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第1/3页)
    ()    殷遥这一出实在突然,肖樾还真没有防备,他后退时脚碰到地板收口处的扣条,甚至趔趄了一下。

    殷遥觉得他的唇又热又柔软,她尝到咖啡的味道,也赞同他那句“不错”的评价。

    她认为肖樾应该也不讨厌被亲,因为他并没有反抗,到最后甚至还有所回应,不仅低头迁就她的身高,还轻轻抱了她的腰。

    殷遥于是抬手搂住肖樾的后颈,与他更亲近。他的嘴唇是湿润的,身上的气息清爽干净,颈后皮肤的温度缓缓升高。她想感受他的一切。

    今晚的约会到此刻为止,殷遥才觉得不算虚度,弥补了电影院里被她睡掉的那部分。

    整片办公区阒然无声,喘息的声音因此清晰可闻,发酵成不可避免的旖旎氛围。

    这大概是殷遥在这里做过的最放肆的事。

    放肆完了,她低头缓了缓,靠到另一边的门框上,脸颊红晕未退,眸中像浸了些潮湿的雾气,她手里还拿着肖樾的眼镜,好像拿着战利品一样。

    与他对视的时候,她眼里内容丰富,倘若非要解读一番,大约是三分志得意满的狡黠,三分迎难而上的挑衅,余下四分都是愉悦。

    如果她再仔细一些,就能看到肖樾微微红起的耳廓,只怕会更加春风得意。

    呼吸平顺以后,殷遥才将眼镜递给他:“还你。”

    肖樾不接,她便放进他口袋,手被反捉住。

    本以为他要报复,却只是被他稍稍捏了一下手指。

    “我走了。”有些郑重的语气。

    殷遥于是也收敛,“好,我帮你叫车。”

    她这样说,便不管他拒不拒绝,为他叫了车,将人送到楼下,道别后,看他出门走远,身影没入夜色中。

    殷遥回身上楼,走到台阶处,却听到意料之外的一声:“殷遥。”

    她蓦地一愣,转过身,是肖樾突然折返,他站在自动打开的感应门外,脸庞清隽,微扬着眉梢说:“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不需要他说这个,殷遥也一定会这么做,但她此刻的关注点不在这里,她惊讶于肖樾刚刚叫了她的名字。

    这还是头一次。

    殷遥走下台阶,朝他点头,“好啊。”

    门外,肖樾没有多做停留,得到回应就走了。

    感应门重新关上。

    这几天于殷遥来说,原本可能会是不好度过的一段时间,但因为肖樾,她几乎没有去想梁津南,也隔绝了关于他婚礼的一切消息。这年头,热度升得快,降得也快,热门话题一天一换,更迭频繁,一周后便再也看不到有人谈论梁白两家的联姻,而小花程怡默疑似恋爱的消息成为近期的头条。

    殷遥最初得知这事是午间吃饭时,无意中听见汀汀与两个拍摄助理聊天,但她没多关注,也没有兴趣,毕竟与程怡默的交集仅限于之前的那次拍摄,后来程怡默主动关注了她的微博,薛逢逢代她回关,殷遥有自己的私人号,不上这个挂着她大名的认证号,对此并不知情。

    程怡默的绯闻发酵好几天,殷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八卦的另一个当事人她也认识,当红男演员凌凡。

    在殷遥这里,他有另一个身份—黄婉盛的男朋友。

    记者的偷拍图画面模糊,仔细看能辨认出的确是程怡默,但男方只有背影,有人通过他当天的服装深扒了一波,才将目标锁定凌凡。

    男女主角都是有名有姓的一线演员,关注度自然低不了,新闻消息每天推送后续进展。

    几天以后,程怡默和凌凡先后站出来辟谣,口径统一,只说是朋友。

    网友吵吵闹闹,没个定论,随着时间推移,事情不了了之,往后旁人提起,也只会说程怡默曾经是凌凡的一个绯闻对象。

    从始至终,殷遥没在热门话题里看到黄婉盛的名字出现,她微博最近一周无更新,朋友圈也是。

    殷遥担心,想问一句,又想到她可能已经承受许多这样的问候。

    十一月初,北京气温骤降。

    黄婉盛新戏杀青,从厦门回来,殷遥傍晚收到她的消息,晚上驱车去机场接她。

    天正下着小雨,寒气逼人,殷遥接到人,见她清减了不少,容色困倦。

    黄婉盛上车便给殷遥递来个盒子,“给你带了礼物。”

    她总是如此,但凡换个新地方拍戏总要带点什么。

    将黄婉盛送回家,殷遥没立刻走,也不知道黄婉盛怎么想的,大晚上非要给她做沙茶面,连酱料都带了个齐。

    殷遥看她在厨房煮面,一举一动都温婉动人,觉得凌凡大概脑子有洞。

    面做好了,殷遥坐在桌边吃,黄婉盛就在对面看着,她向来意志坚定,这个时间绝不会再吃任何东西。

    等殷遥吃到一半,黄婉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