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二王爷傲娇妃 > 第一一八章 你拿什么跟我争
    势如破竹,剑上泛着冷月银光,沐菱握着鞭子站在庭院里,淡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时星天和旋九带着她府里的人,把小公主府的人揍了个遍。

    呼喊哀嚎声四起,惊动了树上的青棠鸟。

    “你们干什么!”

    洛清滢慌张地走出来,刚好看见时星天把她的管家按在地上左一拳右一拳揍成了个红萝卜,旋九把她的护卫飞踹了出去,腾地一下撞在旁边的花坛上。

    洛清滢震惊地往后退了一步,愤怒地指着沐菱

    “你!……”

    沐菱看她出来,往前走了一步,步子不大,洛清滢却颤抖着退了好几步,沐菱半抬着眼睛,如此慵懒的眼神却衬得她像个地狱火魔,鞭子耷拉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敢接近。

    “天色渐晚,啊欠,我来跟妹妹说声晚安。”

    沐菱打着哈欠对洛清滢微笑着,虽然面纱之下看不太清她的微笑,也足以让人惧怕。

    “洛清羽!你敢这样对本公主!本公主要去告诉皇兄!皇兄不会饶了你的!”

    半个时辰之前。

    树影稀疏,原本四下无人的街道,被玉翎长公主的人占满,长公主洛清羽拖着长鞭霸气凌空,带着的人个个凶猛无比。

    “长公主带着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这是要去哪?”

    一个巡逻的侍卫看见了这一帮人,悄悄跟他的同伴说。

    “好像是滢公主府的方向啊……”

    “快去告诉皇上!”

    皇宫大殿里。

    洛桦舜不慌不忙地批着奏章,与慌慌张张跑来的侍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启禀皇上,玉翎长公主带着一大批人气势汹汹地往滢公主府方向去了!”

    洛桦舜把批好的奏章放在旁边那一摞上,又拿过来没批的奏折,笔尖向前在砚上蘸了点墨,继续认真地看他的奏折。

    “皇上……”

    侍卫僵在原地。

    洛桦舜抬了个头,轻松地说

    “哦,这样啊,朕知道了,去继续巡逻吧。”

    侍卫“……”

    旁边的太监提醒他

    “皇上,您不管管么?”

    洛桦舜翘起了嘴角

    “女人之间的事,管什么管。”

    发生过的所有事,他心里都有数。

    清羽和清滢的性格,他心里也有数。

    反正,没什么好担心的。

    洛桦舜翻过一本奏折,端了杯茶水嘬了一口。

    小公主府,洛清滢说要向洛桦舜告状。

    沐菱撩了一下额前刘海,血色面纱风中荡漾有些瘆人,她有些好笑似的回头,跟她的人说

    “你们晚饭没吃饱吗?用力揍的回去加鸡腿!”

    “遵命!”

    不知谁一声应,洛清滢的人哭喊声更大了,沐菱就这么站在洛清滢跟前,与她对峙。

    “洛清滢,你以为皇兄不知道你做的事吗?”

    沐菱慢慢地抚弄着自己心爱的鞭子,时不时地抬眼看一看洛清滢。

    “册封典礼上绊我,给皇后下毒陷害我,移植幽怜花让我背锅,给我府上下药,你是不是觉得我洛清羽好欺负?”

    沐菱向前一步,一甩手鞭子狠狠地打在地上发出了震慑的声响,沐菱感觉场的人除了她自己都震了一震,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洛清滢的一举一动她都清楚,原以为洛清滢那天晚上去安慰她是真心与她修好,没想到只是装出来一副善良清纯的样子骗她信任,沐菱平生最讨厌被骗。

    洛清滢后退一步,沐菱便往前走一步,鞭子闪着皎月清辉,沐菱继续说

    “我知道为什么,金阑原来只有你一个公主,我太帅了,来了就抢了你的风头,争了你的宠爱,你必嫉恨我,可那些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我能上战场帮助皇兄,我与皇兄是同父同母的血脉,你呢?你拿什么跟我争?”

    洛清滢咬着自己的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沐菱听着呼啸的风声,看着地上倒了一片的洛清滢的人,长鞭指着她

    “我今天不打你,你最好安分一点,别想着对付我,对你没好处。再让我发现,我这鞭子打的就不是地了。”

    沐菱站在中间,仿佛屹立在众生之巅,时星天和旋九打够了撤到她后面,面前府里除了洛清滢其他丫鬟护卫家丁部都鼻青脸肿不停哀叫。

    此刻的风带着嘲笑的味道,洛清滢眼中噙泪一声也不敢出,沐菱缠好自己的鞭子,对洛清滢一笑

    “妹妹,晚安。”

    血色面纱过于可怕,她这个人也过于可怕。

    沐菱说完了转身便走。

    残叶被卷起到空中,屋里散了几分炉烟,星辰黯淡乌云蔽空,余下的霸气还在,恐惧感笼罩着府里的所有人。

    时星天、旋九和一众护卫丫鬟等跟在沐菱身后撤离。

    他们算是见识到了,玉翎长公主洛清羽除了调皮幽默的一面,还有这样凌霸苍穹的时候。

    她霸气起来,天地都失色了。

    平时呢,护卫丫鬟都可以欺负她。

    她自己在心里有个限度,她知道谁对她好,也知道自己应该对谁好,对谁硬气。

    回到自己府上,沐菱觉得自己的气场还未完消散,眼神依然尖厉。

    闭眼,深呼吸,再睁眼时,府内温润的琉璃灯唤醒了她的温柔。

    没事了,可以洗洗睡了。

    “清羽,今天气场不错。”

    旋九夸奖她说。

    沐菱回头,俏皮一笑。

    “可惜脸还是那么丑。”

    旋九说。

    沐菱举起鞭子就追了过去。

    温柔,温柔个鬼!

    旋九拔腿就跑。

    时星天微笑地看着绕着他跑的两个人。

    长公主这个人,初看惊艳,了解以后,五体投地。

    谁娶了她,大概是娶了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吧。

    皇宫大殿里。

    洛桦舜批完奏折,趴在桌上假寐了一会儿,虽已三月,夜里还是如此寒凉,也没丝鲜活的气息。

    天涯快步进来。

    “公主府的事结束了吗?”

    洛桦舜抬眼问。

    “回皇上,滢公主无恙,府里的人皆是皮肉伤,没什么大碍。”

    洛桦舜笑了,不愧是你,清羽。

    但这件事还没完。

    朝堂之上,便有人说,玉翎长公主深夜打进滢公主府,无视金阑律法,要长公主给个说法。

    沐菱摇摇头,给什么说法,没得说的。

    洛桦舜平静地看了看她,罚俸半年以示惩戒。

    沐菱打着哈欠回去了,昨晚太亢奋了没怎么睡,要补个觉。

    罚俸而已,不痛不痒,她就知道,舜哥哥不会拿她怎么样。

    毕竟那天,还是舜哥哥提醒她,小心洛清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