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第1/4页)
    ()    殷遥这话很坦诚。

    他不来,她当然会失望。

    其实,她坐在出租车里就想过,他没有回复消息,或许是生气了,不想再搭理她心血来潮的邀约,她翘掉饭局跑去外滩也未必会见到他,但她还是来了。

    人的情绪真是奇特,上一秒坐在酒桌旁意兴阑珊,认为人与人之间那些你来我往的虚伪社交实在无趣,下个瞬间却乐意赶去黄埔江边,和人一起看斑斓灯火。

    殷遥发现他又微微侧过头看她。

    只遗憾光线实在不好,不然她想看他此刻的眼睛里有没有高兴一点。

    江边风大,天气也已经转凉了。

    殷遥注意到他穿得很少,上身好像还是那件款式蛮好看的黑色衬衣,上次在横店见他穿过,但仔细看看,又觉得并不完相同。

    “你冷吗?”她问。

    “不冷。”他手从栏杆上放下来,站直了身体,“就打算站在这儿吗?”声音还是那样低哑,语气却松散了许多。

    殷遥看了看周围,“那走走?”

    “嗯。”

    本来也无目的地,便也不用挑方向,只是随意往前。

    江边夜景实在好看,也难怪不论什么时候来,游人都不少。两人并排走着,中间空了大约一个手臂的距离。

    殷遥又问出之前那个问题:“你是不是生病了?嗓子这样。”

    肖樾没否认,说:“昨晚发烧。”

    殷遥顿了一顿,肖樾脚步却没停,不知不觉将她落了两步远。他回过头,目光看过来,殷遥上前问:“那现在呢?”

    肖樾说:“早上就不烧了。”

    “你上午还拍了戏?”

    他应:“嗯。”

    殷遥没再说话,不知在想什么,肖樾看了她一眼,又往前走几步,到了一盏路灯下,光线亮了许多。

    他听到殷遥低声说:“抱歉,我不知道你生病,还约你出来。”

    从松江赶过来并不算近,又是在那样下班高峰的时间,还让他独自在江边等了近一个小时。殷遥忽然觉得他脾气比她想的要好,换了她,她未必高兴。

    这时,她又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问他:“你吃饭了没?”

    肖樾摇头。

    殷遥有点想敲自己的脑袋。她平常只顾拍摄,很多需要操心的琐碎细节都不用她亲自沟通安排,日子久了,心都糙了,考虑不周。

    “对不起。”

    肖樾高她大半个头,她和他讲话时微微抬着脸,夜灯冷白的光兜头倾泄,落在她身上,她化淡妆,白皙的脸,黛黑的眉,不算张扬的唇色。

    “我带你吃饭,你想吃什么都可以。”这句几乎是不加思索、脱口而出。

    她说的是“带你吃饭”,不是“请你吃饭”,像是拿他当小孩儿似的。

    肖樾眉目微动,唇线一扬,忽然就笑了。

    灯光像是落在了他漆黑的眼里。

    殷遥怔了一下,原来现实和屏幕里并不一样,眼前这张脸庞清朗生动,与二十岁的他相比,多了些不同的味道。

    肖樾看着她:“我想吃什么,你都会满足我?”

    殷遥:“嗯,你想吃什么?”

    他没答,只转头往前看了眼,说:“走吧。”

    殷遥跟着他,走过古城公园,去了豫园老街。

    他并没有要吃山珍海味,只领她进了一间汤包馆。

    肖樾确实是饿了,但昨晚刚生了病,今天上午也并不舒服,他食欲其实不怎么样,点了两笼汤包,没有吃完。

    殷遥坐在桌子对面,见他放了筷子,问:“你减肥吗?”

    肖樾抬眼。

    “我听说演员都要减肥。”殷遥笑了下,“我有个朋友,女演员,她吃得比鸟还少,说这是演员的职业素养,所以你们男演员也要减吗?”

    肖樾眸光温淡地望着她:“你看我要减么?”

    殷遥摇头:“你身材很好。”

    他不接话,喝了口水。

    殷遥也不再问,猜测他应该是胃口不好,便起身过去结了账。

    外面街上依然繁华热闹,出了汤包馆,肖樾问:“要逛逛吗?”

    “嗯。”

    沿路卖小工艺品、纪念品,小吃也很多,游人免不了要去看、去尝。

    他们两个却鲜少伫足,在人群中一路往前,步伐不快,彼此之间仍保持着那样不近不远的距离,偶尔讲上几句话。

    到了稍稍拥挤的路段,冲出几个玩耍追逐的小孩儿,殷遥没留心,被撞了一把,感觉身后有温热的手掌扶了她的腰。

    她转过头,肖樾已经松手。

    两人分别时将近十点,出租车先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