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190 极度危险的刀功比赛 (二合一)
    一名优秀的厨师究竟应该以金钱为先、像随园那样只为有钱人服务,还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

    这是当下最为困扰勤行人的问题。

    那日在大酒缸,于老师的一席话让周栋恍然大悟。

    这两者其实并不矛盾。

    有钱人吃的是饭、更是面子,东西便宜了可不成,人家会感觉跌份,所以就得给他们准备一个顶级消费场所,不光菜色要精美可口,还得足够贵!

    最好包间内再站个管家模样的人,一身英伦风打扮,明明是华夏人,偏偏得说英文,而且还是一口地道的伦敦音,这才够范儿!

    所以周栋给私房厅的定位是‘既求最好、也求最贵!’

    剩下的空间用来经营大酒缸,这叫做为人民服务。

    这就是五星高消费场所中的平价绿洲、是在响应上方‘拒绝奢靡之风’等正确价值导向。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过硬,这才是新时代新酒店应有的新风尚。

    “你是说,以后‘周氏私房厅’每天只供应一桌菜,而且菜色还要由你定,客人不可挑选,给什么吃什么,爱吃不吃?

    而且价格昂贵,随随便便一桌饭都得几十上百万,与外面的‘大酒缸’要形成巨大的反差、让来消费的大佬们特有面子?”

    听着周栋的讲述,古亚楠一双美目越来越亮,感觉心气儿也顺了、胸口也不憋闷了、生活充满乐趣了、都想歌颂周主厨了......

    什么叫品牌战略,人家这才是真正的品牌战略!

    一天就供应一桌的高逼格想想都让她心动,亲密接触人民群众的大酒缸更是为其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简直就是天才般的构想!

    不能让这家伙翘尾巴啊,古亚楠暗爽之余立即板起了脸蛋儿:“听着似乎不错,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必须拿回香江美食大赛的金奖!

    否则我才不会让‘大酒缸’出现在九州鼎食呢。”

    “成交!”

    周栋没心情去分析美女总裁是在搞条件交换还是矫情撒娇,反正系统任务也是要完成的,同意她的‘条件’也只是顺手的事情。

    “周栋,绿馨说犬养二郎可不是好对付的,你就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如果对付这个犬养二郎都没有信心,我还凭什么取得国际金奖?”

    吕绿馨的分析果然没错,楚都烹饪协会将周栋的名字公布不久,本之味就提出了挑战。

    楚都勤行一时为之轰动。

    早就看出这个半年前才开业的岛料店不怎么安分,想不到居然如此大胆,这是要赤果果打黄会长的脸麽?

    而且这个叫犬养二郎的挑战者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在楚都的一亩三分地上,居然敢挑战周主厨?

    现在谁不知道周栋的大名?

    董其深那首‘成名诗’已经成了整个苏省勤行最大的谈资,连堂堂一省会长都要亲自赠诗的人,谁能惹得起?

    何况周栋出道不足几月,就已在华夏勤行名声远播,据说不久前连花一刀都输了,这样的人物他也敢挑战?

    也就是小国岛民才会如此猖狂、居然跑到咱华夏的地面儿上搞风搞雨,这就是不知死活啊!

    楚都勤行一时群情激愤,周栋接受挑战这日一个个连生意都不顾了,纷纷跑到‘本之味’岛料店。

    不为别的,就是要为周栋摇旗呐喊、鼓劲加油!

    就连吕绿馨也放下身段,提着她的黑铁马头刀找到了周栋:“用我的刀吧,温养了十几年的上等利刃,比你那箱专门定制的双立人更好......”

    见周栋好像还有些犹豫,吕绿馨跺脚道:“拿着啊!

    岛国菜刀是出了名的锋利,而且犬养家都是‘一生养一刀’,家族里就有最好的炼刀师傅,你如果没有一把好刀是会吃亏的!”

    周栋点点头接过了刀去:“我其实是在想,等我赢了犬养二郎后,你如果非要送这把刀给我,那该怎么办呢?

    拒绝我舍不得,不拒绝就太占你的便宜了,左右都是为难。”

    吕绿馨脸蛋儿微微一红:“想要我的刀,美的你。

    你最好帮我把犬养给赢了,要是输给他,哼哼......”

    “哼哼什么,感冒了?”

    “你才感冒了呢。我是说,你要是输给犬养,等你私房厅开业的时候,可别怪我去砸场子!”

    吕绿馨笑着转身离去,抛下一句话:“‘大酒缸’很不错,我喜欢。”

    ***

    或许有点本事的人都爱这样居高临下指点江山般的说话吧?

