一声地唤他太子哥哥,帮他打架,给他熬汤,她在身边的时候,像个活泼的小精灵,点亮了世界。

    他匣里的珍贵药材,超过一半是她采的。

    只要他说一声,不管多艰难张愫晗也要给他采来,记得有一次,她去深林采药被树枝划得遍体鳞伤,心疼死他了。

    他其实也很喜欢看张愫晗吃瘪的样子,看她噘嘴,看她气得像个皮球。

    他其实很喜欢她。

    “太子哥哥……”

    张愫晗推开他,脸上爬上一丝绯红,湫飒拄着头微笑地看着她

    “记得以后叫我夫君。”

    张愫晗被这一句话撩得不行,她觉得身都是烫的,湫飒伸出手,轻轻扯下了她的红裙。

    轻纱微漾,暗香迷影,夜色清幽,房中人红着脸对视着。

    “那个……夫君……”

    张愫晗轻启唇,瞥了一下他下面支起来的东西,

    “你受伤了,要不我们早点休息吧,就不……”

    湫飒看着慌张的张愫晗幽幽出声

    “小伤无碍,人生大事岂能耽误?”

    “……”

    不是说说而已,湫飒突然起身一把抱起了她,把她扔到了床上,扯开她的衣服。

    张愫晗香肩微露,眨着大眼睛看着笑意盈盈的湫飒,她今晚就是太子哥哥的人了,真好。

    之前她什么神仙逻辑会觉得他喜欢旋栖的……

    湫飒拉好帘子,这个洞房花烛夜给了他一簪子的女人,他要定了。

    太子府另一边。

    一缕烛光都没有,一点温情都没有,旋栖被牢牢锁在墙上,手腕被扣住,因为他挣扎铁环上面都是血,墙上还有溅上去的血迹,旋栖像身在血里泡过,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嘴唇干裂,发丝贴在脸上,伤口连着衣服凝在一起,动一下怕是要疼死。似乎也没有人给他送过饭和水,没有人理他,他面如死灰,眼瞳盯着地面,眨都不眨一下。

    门吱呀一声开了,少女手中拿着一盏晃耀夺目的琉璃灯,这个时候点琉璃灯,她也是个奇葩。

    本来就是奇葩的沐菱把灯放在一边,依旧一身幽蓝,依旧戴着幽蓝的面纱,扯了张椅子坐在了旋栖的对面。

    旋栖像没注意到来了个人一样,依旧双眼无神。

    “你明知道今天来就是送死,为什么还要偏偏挑今天来,你以后还有很多时间杀他的。”

    沐菱看着眼前的血人,不由得有些心疼,原来真的有比她还惨的人啊,她伤得最重的时候,怕是也不及现在的旋栖的一半疼。

    不久前他也是个褐衣风华的男子,与湫飒还能战几个回合,在雪中飞舞也是唯美至极,再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整个人还不如行尸走肉。

    旋栖强撑起头瞥了沐菱一眼,又低下头,显然是不想理她。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我是来帮你的,不是来害你的。”

    沐菱向前挪了挪椅子,打量着旋栖,旋栖仍旧一言不发。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死活要杀师兄,又为什么自己送死,你这个人也太奇怪了吧。”

    沐菱依旧絮絮叨叨,旋栖终于受不了了,抬起头双眼发着狠,活像个要吃人的僵尸,他恶狠狠地说

    “不用你管!!!”

    “哎,还挺凶,”沐菱看着这只又弱又可怜的小僵尸,“你有什么心里话跟我说就行,我理解的,我不歧视gay的,你放心好了,你要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就不告诉别人。”

    “……”

    沐菱好心地做他的知心姐姐,他还是一句话都不说,沐菱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是不是我还不足以让你信任?我真的不是坏人,你看啊,你看我脸上,我衣服上,我腿上,我身都写着‘我是好人’这五个字呢。”

    “……”

    沐菱看他还是不说话,接着絮叨

    “心事总憋在心里不好,会抑郁的,严重了得抑郁症怎么办,现在得抑郁症的人轻生的太多了,跳楼的、卧轨的,一条条新闻触目惊心啊。所以,心理出现一点点问题就要想办法去解决,不能放着任由它发展的。跟别人诉说一下,心里也会好受点啊!”

    “……”

    沐菱快没有耐心了,腾地一下站起身,指着旋栖的鼻子说

    “喂!到底怎么样你才肯开口啊!我也说了这么多了,尊重一下我喷出去的口水好伐?”

    “……”

    沐菱坐回椅子上,她是真的没辙了,旋栖怎么都不说话呀。

    等等,他嘴边的发丝好像轻轻动了一下,他要开口了!

    沐菱睁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

    “饿。”

    旋栖说。

    “……”

    啊行吧行吧,忘了他一天都滴水未进了,沐菱还在这等着他说心事呢,吃的都没得给你说个鬼啊。

    沐菱拿着灯出去了,捣腾了半天,弄了点水和糕点过来,旋栖手和脚被锁得死死的,脸上身上是血污和泥水的痕迹,真是连个人的形象都没有了,沐菱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出去,打了盆水进来,用手帕沾湿,小心翼翼地擦着他脸上的血。

    旋栖很听话地一动不动,一声不吭,似乎是认了沐菱,沐菱又给他喂了水,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同情他。

    旋栖喝了水,身体似乎恢复了一点了,有点精气神了,不再像个眼神空洞的死人了。沐菱刚要接着喂糕点给他,他又吐出了几个字

    “要解手。”

    “……”

    沐菱拿着糕点的手僵在半空。

    我艚?我艚我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