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226 倍儿爽
    十几个黄橙橙的肉饼出锅后,锅底的猪油已经所剩不多,而且呈现出一种橘黄色,这个时候往锅底放入酿造酱油、胡椒粉、一点点蒜末、适量的盐,随便翻动几下,就成了鲜美无比的浇头。

    这种浇头可不仅仅是猪油,而是煎炸肉饼后形成的美味肉汁。

    不用额外的任何配菜和香料,直接把香气扑鼻的肉饼放在刚刚蒸好的米饭上,然后将肉汁从肉饼开始浇起,直到浸入米饭,一碗生煎肉饼饭就完成了。

    或许周栋选用的米远远比不上严一那充满神秘色彩的禅米,可当米饭被滚烫的肉汁浸透时,立时就呈现出一种仿佛琥珀般的诱人颜色来,

    这道美食所用的猪肉选材一般、米也只是中乘,可既然有了那一股浓郁肉香,这一切的缺陷还能够算是缺陷麽?

    吕绿馨不争气地咽了下口水,忽然间豁然开朗,老周说的没错啊,损不足而补有余,若是这道美食用了最上等的精肉,口感还会如现在这般多变麽?

    如果下面的米饭是用严一的禅米蒸出来,难免导致米香与肉香争雄,还能保证那一道浓香麽?

    普通的猪肉边角料加上再普通也不过的米饭,成就了那一道浓香,可又何尝不是那道浓香令这些缺点变成了优点?

    原来真正的大厨并不在五星级酒店,而在万家灯火之中,

    在一个个平民的家庭中,在那些或者已经称不上年轻貌美,却在用自己那一双巧手,为丈夫、为孩子带来一道道美食的伟大女性手中......

    周栋望着一脸沉思的吕绿馨笑了笑,

    其实他还是用了些手法的,毕竟如今的猪肉可比不上清末民初的城寨时代,如果没有传说级洗菜技能帮助,这道美食的味道还是要打些折扣。

    就算只是一些边角料,也要恢复到城寨时期的品质,才算得上正宗。

    本以为她要真正吃过才会明白这道美食的奥秘所在,却没想到吕绿馨这么快就悟了,看来这位花老板也是个极有悟性的人啊。

    “可以开始了......”

    周栋轻轻推开临时厨房的门,一股最最纯粹、属于猪肉的浓烈香气顿时向整个华夏赛区袭来!

    这绝对不是古往今来那些文人雅士以诗词唱合的人间妙味,什么绕梁九转,入口一十三变,与阳春白雪更是毫无关系!

    就两个字,‘解馋!’

    穷人的解馋饭怎么了?在周栋看来,换了这些美食界的行家也一样得流哈喇子。

    这帮人或许早就忘记了儿时是如何围在灶前,等待着猪油渣出锅的样子了,

    那时心疼儿女的妈妈们往往会在炼猪油时留下手指尖大小的半碗油渣,自己暗吞口水却只想着招呼儿女来吃,

    家里兄弟姐妹多的,往往还要为究竟是往猪油渣里放糖还是放盐争论不休。

    可当他们成为著名的美食家后,就开始研究如何让豆腐拥有火腿的味道、如何让白菜变成天下第一菜?

    还有要讲究如何让味道清而不浊、多变而无厚腻,最好是一道菜就能做出唐诗三百首的味道......

    累不累,饿不饿?死不死啊们!

    周栋早就想笑了,如果问天下最馋的人是谁,保证是这帮美食家。

    一个个端着架子装了多少年,当一碗真正可以管饱的肉饭放在面前、当那股浓香冲入这帮家伙鼻腔中的时候,他们会变成饿狼!

    “爱国,准备好号牌,整顿秩序,提醒各位评委要遵守秩序,慢慢来,大家都能吃到的。”

    这帮鼻子比狗都灵的家伙果然被吸引过来了,周栋甚至听到了皮靴重重踏在地面上的声音,

    这种天气还要穿皮靴、能够闹出这种响动的家伙只有一个......

    德国猪王汉姆第一个冲到周爱国面前:“啊,上帝!

    这就是华夏面王的猪肉料理麽?亲爱的周,我喜欢这种味道,快给我一盘!

    不用发号牌了,我是第一个!”

    这家伙用筷子的水平居然不差,接过周爱国递来的生煎肉饼饭后,首先夹起肉饼咬了一口,然后迅速瞪起双眼看了看周栋,却也没时间多说什么,闷下头开始狂刨那已经被肉汁浸透的米饭。

    说吃就吃吧,还吃得这么着急,连换气都困难,于是就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闹得跟着他后面的评委们迅速侧过脸去,纷纷表示我跟这个家伙不怎么熟!

