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亮刀定位份(第1/2页)
    鲁厨的庆功宴很让人无语,周栋还以为可以看到四处喷溅的彩带和奶香扑鼻的三层蛋糕塔呢,结果在鲁菜后厨看到的却是三大盆‘名菜’和一溜儿摆开的黄底黑边大老碗。

    一大盆香喷喷大肠,一大盆调五毒,还有就是一大盆小葱拌嫩豆腐。

    酒是鲁省名酒‘孔府家’,孔老夫子永远是鲁省的骄傲,先不论这孔府家的味道如何,鲁菜后厨的大师傅们每逢庆祝,必用此酒。

    申公道哈哈大笑,拉着周栋的手道:“小周啊,俺们这鲁省后厨有九成是鲁省老乡,个个性子耿直、不绕弯子,不讲城府讲感情。依俺们的规矩,好朋友见面先干三碗,然后开吃。

    也没弄啥精细的东西,那些精细漂亮的东西都是给‘浮客’的,自己人就讲个实在、煞口、痛快!

    看看,九转大肠论盆造,调五毒通血妙,小葱豆腐百年好,吃得大家嗷嗷叫!”

    “哈哈,申老师说话还押着韵呢?那行!那我就干三碗,敬各位师傅。”

    听申公道一开口说话,周栋就知道这酒得喝,好在他虽然不好酒,酒量却不浅,也不怕会醉倒。

    申公道说的是行话。‘浮客’说的是那些爱摆谱、爱端架子其实还不懂吃的客人,这种就是饭店的财神爷;旧时候跑堂的遇到这样的客人,就会叫一声‘贵客X位、桌上慢请!’,桌子上就知道这是‘大头’来了。

    真正懂吃的客人勤行则会尊称为‘食客’,旧时候跑堂的见到陌生的客人,会首先看对方表情,遇到沉默不语四处扫量附近桌子的主儿,就会一面引路一面探底,问客人爱哪一口儿啊?我们这里可是有几种招牌菜呢,要不要给您介绍介绍?

    如果是在鲁菜馆子,真正内行的客人就会微微一笑:那你说说,你家的爆双脆有几分成色?做不好我可不给钱,还得掀桌子!

    爆双脆又分油爆和汤爆,都是鲁菜中的代表作。

    这道菜看似简单,却和葱烧海参一样,最为考较厨师的功夫,能这么问的都是真正会吃的人。

    饭店如果夸下海口接了,结果手艺不成,当场掀桌子可是客人的权力,而且被人掀了桌子掌柜的还得出面给人家赔不是。

    这时跑堂的就会向桌上叫一声‘食客X位,桌子上小心照应着!’。

    负责桌子的一听就明白了,会更加的小心谨慎,还得先去问后厨,遇到会吃的主儿了,爆双脆可有把握?那是真的紧张啊,遇到不好糊弄的内行食客,做不好会砸招牌的。

    当然这说的是旧社会,现在都讲究和谐稳定,不能因为人家一道菜没做好就掀桌子,会被打的。

    所以小朋友们要记住了,还是要五讲四美三热爱,听老师的话跟党走。

    现在的厨师也分‘老勤行’和‘学院派’,这些老何同志上课时也都当成趣闻讲过的,所以周栋一听申公道这样说,就知道这里讲的是老派规矩,今天这三碗酒怕是逃不掉了。

    “等等......小诚,你来倒酒。以后周栋就是你们砧板上的人了,你这个头砧不应该表示表示?”

    可能是家族基因问题,申公道的侄子申诚也是个小胖子,一笑起来还有对眯眯眼,听到伯父叫他,申诚连忙走过来说:“好咧,早就听说‘周鲶鱼’的大名了,今天咱们兄弟可得好好喝两碗。”

    鲁厨的人看得直发愣,‘周鲶鱼’的名头大家都听过,也知道他在早点部搞得风生水起,可再怎么说也不过就是个实习生吧?而且包子和鸡蛋饼做的好又如何,也不等于他就是鲁菜的大拿了啊?

    这算什么规矩啊?新来砧板,就算是名气再大那也得亮过刀才能定位份,决定你是二砧、三砧、尾砧,还是只能在砧板打杂儿,哪有一上来就让头砧亲自倒酒的?

    其实包括九州鼎食的几位主厨,也只是知道周栋这个年轻人在苏厨的水台任劳任怨,在早点部也露了两手绝活儿,包子和鸡蛋饼做的确实好,很可能是个白案上的好手。

    至于周栋杀鸡的手段,已经被尚师成下了封口令不许外传。如果不是申公道在苏厨水台有‘自己人’,也不会知道周栋还有如此手段,很可能就是‘净门’中人。

    鲁厨的人不明就里,只觉得主厨是不是特别爱吃狗不理包子或者鸡蛋饼啊?这也太过看重周栋这个新人了。

    鲁厨用来喝酒的大老碗足有人头大小,还好就是做个样子,申诚倒了三碗酒,其实只是浅浅的盖过了碗底。

    周栋连着干了三碗,申诚也陪了三碗,然后做势要去给潘珂倒酒,这可把胖子给吓坏了,自己日后也是要在鲁厨砧板上混的,哪敢让头砧给自己倒酒?忙抢过了酒瓶说不敢不敢,还是我给诚哥您倒吧,申诚点点头,也就顺水推舟了。

    他本来敬的就是周栋,可不是这个小胖子。而且就算对周栋也是因为伯父的一再交代,至于日后周栋究竟能在砧板上有多大的‘位份’,那还得亮过了刀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