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310 谷中别院
    周栋的要求越多,李秀臣就越是开心。

    从祝爷爷那件事开始,他就把周栋看成了凤栖村的贵人,

    当初他可是亲眼目睹的,已经被医生断言‘就在这几日’的祝爷爷,喝下周兄弟的碧藕脂玉粥后,可是足足延寿了一个多月!

    难道这碗粥真的有如此神奇?

    他可不会这样认为,而是有些迷·信的认定周栋是个有气运的人,这样的人肯用凤栖村的土地,那是求都求不来的。

    然后怀良人和严一就看到了诡异的一幕,租地的人坚持要多给钱,出租方却是抵死不从,那场景可真感人,像是来到了‘君子国’。

    李秀臣最后急的脸都红,大声嚷嚷道:“周老弟你要是再这样我可恼了!太看不起哥哥我了!

    你要用块地建个别院为父母的养老之地,这叫什么?这是孝道啊!

    你的父母是什么人?那就是老哥哥我的父母一样!哦,就兴你孝顺,老哥哥我就不能表达些心意了?

    就这么定了!建酒坊的那块地我就听你的,反正是公家出钱,咱们就按市场价。

    你私人用的这块,三十年收个三十万块就差不多了,这可不算便宜啊,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距离楚都上百公里,还有不少是山路,平时谁会租?”

    怀良人和严一听得都想翻白眼,刚才讨论酒坊用地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望着风景如画的风栖村,怀良人有些心动,这地方建个别墅还真不错,除了离城市远些,生活略有不便,又有多少别墅附近就有天然免费的温泉可泡?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老周似乎有意日后就住在这里。

    高人啊,这年头儿能想明白人该怎么活、为什么而活的可不多了,别看严一是个假光头,估计他都没整明白。

    这种高人雅志,我怀良人怎么可以落后?而且租金够便宜啊!

    有便宜不占,那可不是怀大厨的作风,

    只是当他询问李秀臣时,老李立即顾左右而言他:“周老弟,你刚才说酒坊两三天就能落成?那可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得帮你张罗大姑娘去......

    不对,是酒坊的女工!要知道是你招人,我保证这十里八乡的俊妮子都得争先恐后的来!

    你让我理理啊,皮肤太黑且粗糙的不要,身材不够轻盈的不要,有脚气的更是不能要.....简单啊,你就等着吧。

    对了,周老弟你需要多少名女工?”

    “十名吧。”

    三碗不过冈周栋准备酿造两千斤的样子,按说用不了这么多人,可美酒星谱里的酒谱多着呢,等以后有了足够的赞赏值,就可以选择更高级别的美酒酿造,难道到时再行招工麽?

    干脆一劳永逸,反正这工资也不要他出,都计算在九州鼎食要承担的成本之内。

    望着老李匆匆离去的背影,怀良人心中郁闷:“哼,我看这个人不够厚道。”

    周栋皱眉:“你怎么能这样说李村长呢?他分明就是个忠厚的长者。”

    “呵呵,因为帮你去‘选美’,就成了忠厚长者吧?”

    “什么选不选的,老怀你现在堕落了,这样的话也是一名绅士可以说出来的?”

    “好了好了,两位就别啰嗦了,周面王,你的鸭子不老实,居然跳进了温泉里。”

    严一见两人又要斗嘴,顿感头大如斗,干脆向周栋告起了勇勇的黑状。

    周栋一看可不是麽,两只大白鸭刚才还老老实实跟着自己身后,这会儿却像两只欢脱的狸猫,趁自己不备跳进了温泉池中,可能是没想到水温跟泉城的差异挺大,勇勇的‘女鸭’还嘎嘎叫了两声,似乎在抱怨。

    周栋一指勇勇:“不想变成盐水鸭就给我滚上来!”

    勇勇顿时大惊失色,低低叫了两声,上岸的速度比刚才下水时更快了几倍。

    ***

    用脚丫子踩几下酒曲每月就有五千块的收入,而且听说还是九州鼎食那位帅哥大厨招人,凤栖山十里八乡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一个个就变得冲动了起来。

    这可是凤栖村的贵人啊!

    听说用了一碗什么什么粥,就让凤栖村的人瑞老爷爷延寿了一个月?

    这可了不得!必须让贵人看看,俺们的脚丫子有多白,有多美,他的选择真是太正确了!

    什么延寿一个月啊,那是‘官方’的说法,怕引起封建迷·信思潮!准确的信息可是半年!不对,是一年......