    犬养二郎在仔细打量了周栋几眼后,双手合并胸前,先是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然后笑眯眯地道:“哦,周双刀,双手花刀周?

    最近都在传说你的诗句,在说什么,双手花刀压江淮?

    我的,现在就在江淮。

    很想见识一下周桑如何的压制我,就用你的双刀对我的单刀如何?”

    周栋微微一笑,打量了犬养二郎几眼。

    这家伙的脑袋很大,双眉浓密、额头宽广,双目炯炯有神,如果不是脖子太短,还真是一副好相貌。

    因为几乎没脖子,这家伙看人的角度总是很奇怪,脑袋总是下意识地拼命上抬,给人一种故意挑衅的感觉。

    周栋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抬起左手冲他摆动了一下:“对付你并不需要使用双刀,一只手就足够了。”

    “周桑,犬养先生是我国最优秀的青年厨师之一。

    如果不是因为要竞争参赛名额,你恐怕很难得到他的指教,所以你应该对犬养先生保持足够的尊重!”

    本之味的店长井边三次郎大为愤慨,认为周栋这是在侮辱尊敬的犬养先生。

    为了应对今日的比赛,本之味暂停营业一天,餐厅内清出了上百平米的一块区域,直接摆上了砧板。

    岛国人似乎唯恐热闹不够大,不仅请来了四巨头作为今天的评审,而且还按照华夏勤行的规矩,向楚都城几十家三星以上的餐厅饭店下了邀请帖,楚都有头有脸的厨师都接到了。

    其实就是没帖子大家也会来为周栋打气加油,要看看这位双刀压江淮的厨界天才如何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国岛民。

    周栋看了井边三次郎一眼,淡淡地道:“我说一只手可以对付你的犬养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至于尊重麽......还是等他赢了我再说吧。

    对了,你就是这里的店长井边第三次?”

    “是井边三次郎!不是井边第三次!

    周桑,你太无礼了,你必须要向我和犬养先生道歉!”

    岛国虽然不是阿三那种彻头彻尾的种姓制国家,却也极重出身,且阶~级分明,听名字基本就能判断出身阶层。

    诸如藤原、德川、丰臣什么的,代表着贵族出身;而‘草民’则根本就没有什么家族渊源,也没有名姓,祖辈住在村子上町,就给自己起名叫村上,种田的时候看到只可爱的乌龟,就叫自己龟田了......

    井边三次郎这个名字是很古怪的,渊源恐怕只有他爸爸妈妈才能知道。

    周栋因为没记清楚,叫成了井边第三次,这等于是拨开迷雾直指事件本来、走近科学找到结果,井边三次郎自然是恼羞成怒。

    “井边,我老人家可没听出第三次和三次郎有啥分别,你还有完没完,比还是不比?”

    周栋还没说话,黄老爷子先怒了,狠狠一拍桌子:“跟我华夏讲礼仪?

    如果你懂得礼仪,就该提前为犬养二郎申报!

    而不是等到协会已经有了人选,再跳出来挑战!

    真以为我老人家不明白你们在打什么主意呢?

    少废话,要比就比不比拉倒,我老人家现在就宣布犬养二郎失去比赛资格!”

    犬养二郎闻言,狠狠瞪了井边三次郎一眼:“住口!不要妨碍我和周桑的比赛,否则,犬养家族是不会原谅你的!”

    转过头来又对周栋笑道:“周桑,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可以。”

    周栋走到砧板前:“你想怎么比?”

    “听说,周桑用一道‘大煮干丝’赢了九州鼎食苏厨的吕女士,你的厉害。

    我今天也想和周桑比一比这道菜,为了节省时间,我们也只比刀功。”

    犬养二郎笑道:“贵国有一句名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那么就让我这个货,来比一比周桑的货,你看怎么样?”

    挤在围观人群中的古亚楠噗嗤一笑,轻轻掐了吕绿馨一把:“馨馨你好不幸啊,看来你这个货已经被犬养这货遗忘了。”

    吕绿馨狠狠回了她一把:“你敢再惹我,信不信我鼓动周栋把你的十七层改成‘大酒缸’?”

    古亚楠正想回嘴,忽听周栋笑道:“那你这货就说说怎么比吧?

    要是普通的比法,估计你这货得扔。”她顿时就不行了,趴在吕绿馨耳边咯咯直笑,这家伙最近可学坏了......

    “周桑,我是个很健壮的男人,你是扔不动我的。

    还有,比赛的方法希望不会吓到你,因为我要用的不是砧板,而是美人的脖子......”

