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第1/2页)
    ()    黄婉盛这下更惊讶了, 还不曾从殷遥口中听到过这么高的评价。殷遥看男人的眼光一向极其挑剔, 能从她口中得到一句“好看”都并不是很容易。所以,是何方神圣长得这么合她审美?

    “真是稀奇, ”黄婉盛说, “难得听你这么夸的,有照片吗?”

    殷遥没有照片,但网络上有,可她却只说:“我觉得照片拍不出那种感觉。”

    “你亲自掌镜都不行?”

    “不知道。”殷遥摇头笑笑,“我还没有拍过他。”

    “没拍过?”黄婉盛很会抓线索,“所以不是你的模特, 也不是合作过的艺人?”

    殷遥点头:“嗯。”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殷遥想了想,又笑了下, 说:“就是个很意外的机会。”

    她抬步沿着路牙往前走,黄婉盛从她的语气中琢磨出了一点特别的地方, 问,“所以你们现在到哪一步了?算是……在一起了?”

    “算吧。”

    殷遥答得很干脆, 黄婉盛倒是一愣,不清楚这会不会与梁津南结婚有关,她只知道殷遥分手这三年, 还没有认真开始过另一段感情, 今天这样的坦白显得有些突然。但她并不惯于进行过多的刺探, 于是只问一句:“所以呢,你感觉怎样?”

    “有点不好描述。”殷遥试图表达清楚,但沉思过后也只有比较笼统的一句话, “我觉得和他在一起挺开心的,我几乎不会再想到梁津南。”

    她在无意识中用了这句“不会想到梁津南”来辅证与对方在一起的感受,自己并没有觉察到有什么问题,但作为旁观者的黄婉盛却能体会到其中不能言明的深层意味。然而这种事,旁人的体会又有什么必要?

    黄婉盛也只是对她笑笑,说:“既然开心,那就行了。”

    几天后,殷遥收到靳绍的消息,请他帮忙的那件事已经办好了。为表感谢,殷遥请他吃了顿饭,这事就算过去了。

    十一月中下旬,北京开始下雪,小雪、中雪转雨夹雪,接着是大雪,气温一降再降,就这么仓促地进入了凛冬模式。

    殷遥等到月底,没把肖樾等回来,倒给自己等来了一趟差事。她因公事飞去纽约,原本只打算待三天,后来因为旧友邀请,就留下来看了一场秀,没想到意外地在秀场碰到周束。

    当天结束后,周束特别高兴,很热情地要请她吃饭,殷遥赶时间,就拒绝了。

    这本来不算什么,不过是故人偶然相逢而已,后来周束在朋友圈晒了秀场的照片,还配了几句感慨的话,在末尾他提到殷遥:“特别开心见到ese fashion photographer yin yao.”

    典型的大男孩的分享方式,还中英夹杂,有点中二。

    殷遥看完,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甚至没有去想,这一条肖樾也会看到。

    肖樾三十号上午到北京,殷遥则是当天晚上七点半落地首都机场。肖樾过去接她,两人在出站口碰上面。

    是重霾天气,一整天无阳光,气温在零度以下徘徊,到了晚上就更冷。

    殷遥一下飞机就已经裹上羽绒服,却见肖樾站在出口的接机人群中,穿的是件运动款的防风外套,从上到下又是一身黑色系。

    她一走过去,肖樾就接过她手里的拉杆箱。箱子很大,装了器材,重量不轻。

    殷遥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他,就被扯住了帽子。

    “很冷。”肖樾只说了这么两个字,将她羽绒服的帽子拉上来,给她戴上。

    殷遥将帽檐往后移了点,抬头看他的脸,原本还困得很,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会儿见到他,又来了精神,朝他笑了,“等久了吗?”

    “不久。”肖樾淡淡的目光落在她瓷白的脸颊上,注意到她脸上没带妆,眉眼是自然状态下的清秀干净,只是看起来有些长途奔波后的倦色。

    “走吧。”他说。

    殷遥:“嗯。”

    周围人来人往,殷遥本想做点什么,想想也不方便,就放弃了。她跟在肖樾身后,他一只手推着箱子,另一只手空出来牵了她。

    在这么冷的天气,他的手掌仍然是温暖的。

    上了出租车,殷遥拉下帽子,低头整理头发,肖樾侧过头看她,手伸过去,帮她弄了弄耳后的头发。

    等他弄好了,殷遥顺势靠到他肩上,低声告诉他:“我有点困。”

    肖樾:“睡一会?”

    “嗯。”殷遥停了下,说,“不想去工作室了,直接去我家吧。”没等肖樾回答,她告诉正在开车的司机要更改目的地。

    对殷遥报出的地址,肖樾是陌生的。

    之前都是送她到工作室,这是她第一次说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