    乡亲们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太好,什么事情传着传着就变了味道。

    望着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村姑,李秀臣的腰杆现在是又粗又长,挺得笔直,感觉走上了人生巅峰。

    满怀激动的村姑们很快就发现招工的门槛提高了,除了原先规定的各种自然条件不变外,李秀臣这个居心叵测的半大老头子已经悍然要求入选者必须是未婚!

    而且不光得皮肤白、长的好看,说话还得好听,就以凤栖村口老槐树上的那窝百灵鸟为标准,像老鸹的可不成!

    抗议无效,凤栖山什么都缺,就是水灵灵的姑娘不缺,竞争激烈啊,现在就是买方市场!

    就连周栋也没想到李秀臣的动作居然会这么快,甚至都没用二十四个小时,十名俏生生的村姑女工就已经排着队站在了他的面前。

    好家伙!

    就连怀良人这个在香榭丽舍开过眼界、阅遍大洋马的海归都看得暗暗砸舌。

    这是选女工?这是选村花吧!

    一水儿都是二八出头二十不到身高一米六五以上身材纤细苗条的天然美女!

    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口一点点,张口莺声娇呖呖,两腿一并如玉山。

    用非常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周栋,怀良人正要开口嘲讽几句,还没想到合适的词儿,就见李秀臣叫了声。

    “脱鞋!”

    脱就脱!

    姑娘们叽叽喳喳笑闹了一会儿,眼波儿从周栋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颜上掠过,感觉这个可以有。

    望着展现在面前的十双玉足,李秀臣满意地笑了笑,感觉自己没有愧对周栋的信任:“周老弟啊,你看如何?

    我敢保证,都是云英未嫁的姑娘,个个都没有脚气的!”

    其实怀良人还是蛮佩服周栋的,在他看来,从百年前就开始推崇工业化生产的葡萄酒比华夏的白酒黄酒什么的更让人放心。

    尤其像他这种有洁癖的人,很难理解茅台、五粮液这样的知名品牌为什么在今天还要坚持用人工踩曲,哪怕知道酒精可以消毒,他还是难以接受。

    甚至就连当年在华夏时,后厨里用的料酒都要经过他的严格筛选,遇到号称是‘古传工艺’的,想都不想就会直接剔除。

    如今见到周栋招收的这些漂亮姑娘,怀良人开始有些理解华夏的古传酿酒法了,如果这些姑娘肯下功夫把脚洗干净,这一双双玉足踩出的酒曲似乎也不是很难让人接受?

    天啊,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的原则呢,我的坚持呢?

    怀良人有些愤愤地偷偷看了周栋一眼,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了这家伙的,竟然被他改变了这么多!

    被周栋改变的绝对不止他一个人,苏厨的尚师成很快就发现小师妹就像是完变了一个人,以前她的脸上可能会有面粉,却绝对不可能有脂粉,现在整个人却都变得香喷喷的。

    乍见到小师妹涂抹了口红的红嘴唇,尚师成认为自己受到了惊吓。

    天啊,以前那个对鸡鸭鱼肉如数家珍的小师妹到哪里去了?现在已经变得对各种名牌化妆品如数家珍!

    周栋,你对我家小师妹究竟做了什么!

    盛怒之后的尚师成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嘿嘿嘿地笑起来,完就是一只准备迎接天劫的老狐狸。

    如果说尚师成是忧喜参半,古亚诚则是真的要疯了。

    如果不是父亲让他必须要保持冷静,恐怕他会带上一票医学专家直接飞到楚都来。

    “什么,酿酒的水要从泉城、长江、黄河三处取来,长江黄河这两处还需要空运,你已经答应他用湾流550运输水源?

    而且酿造的还只是黄酒?

    你疯了吧楠楠,计算过成本没有,他周栋愿意从利润里拿出多少摊入成本?

    成本完由我们来负担,利润还得跟他七三分,他七我们三?

    我的天啊!这不公平!楠楠你是不是被帅哥冲昏头脑了!

    啊,啊呀呀,这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居然敢挂我的电话!”

    如果不是古亚楠很快打回电话来,说是周栋已经给出肯定的消息,因为情况有变,空运水源不需要太多,所以找架普通的小型运输机就够了,而且目前只需要运输一次,古亚诚飞到楚都后就算不把妹妹‘绑’进医院,也会指着周栋的鼻子骂娘。

    伴随着古亚楠的好消息一起来的,还有一脸笑嘻嘻的申诚和烟尘滚滚的施工队伍,另外还有多日不见的潘珂。

    胖子比周栋离开楚都时清减了许多,目测勉强才能过两百斤的样子,见到周栋,胖子先是冲上来一个大大的熊抱,跟着就鼻子发酸,眼泪一颗颗落下来。

    “老大,想死人家了。”

    “少来这套,怕是你巴不得我晚点回来吧?”