    犬养示意人撤去了砧板,然后拍了拍手,走来一名二十多岁、穿着和服的岛国女人。

    听了犬养几句话后,这个岛国女人‘哈一’应了声,就在犬养面前弯下腰,平伸出一段雪白的脖颈。

    犬养二郎得意一笑,拍拍女人的脖子,然后将一块豆方放在脖颈上。

    “周桑,如果你现在认输,可以直接离开这里。

    如果是在我开始以后才认输的话,你的就要向我行礼了,按照我们岛国的规矩,要行跪地的大礼!”

    古亚楠看得一惊:“馨馨,上次你和这个犬养比赛的时候,他也玩这么大麽?”

    吕绿馨没有回答,只是双眉紧锁。

    在人身上表演刀功在华夏也不算稀奇,比如在人背上切豆腐什么的,电视里都有过。

    可背上毕竟平整,空间也较大,厨师只要刀功过关、心理素质过硬,再稍加练习就能够做到。

    脖子上却不一样了,空间小,食材都未必能够放稳;更别说女人的脖颈比男人后背可娇嫩多了,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见红。

    犬养这一手在她面前都没露过,显然是有备而来,私下里更不知道练习了多少次,周栋可是没有任何经验的。

    周栋的刀功是好,可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也难免会技术变形。输了比赛还是小事,万一伤到人事情可就大了。

    “太危险了,这种比赛方法太草率!”

    董其深皱眉道:“作为苏省烹饪协会的会长,我不允许这种形式的比赛出现!

    小周,你不要意气用事,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比试刀功了。”

    犬养二郎微微一笑:“董会长,在人身表演刀功你们华夏厨师不是也做过麽?

    还是说,你们华夏厨师只有勇气在男人的背上展现刀功,却畏惧一个女人的脖子?

    如果您肯承认这一点,我可以放弃这种比赛方式。”

    “不必了,就这么比吧。”

    周栋淡淡一笑:“董老,请相信我,不会有任何问题的。犬养,请吧?”

    虽然他只是大师级刀工,可系统提供的技能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技术变形!

    犬养二郎想要跟他玩心理战,那是打错主意了。

    “很好!”

    犬养二郎低喝一声,束在腰间的菜刀已经离鞘而出,当场拉出一道蓝电,其中更有无数云纹闪现,绕向了岛国女人的脖颈。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很多楚都厨师都下意识地一闭眼,这把菜刀一看就是锋利无比,如果稍有闪失......

    也就是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只见刀光一收,岛国女子微笑着直起身来,旁边早就准备好的厨工手中的碟子上已经多出了一堆干丝。

    “请各位老先生评鉴。”

    犬养二郎摆了下手,厨工将碟子送到四巨头面前。

    几位老爷子仔细察看过后,微微点头,就算再怎么讨厌这犬养二郎,他们也必须承认这干丝切的没有任何毛病。

    这可是苏菜,一个岛国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确实是无可挑剔。

    似乎是为了炫耀犬养的高明刀功,岛国女子姗姗走到四巨头面前鞠躬行礼,露出她依然光洁的脖颈。

    别说受伤,脖颈上就连一丝红痕都没有。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这个犬养二郎虽然狂了些,刀功却真是非常了得,也不知道小周师傅能不能赢下这场比赛啊?咱大楚都的面子可不能丢!

    犬养二郎笑道:“周桑,我的刀功还没有让您失望吧?”

    周栋点点头,冲他腰间一指:“好刀!”

    只夸刀好,不提刀功。

    犬养二郎面色微变,呵呵笑道:“看来,周桑是有更精彩的表现了,我擦亮眼睛看着。”

    “记住了,那叫拭目以待。”

    周栋一指岛国女子道:“你过来。”同时从刀箱中取出吕绿馨的黑铁刀,从厨工手中接过一块豆方。

    “周栋,我来做你的砧板吧!”

    吕绿馨挤出人群,冲他使个眼色:“用他的人你会吃亏的。”

    “不用你,万一伤到自己人多不好啊?”

    周栋嘿嘿一笑,将豆方放在已经弯下腰的岛国女子脖颈上,轻轻一拍她的脑袋:“定住了别动啊,我的刀可快!”

    说话的同时,黑铁刀已如一条乌龙般破空而起,直直向那块放置在岛国女子脖颈上的豆方斩去。

    一丝狡黠的微笑在岛国女子唇边闪现,就在周栋刀锋将及的瞬间,她忽然将脖子抬起了一毫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