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二王爷傲娇妃 > 第一四五章 渝清王府的诡异氛围
    渝清王府。

    苏景玄去找他三弟了,沐菱也不知道干啥,就在王府里瞎转。

    “小流紫,你在哪呐~”

    风吹起沁芳瓣一片轻盈地落在似水平静的心中,沐菱倚门望,远远就看见了蒙着眼睛的旋九,好像在玩捉迷藏。不用说也是在找赏给他的那个小丫鬟,流紫是她的名字。

    “我在这呀~”

    流紫灵巧地移动着,还不时发出声音戏弄着旋九,旋九也不气,颇有耐心地寻着她的位置。

    流紫和旋九渐渐接受了彼此,旋九也不需要她做什么活,她觉得比在滢公主府轻松多了,还有这么一个颜值高功夫好的少年照顾她,被抓住那一刻她怎会想到是这样的结果?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另一处,池塘边,小荷露出一角,晨光伸出手,那角度看上去就像她手指在轻点水面一样唯美无比,京钏在旁边微笑着看着她。

    哦哟,又是甜甜的一对儿。

    而树下时星天正在无聊地折着柳枝,捋着树叶的叶脉,王府门口京钡坐在门槛上一动不动,等着他家渝清王爷回府。

    沐菱悄悄地蹭过去,坐在他旁边,京钡似乎在发呆,都没有注意到沐菱过去。

    “喂!”

    沐菱突然拍了他一下,京钡吓得差点翻过身去后脑勺着地,他用手支地坐稳,定睛看了眼沐菱

    “王妃有什么事吗?”

    沐菱笑嘻嘻地说

    “京钡啊,你看我们府里,旋九流紫是一对儿,京钏晨光也是一对儿,还有我和你们王爷,就你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这,要不你和时星天凑一对儿算了。”

    京钡“……”

    王妃认真的吗?

    正调皮,突然瞥见远处飘来玄色一抹,惊艳了时光,弦歌落在他眉间,似看透了少女琉璃梦境中的心语。

    行色匆匆,那抹玄色远远看见了沐菱,加了速度脚下生风,几乎是飞过来的,倏然出现在沐菱面前,惊慌地看着她摸了一把她的脸,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沐菱蒙了。

    苏景玄抱着她的身体颤抖着,像刚经历了一次地震中的生死逃亡一样,恐惧感袭遍身似眼中画面都在抖,他亲了她的耳朵,放开她捧起她的脸,眼含着泪珠吻了下去。

    沐菱睁着大眼睛一脸茫然,她捶了几下他的胸膛,苏景玄却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想了想反正是在府里,旁边都是自己人,也不再挣扎,就顺着他,享受起这个吻来。

    本来看着他们的所有人转过了头去。

    苏景玄吻得深情,沐菱觉得很舒服,她恍若进入了一片花海,蝴蝶围着她飞舞,那梦幻的、披着轻纱的世界,让她重逢少女的活泼感。

    这个吻让苏景玄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好像身处幽然竹林中,四下风轻竹叶微摇,箫声似从天上来,冲淡了他的恐惧。

    他停了下来,饱含深情地看着沐菱,沐菱已经感觉到他的心跳渐渐恢复了平稳,自己也稍稍安下心来。

    “渝清王府所有人听令!”

    苏景玄揽过她,瞬间气势冲天,原本转过去的所有人又转了回来,认真地看着霸气四射的渝清王爷。

    “加强王府里的戒备,一个可疑的苍蝇都不允许放过!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

    “遵命!”

    眼前跪了一片,苏景玄叹了口气,沐菱在他耳边轻轻问

    “景玄,出什么事了?”

    苏景玄揽过她的腰,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

    “菱儿,最近这几天你不能离开我半步,听见没?”

    沐菱茫然

    “我上厕所你也要跟着啊?”

    苏景玄无奈点了点头

    “嗯。”

    沐菱

    “可你上厕所我不想跟着啊!”

    苏景玄扣住她的肩,一脸严肃地说

    “不跟也得跟!”

    沐菱欲哭无泪

    “苏景玄,你有病啊!”

    安静了几秒,苏景玄又抱住了沐菱,空气中的不舍仍在,他的指尖冰凉

    “菱儿,我好怕失去你。”

    沐菱沉默,眼珠转了几转,双手抱住他的腰

    “景玄,是不是苏景逸跟你说了什么?”

    苏景玄摇摇头,不再言语。

    他其实不能确定苏景逸话里的意思,也许苏景逸只是说他以前不心软,也许他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送出的是真心祝福呢,也许他只是随口一说没想那么多呢……

    不管苏景逸的话是什么意思,王府都得严加戒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几个时辰以后,宫中传来消息,苏景逸在狱中暴毙了。

    他死了。

    苏景玄却始终未能安心。

    他就差眼珠子都不动地盯着沐菱了。

    沐菱叹了口气,苏景玄说他做完这件事就哪也不去了在府里一直陪着她,他还真是说到做到从不食言啊。

    陪着沐菱的苏景玄觉得无聊,自己拿了一堆木柴过来,拿什么锤子啊、刀啊、锯子啊锤锤打打,木屑满天飞也没看出来他在做什么。

    金阑羽突然闪了出来,敲了下苏景玄的背。

    “菱儿别闹,忙着呢。”

    苏景玄头都没抬。

    “我没闹啊,我离你远着呢。”

    沐菱无奈地说,苏景玄抬头一看沐菱确实站在他五米外的地方,金阑羽一下子闪到他眼前,似有些生气地抖了抖身子。

    苏景玄猛地拍了一下脑袋瓜

    “对啊,我干嘛自己辛辛苦苦锯木头,我怎么不用金阑羽呢!”

    哎,金阑羽的上一个主人拿它割草种地,苏景玄拿它锯木头……一代神器的平凡时刻!

    苏景玄朝金阑羽眨了下眼睛。

    金阑羽心领神会,在苏景玄手中舞蹈,金光划出弧线把他整个人包裹起来,惊得沐菱差一点膜拜。

    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以后,一把椅子出现在沐菱眼前。

    还不是一把普通的椅子,外观优美,椅子腿带着好看的弧度,是一把充满现代感的摇椅!

    “woc!苏景玄你还会做这玩意!”

    沐菱张大了嘴忍不住爆了个粗,太惊讶了,太不可思议了,这货又不是木匠出身!可眼前的摇椅确实惊艳了,与这古典的渝清王府格格不入。

    苏景玄吹开了木屑,拿了块布在上面擦啊擦,擦干净了以后往上面一躺——

    舒服!

    其实他心里挺忐忑的,这要是躺上去了椅子咔嚓一塌,他的面子里子就都丢没了。

    “菱儿,来躺着晒太阳啊!”

    沐菱走过去用手摸了摸摇椅,真的是涂个漆就和现代摇椅一毛一样了。

    牛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