    吃相跟猪一样,评委的脸都被丢尽了,谁还愿意跟他攀交情!哪怕是同样来自欧洲的厨师也懒得理会汉姆了。

    于是从第二名接过肉饼饭的评委开始,一个个屏息静气、满脸高冷、时时告诫自己不要忘记一名评委应有的自我修养!

    接过盘子后还要淡淡扫上周爱国一眼,还必须得是居高临下带有审视味道的目光!

    就得是这个feel!

    “......

    这个feel倍儿爽!

    爽爽爽爽!

    米是那么豁亮,肉是那么香!

    口是那么荡漾,心是那么浪!

    香是那么悠扬......

    今儿我就是爽!哈咿呦哦哦!

    哈咿呦哦哦!哈咿呦哦哦......”

    在周爱国同~志冷漠的观望下,这些高冷寂寞、独立绝顶、一个个吹的是血而不是雪的美食家们疯狂了。

    改变他们的,只是一口生煎肉饼。

    如果这还不够,

    那就再加上一口被肉汁浸润的米饭。

    太好吃了!

    就连这些最专业的美食家也在狼吞虎咽,甚至没时间发表出稍微专业一点的评语,没有一个人能够吃出肉饼上如星罗密布般嵌入的猪油渣来。

    “呼呼呼,啰啰啰......”

    评委们感觉自己吃的不是一份简单的肉饼饭,这就是多巴胺。

    这种响动让汉姆倍感亲切。

    吕绿馨看得只是冷笑,原来这帮所谓的专业评委也没比苦哈哈们强多少啊?

    第一批肉饼饭被瞬间抢光,这帮家伙悄悄抹干净嘴,悄没声息地跑到了队伍后面,

    看运气吧,如果运气够好,说不定还有机会吃到第二盘肉饼饭呢。

    谁让周面王把柠檬水都调的这么好喝啊,越喝越开胃,我还能来一盘!

    周栋其实挺无语的,柠檬水他就是随便弄弄,这种东西其实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哎,我又错了......”

    一直站在某个角落中悄悄注视周栋展台的老毒龙长叹一声,一皮谷坐在了小马扎上,

    有了上午的经验,现在他是自备马扎儿,有钱,还是红木的呢。

    这股熟悉的猪肉浓香,和疯狂争抢纷纷排队的人群让他一阵阵的脸红。

    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自从周栋的生煎肉饼饭一端上来,来自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评委们就暴动了,

    本应该想到的啊,生煎肉饼饭这种霸道的香气可是中西通杀、各国不忌,一旦被那小子弄出正宗的味道来,绝对可以勾起人类最原始的预望!

    不对,这股味道,似乎比他记忆中的正宗生煎猪肉饼更为诱人、让他都禁不住要流出口水。

    如果再算上他进入老年后多少有些退化的味觉和嗅觉,这小子做的生煎猪肉饼岂不是要比他记忆中的正宗肉饼饭更强数筹?

    远远看去,就连香江的评委们都挽起袖子冲上去了,这帮自小被华夏礼仪熏陶的家伙居然也忘记了应该尊老!他熟悉的易知鱼、董其深硬生生被挤到了三十多号!

    还有怀良人那小子,靠着身强力壮抢了盘肉饼饭就蹲到一旁大吃起来,连那个叫林清的小丫头都不顾了?

    老毒龙自认眼睛还没瞎,早就看出怀良人对林清是有些心思的,

    可是在美食面前,爱情算什么?他这个曾经沧海的老家伙特别能理解怀良人。

    “我这都是做了什么啊!

    竟然妄想用一点点经验心得作为条件,要收人家为弟子!

    呸,人家稀罕个老毒龙麽?

    被打脸了吧,脸红不红,还有脸去吃人家的手艺麽?”

    老毒龙一面咽着口水,一面在心中痛骂自己,早知道就不来中午那一出了,现在可好,连个下台的台阶都没有!”

    “管老,需要我们帮您去排队领号麽?”

    一名保镖看出他的心意,感觉这是个拍马屁的好机会。

    “自己认为呢?”

    管达生没好气地瞪了这名保镖一眼:“这是香江美食大赛华夏赛区,人家是大名鼎鼎的周面王、周酒神!当是普通的茶餐厅呢?

    还帮我排队领号,我老人家还有脸过去吃麽?人家可不提供打包服务!

