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第1/2页)
    ()    肖樾这个吻虽然起势有些凶狠的意味,但在真正碰到殷遥时已经大打折扣,甚至有点温柔。也许是刚运动过,他身上有种热腾腾的气息,轻易将人裹挟。

    殷遥想伸手去搂他的脖子,可手腕被他拉着,她动一下,他就握得更紧。

    和殷遥早上那个蜻蜓点水的脸颊吻比起来,他要厉害多了,殷遥只能通过隐约感觉到的急促心跳判断他其实是紧张的。

    等他亲完,殷遥身体已经有些热了。纠缠的呼吸分开,他湿热的唇在她脸侧停了片刻,松开了手。

    殷遥别开脸,调整呼吸。

    肖樾低头喘了口气,说:“要我负责吗?”

    殷遥:“……”

    她不由失笑,眼睛弯了弯,不答他的话。

    肖樾温热的目光看着她。

    车里有种异常的静谧。

    但这静谧没有持续多久,肖樾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从口袋摸出手机接通,是他场馆内的朋友打来电话,问他跑那儿去了。

    听筒里那人嗓门过大,有点儿东北腔,咋咋呼呼:“哎,咋地,转个眼,你人就没啦?我琢磨着这儿都一群大老爷儿们,也没个女妖精,谁把你小子勾走了?说吧,在哪个盘丝洞呢?哥们去救你。”

    声音一清二楚。

    殷遥听得笑出一声。

    肖樾转头看了她一眼,告诉电话那头的人:“你们先玩,我有点事,晚点过来。”

    他跟朋友讲话,语气有种随意自然的懒散,讲完也不等人家应声,一下就把电话挂了。

    殷遥饶有兴味地看着他,眼里有淡淡的笑意,“你朋友挺有意思。”

    肖樾嗯了声,也不躲她的目光。

    窗外的风吹了许久,他汗湿的头发已经干了,脸庞在灯光下更显得清俊,让人忍不住要多看一眼。

    不可否认,刚刚那个瞬间,他们都放任了冲动,那么放任之后呢?会后悔吗?

    殷遥不知肖樾怎么想,但她是不后悔的。

    也许之前尚有几分踟蹰,但此刻已经觉得这一步走得不错,至少她坐在车里,和他一起吹着晚风,有种奇特的安宁感。

    殷遥问肖樾:“你不过去和朋友玩吗?”

    “不急。”他像是在等她说点什么,又像是单纯想在这里再坐一会。

    “你最近不用拍戏吗?”殷遥说,“昨天好像看你在看剧本?”

    “嗯,过几天进组。”

    “过几天?”

    “22号走。”

    殷遥想了下,今天是19号。

    “这次去哪儿?横店?”

    “杭州,”肖樾告诉她,“这次是时装戏。”

    殷遥点点头,停顿了下,说,“那我只有两天可以见你了。”

    这话让肖樾的眼神起了些变化,他唇角微不可察地扬起一点,然后若无其事地应了声:“嗯。”

    殷遥似乎在思索什么,想了一下,说:“可我明后天都有拍摄,晚上见你,好吗?”

    肖樾点了头,“好。”

    殷遥便笑着说:“好了,那你现在先去陪你朋友吧,我不想被当作蜘蛛精。”

    她这话一说,肖樾顿了一下,也笑了。

    他在她面前鲜少有特别明显的笑容,除了在上海那次,这是第二回,殷遥觉得真奇怪,他不笑的时候挺清冷,天然与人有种距离感,一旦像这样笑起来,又眉目疏朗,眼里藏着星河似的,每一次都惊艳。

    她光明正大地欣赏,然后夸了一句:“你这样很好看。”

    殷遥的夸赞坦诚真实,只是过于直接突兀,肖樾看了她一瞬,不甚自然地移开了目光,看向车前放置的一个小小毛绒猴,他伸手将那小猴拿过来,放在手里玩了会,又放回原处。

    “那我走了。”他侧过头说。

    殷遥点了头。

    肖樾打开车门。

    殷遥轻轻拉住他的袖子,指了指他玩过的小猴,“那个要不要带走?”

    话里戏谑明显,问完看着肖樾的表情,她眼里又有了笑。

    肖樾这时探过身,在她脸侧亲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就下了车。

    殷遥看着他走过人行横道,到了那一边,他回过身,朝这里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进去。

    半分钟后,手机来了一道提示音。

    一条新的微信消息——

    肖樾:开车小心。

    殷遥笑着回复:好。

    到此刻为止,谁也没有正式说什么,可这个晚上的愉悦一分一毫都无法作伪。

    殷遥挑了首曲调轻快的英文歌,一路听歌回家。

    其实路途比平常更远一些,但莫名觉得时间过得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