    临走的时候周栋可是给胖子布置了不少练习任务,看他瘦成这个样子,可见最近是吃了不少苦,估计在吃苦练习的时候可没少埋怨自己吧?

    “老大,你比月亮更知道我的心。”

    “滚!”

    胖子其实让周栋有些为难,如果把他也收为学生,在‘勤行大宗师’的光环笼罩下,胖子的天赋和领悟力都将得到加成,对他日后的职业之路大有帮助。

    可胖子却一直与自己朋友相交,人家不主动提出,自己却是没有硬要收其为学生的道理。

    算了,等过段日子再说吧,按严一的话说,万事皆缘法,勉强不来的。

    “周主厨,您可算是回到楚都了。”

    申诚还是那个江湖四海的申诚,见周栋跟胖子叙旧,并没有上来打扰,而是跟怀良人、严一套着近乎,

    怀良人对他爱答不理,他却也甘之如饴,最后连怀良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慢慢也会跟他说上几句话。

    见到周栋召唤,申诚回过身跟同来的工头交代了几句,才笑嘻嘻地走过来道:“周主厨啊,我这辈子除了佩服我伯父,可就是佩服您了。

    啧啧,现在九州鼎食的人可都听说了啊,为了您酿酒,古总连运输机都出动了,就是为了帮您取酿酒的水......

    周主厨,必须得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光是取个水就得用飞机空运,您这酒要是酿出来,这得卖多少钱啊?”

    周栋笑了笑:“会很贵,也会很便宜。

    因为啊,有些地方你卖贵了老百姓喝不起,咱就不能太贵;有些地方你卖便宜了客人还不答应,咱们就只好卖贵些了。”

    申诚闻言哈哈大笑,高挑大拇指道:“周主厨就是周主厨,像这样充满智慧的话,那是打死我也说不出的。”

    严一重重点头:“弥陀佛,周面王大有慧根,与我沙门有缘。”

    周栋笑笑:“不瞎扯了,申砧头,你怎么来了?”

    “哈哈,我不是常出外勤麽,与这些搞工程建筑的相熟,这不听说周主厨要建酒坊就主动申请过来了。

    在我看来,周主厨的事情,那可比咱九州鼎食所有后厨的事情都更为重要,当然是有力出力了。”

    周栋点点头:“有你在也好,我要建的酒坊目前主要是酿造、储藏黄酒,日后说不定也会弄些传统的烧锅白酒,这张图上就是所需要的各种设施,地址已经选好了,就在阿姐湖畔,你跟我过来看看吧。”

    申诚叫了工头来看,工头可是个内行,看了周栋画的酒坊施工图连连称赞,这酒坊可不光是选址选得好,而且那图上举凡曲窝、曲池、米井、酒窖、烧锅无一不,这一看就是内行老师傅才能画出来的,结果听说是周栋这个年轻人所画,顿时惊为天人。

    留下工头和一些大工在这里测量尺寸,细分工序,周栋却被申诚悄悄拉到一旁。

    申诚压低了声音道:“周主厨,我可听李村·长说了啊,您自己也在这阿姐谷中要了块地,准备在这里建个别墅?”

    “是别院。”周栋纠正道。

    “是是,别院,我还听说这是周主厨准备用来孝敬父母的养老之地?”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的很呢?”

    周栋一笑,已经隐约有些猜到申诚要说些什么了。

    “日后周主厨怕是也会住在这里?”

    “有时间也会过来住的,毕竟没有把父母亲扔在这里不管的道理啊。”

    “行了,这我心里就有谱儿了,周主厨您得空的时候跟我说说这别院准备怎么建,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申诚嘿嘿一笑:“反正是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放,总之这建别院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除了租地的开支,不用您花一分钱。”

    周栋皱眉:“申主厨你可不要乱来,该花的钱还是要花的,再说我现在也不缺钱啊。”

    “嗐,不是那个意思,周主厨您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申诚忙道:“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伯父的想法。”

    “谁,申主厨?”

    周栋一愣,以申公道的老成持重,肯定不会让申诚做出损公肥私的事情来,那他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