    算了,帮我叫车,去沙田。

    说起来,沙田那家的生煎肉饼饭也能凑合吃吃......”

    ***

    周栋的生煎肉饼饭推出后,原本是严胖子一骑当先的华夏赛区就变成了两强相争,竞争的味道变得渐渐浓烈起来。

    两人一荤一素,一个下里巴人一个阳春白雪,这番竞争倒是颇有看点,

    林清已经开始构思文章题目了,就叫——‘入世出世之争?是人间烟火的肉饼饭更胜一筹,还是沙门素斋更合的口味’?

    董其深可乐坏了,目前看来华夏赛区的金银奖大有同落苏省的意思,要是到了晚餐时还是如此,他就可以提前开香槟庆祝了。

    捧着刚刚从周栋展台上接过的生煎肉饼饭,董其深乐呵呵地边吃边往严一的展台走去。

    结果走了没几步,就发现肉饼饭已经吃光了,董其深干脆把盘子往旁边的展台上一丢,加快了脚步。

    严一开始的早,这会儿很多吃过他素斋的评委都被周栋吸引过去,所以展台前聚集的人气不算很夸张,不过董其深却一眼就看到了排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个人。

    头挽高髻、面长似驴,两只眼睛却是分外的大,如果稍微再睁大一些,那就像只发~~情的驴。

    这样一个家伙穿着雪白色绣了樱花的和服、脚踏木屐,面容冷肃如岛国战国时代刚混了个半饱的武士,在董其深看来这画风简直太对了,俨然就是岛国人的形象代表一般。

    “犬养静斋?怎么不叫驴养静斋呢?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起码的礼貌懂不懂?

    这是我的展台,我的手艺爱吃吃,不爱吃就滚,今天可也是选手,手里连分牌都没有吧?我还不爱让蹭吃蹭喝呢,还来劲了是不?”

    严胖子这会儿很激动,哪里还像个沙门中人,正挽起袖子瞪着眼睛,跟面前的小龟儿运气。

    董其深一皱眉,远远冲严胖子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悠着点儿,小龟儿再不是东西,这也是国际大赛,咱也得注意些影响。

    “严桑,的脾气大大的不好,没有道理。

    我的意思是,的米是这个!”

    犬养静斋冲严一伸出了大拇指:“禅米,很有意思的东西,我的国家,也是崇尚沙门的,我的很喜欢。

    不肯卖给我,我的理解。

    但是,请的,不要糟蹋了这么好的东西,糟蹋好东西的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骂人?”

    严一顿时大怒,要不是考虑国际影响,他早就跟犬养干上了,师傅曾经说过,沙门有慈悲、更有金刚怒!

    再说了,什么沙门的规矩,老子是俗家!俗家的意思就是,吃肉喝酒,该出手时就出手!

    “对不起严桑,我的华夏文的不是大大的好,不是骂。

    我的意思是说,这样的好米,如果在我们国家,只需要配一枚乌梅就是最顶级的美食,这,就是食道之纯粹!

    的,配上这许多精美的素菜,菜是好的,却影响了这碗米的纯粹,的舍弃了什么什么,得到了什么什么,就是这个意思。”

    严一冷笑:“那是的看法,什么就配一枚乌梅?

    犬养,我劝回去翻翻历史书,看看们国家的这个‘乌梅饭’是如何诞生的。

    因为们那个时候太穷了,们的祖宗倒是想上一桌子菜,他也得有啊?

    我看啊,就是井底之蛙,要是没见识就躲远点,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真是靠了,一个都不会走菜的国家,也敢来指点老子?严一这暴脾气。

    “行了严一,注意影响,不要有损我大国形象。”

    最后还是董其深走过来,制止了这场无谓的争吵,看了眼犬养静斋道:“我听说犬养君是一位精诚于食之道的人,那就应该知道,每一位厨师对于食之道都有着自己的理解,请不要将的想法强加于人。”

    “董会长,我知道您。好吧,我的就听从您的建议,只是,非常的可惜......”

    犬养静斋对严一摇了摇头:“严桑,我的认为,的厨艺就到这里结束了。大大的没有,小小的还有一些,很遗憾,打扰了。”

    “哎,董会长听到他说什么了没有。

    他还来劲了,这口气也太狂了吧!居然说我的厨艺只是小小的一些?

    嗯......这家伙是去周面王那边了?”

    望着施施然转身离开的犬养静斋,严一先是一脸怒色,继而转怒为喜,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