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第1/3页)
    ()    七月到来,殷遥面临两件不太幸运的事,其中之一便是那个非去不可的慈善晚宴。

    那晚,媒体记者挤作一团,影视圈、时尚圈的人去了大半,还有不少公子名媛。

    殷遥与白迎迎擦身而过,幸好现场无数相机,白迎迎巧笑倩兮,端庄稳重,两人没有再次上演银泰停车场的狗血戏份。

    殷遥只希望这次之后再也不要与她有碰面的机会。

    另一件事是,殷遥最终还是没逃过为小花程怡默拍片。

    不过在薛逢逢看来,这件事算因祸得福,程怡默团队出了大力气,那套照片后来在网上铺天盖地,被粉丝吹上天,顺带着连殷遥的知名度都上涨一波。

    薛逢逢管理着殷遥的微博,每天记录涨粉进度,喜笑颜开地换算成身价增长值。

    于是接下来的两个月,殷遥行程排得满满当当,到九月底,她终于扛不住,和薛逢逢讲明。太密集的拍摄对摄影师本身就是一种消耗,她在短时间拍了很多人,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薛逢逢还算讲理,答应考虑她的意见,还给她放了短假。

    持续的忙碌过后,突然放假,殷遥反倒有点儿恍惚,无所顾忌地睡了一天,傍晚和远在横店的黄婉盛煲了半小时电话粥,她们上次见面还是在七月初那个晚宴上。

    一晃眼,已经过了夏天,入秋了。

    挂掉电话,殷遥随意地翻着朋友圈,忽然意识到好像有很久没有看到肖樾的动态。

    她从列表里找出肖樾,看到会话界面的消息停留在七月二十号。

    那天她瞒着薛逢逢偷偷喝酒,夜里没有回家,窝在工作室的沙发上,半醉半醒,原本要给她那久未联络的亲哥哥发消息,结果在微信通讯录里点岔了一行,发给了肖樾。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你是不是忘记了?”

    这句话没头没脑,想来肖樾一定是很疑惑,在深夜十二点还回复了她。

    而殷遥那时大约真的是喝高了,头脑发昏,看到他的头像和名字,不知怎么就走偏了道,她醉意朦胧地在微信里撩了他,次日醒来然不记得,后来看到微信里那些胡言乱语,才知道自己多荒唐。

    殷遥一时不知怎么处理,鸵鸟心态地将这事儿搁置了。

    之后的两个月她又是棚拍,又是外景,还要飞来飞去赶行程,忙得没有空隙,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殷遥不确定肖樾是不是将她拉进了黑名单,于是点进他的头像,发现以前那些动态还能看到,只是近期没有再发。

    她将那晚发的荒唐话又看了一遍,越发觉得自己十分过分,平生第一次赞同薛逢逢说的:喝酒误事。

    她不确定自己对肖樾什么想法,是因为单纯觉得他长得很合心意,还是因为周束走了,她身边空了下来,迫切需要有人来填补,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让她酒后在社交工具上欺负了他。

    但殷遥很清楚,如果没喝酒,她是不会干出这种事的。

    归根到底,还是喝酒的错。

    毕竟周束跟了她一年,她都从没碰过,甚至连语言调戏都没有过。

    犹豫一会,到底还是敲了几个字过去,问他:你在北京吗?

    过了十分钟仍不见回复,殷遥心里渐渐不抱希望,放下手机去暗室。等她洗完照片出来,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七点半了。

    这时候看了下手机,发现那条消息居然有了回复——

    肖樾:嗯,刚到家。

    殷遥看了两秒,没有多作考虑,她去衣帽间换了一身长裙,拿上车钥匙出门,刚走没一会儿,又忽然折返,进卧室取了个东西。

    这个时间,路上奇堵,殷遥开车过去很费劲,又花时间找位置停车,幸好还记得地方,她上楼敲门,等了一两分钟才有人来开,却不是肖樾。

    殷遥和那赤膊大汉面面相觑,心想这是他的新室友吗?

    “我找肖樾。”她说。

    大汉还没回答,里头就传来女人声音:“老公,是谁啊?”紧接着是孩子的哭声。

    殷遥顿了两秒,说:“抱歉,我走错了。”

    她疑心是自己记错,又往下走一层,看看门上的画儿,觉得不像,懵懵地站在两层之间的楼道里,给肖樾发消息:“你住在几楼?”

    等了两分钟没有回复,她便拨语音电话。

    但肖樾并没有接到,他在洗澡,洗完才看到十分钟前殷遥发来的消息,还有一个未接的语音记录。

    他回拨给她。

    那头很快接了,手机里传来风声,然后是殷遥的声音:“肖樾?”

    他应声:“嗯。”

    殷遥说:“你是住在3栋还是4栋,我刚刚走错了门,你……”

    “我搬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