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第1/2页)
    ()    周束被殷遥问得愣了一下,没想到殷遥会问这个,也不太确定殷遥是出于什么想法,但他还是很快回答:“哦,他叫肖樾!“

    “肖樾?”殷遥念了一遍这名字,接着问,“他也是模特吗?”

    “不是啊,他是演员。”

    殷遥回国仅三年,除掉工作上接触的艺人,其他的了解不多,平常电视看得也少,她问:“他演过什么?”

    作为好友,周束当然对肖樾的作品有些了解,但肖樾演的几乎都是小配角,常年徘徊在男三号到男八号之间,而且也不是什么知名度很高的剧,唯一演过的一个男二号,那部剧压到现在还没播,估计说了殷遥也不知道。

    他在脑中搜索半天,终于想起肖樾去年有部古装戏,他演一个小皇子,虽然戏份很少,结局凄惨,在宫廷争斗中挂了,但由于长得好,扮相也好,得了一点讨论度,周束记得那段时间肖樾微博粉丝小涨了一波。

    他把这个剧告诉殷遥,说:“肖樾他在里面演那个静王!你看过吗?”

    殷遥摇头:“没看过。”

    周束于是又继续想。

    殷遥看着他的表情,笑了:“算了,我就随便问问。”

    周束:“那……”

    他还想再说,但殷遥打断了他。

    “你回去吧,我上去了。”她朝他挥挥手,转身上楼。

    周束回到住处,已经快到九点,一开门就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儿,他走到厨房门口:“又整什么好吃的了?”

    肖樾关了火,回他一句:“牛排饭,吃吗?”

    “虽然很香,但是我现在好饱啊。”周束心情很不错,懒洋洋地靠在门边,说,“哎,今天殷老师问到你了。”他现在和殷遥熟了,在她面前喊 “殷遥姐”,私下聊天还是习惯像以前一样称呼她“殷老师”。

    肖樾正往盘子里夹牛排,没有回头,说:“问什么?”

    “先问你叫什么,又问你是不是模特,我说你是演员,然后她就问你演过什么,我就跟她说了说,不过我看她也挺忙的,平常嘛总是飞来飞去的,大概不看电视吧,也不怎么知道。”周束对他一贯坦诚,一股脑把话都告诉他。

    肖樾装好了牛排和饭,端起盘子往外走,周束跟在他身边,下了个结论,“我看她好像对你有点感兴趣。”

    见肖樾在桌边坐下,还不接他的话,周束有点儿忍不住了,走过去坐到他对面,“说实话,肖樾,你觉得殷老师怎么样?”

    肖樾:“什么怎么样?”

    周束说:“各方面。”

    “我又不了解。”

    “怎么不了解?”周束一笑,别有意味地说,“那天不是见过嘛,你说,她漂亮吗?”

    肖樾抬起头,开了桌上的一罐啤酒,又丢给他一罐,说,“漂亮的,你见过不少吧。”

    “那怎么一样?”周束接了啤酒,也没说怎么不一样。

    等两个人把啤酒都喝完了,周束才重新起了话头,“肖樾,她跟其他人挺不一样的,不是那种侮辱人的人,如果你……”

    肖樾打断了他,“想什么呢?”

    周束抿了抿唇,低头说:“我就是觉得,太难了。”

    他其实想帮肖樾一把,但肖樾似乎从不在意这些。

    认识这么久,周束知道,肖樾也不是那种清高得要死、一本正经的人,他过得很随意,可能就是真的不太在乎,演戏也只是因为喜欢,不会特地为了这个去钻营。

    见周束沉默了,肖樾说:“知道你为我好,不过没那么严重,”他语气随意,嘴角微扬了下,轻轻笑出一声,“再说了,你的殷老师,未必对我有那个意思。”

    “怎么未必了?”

    周束抬起头,眉毛扬起,“你长成这样,哪回不是小姑娘先看中你,我可被你衬得都成路人脸了!”

    肖樾又笑了:“你可不就是路人脸?殷老师眼神不大好。”

    “肖樾!”周束一个啤酒罐砸过去,被对方稳稳接住,又砸了回来。

    两个年轻人闹了一个来回,刚刚那点沉闷的气氛就被打破了,男人之间本就没那么多细腻话可说,到此就算打住了。

    周五这天,殷遥要去上海,刚登机就收到纽约那边回过来的邮件,她看完,直接将邮件推送给周束。

    这就是她说的好消息,所谓的更大的舞台。

    她在底下敲了一句:你考虑两天,周一有空的话,就来工作室找我吧。

    之后便关掉了手机。

    等到落地开机,发现周束给她回了好多条,看得出来他非常激动,看样子是连两天都不用考虑了。

    上海的拍摄只要一天,隔天上午殷遥就空了,她独自逛了逛,准备回去时,正好看到黄婉盛更新了朋友圈,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