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尾声(第1/2页)
    黄泉路上你走慢一点,等等我,奈何桥上孟婆汤,我要陪你一起喝。

    雁归奈何岁月如梭,林间山河谁共我看日落,为家国战沙场命仿若悬河,两相隔。

    春去花落经年而过,恩怨情长一笔勾勒,往事脉络理不清是非对错,难胜心魔。

    你都舍得离开这人世,我有什么不敢。

    死也要牵着你的手,不能让你孤单,路上的孤魂野鬼,要替你挡一挡,不能让他们欺负了你。

    下辈子还跟我在一起,好吗?

    这辈子你受的苦太多,来世让我好好补偿你吧,江河给你,山岚给你,星星月亮都给你。

    金阑羽悬在旁边,默默看着这一切。

    它没有阻止苏景玄。它懂他。与其在这没有她的世界上孤独地活着,不如陪她一起死。

    雨还在下着,浇了谁的哀思,湿了谁的眼眶,把谁精心照顾的幽怜花打得里倒歪斜。

    生命已失鲜活。

    没有一个人说话。

    风吹得苏景玄和沐菱的衣角翘起,纠缠在一块,他们的青丝也在空中交错亲密缠绕在一起,如他们的宿命。

    天地晦暗,山河失色。

    东临四年十月二十日,玉翎长公主、渝清王妃洛清羽薨,渝清王爷苏景玄殉情。

    苏景逸余党策划的这场谋杀,先四处点火造成慌乱,引走苏景玄,再倾巢出动袭击渝清王府,目标是渝清王妃洛清羽。

    洛清羽被刺杀一尸两命,苏景逸余党部死在渝清王爷的金阑羽下。

    东临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渝清王爷苏景玄与渝清王妃洛清羽的葬礼在浦京城举行,举国同哀,渝清王爷与王妃同葬于丽景陵,陵上开满了幽怜花。

    金阑羽一头扎进了渝清王府地下,从此沉睡,再也没有出来过。

    九水国,玉城,昌平王秦淞走出了寝殿,望了回苍茫的天空。

    秦烁的书啪嗒一下从他手上掉落扣在了桌子上,一阵冷风袭来,往事终在清风中散去,再也无从追随。那个古灵精怪的她,再也不会来了。

    不是说要吃满月酒吗?不是要看我登基吗?

    骗子……

    金阑国,夙鸢城。

    洛桦舜执笔,在纸上写了苍劲的三个字。

    洛清羽。

    他命途多舛的小妹妹,终是死于奸人之手。

    李肥猫的笛声无比忧伤,像整个人掉在了巨大的黑洞中,在其中不受控制地旋转。

    东临八年的瑶琮宴会,主色调为白色。

    纯白的瑶琮花环绕着主场开得凄美,白绸重重绕过檐角,茶盏都是白色的。

    四年了,终是忘不掉。

    京钏终是与晨光在一起了。

    旋九与流紫在一起了。

    时星天终身未娶。

    他经常站在长公主府的旧址,看着长公主原来的房间,耳畔仍能响起她的声音。

    “你怎么不躲?”

    “卑职不敢违抗公主。”

    “毕竟什么?毕竟你是皇嫂的弟弟?你要拿皇嫂压本公主吗?”

    “你,现在,立刻,马上,从本公主身边消失!”

    “长公主脾气不好,见到你第一天就把你打了一顿,你也不后悔?”

    “水泥你都不知道啊,很好吃的,改天请你尝尝!”

    “小天?”

    时星天抬头,她正穿着与幽怜花同色的那身裙子,站在他面前。

    “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我啊?”

    “清羽……”

    时星天眼眶瞬间湿了,他伸出了手,她的身形却完消失。

    是他出幻觉了。

    她真的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天色渐晚,风呼啸在耳边,天上的震震轰鸣如那夜清冷的渝清王府,刀剑撞击声如在耳边。

    潋蓝的闪电一道道在天空划过,她的脸被照得苍白,雨把她的刘海紧紧拍在了她脸上,水珠不住地从她的下巴上往下掉。

    雨水在地上快速流动,汇到一起从路边的下水道口流了下去。

    沐菱缓缓睁开眼,天堂有些冷,天堂在下雨。

    不是天堂,这是她家的小区。

    沐菱震惊了,低头一看,苏炜在她身下靠着石墩安静地躺着,头发乱成一片紧紧贴合着,睫毛上挂着水珠,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

    闪电光的映照下能看出,手臂上青紫一片,还有被划伤的伤口在渗着血,渗出的血很快就被雨水冲掉。

    苏炜……

    沐菱眼睛模糊了,她不知道脸上流淌着的是雨水还是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