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第1/3页)
    ()    殷遥声音很轻, 语气并不严肃, 甚至还带着一点笑,听起来很像是故意逗他。

    殷遥以为肖樾会因此避开她的目光, 然而肖樾并没有当真, 他又去碰殷遥的唇,将她右边嘴角的那点奶酪也擦掉。

    殷遥顺势抓住了他的手指,笑了一下,没有犹豫地将他腿上的pad丢到茶几上,然后就去亲他嘴巴。

    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这么打算。

    肖樾防备不及, 等到反应过来,嘴里已经有了奶酪蛋糕令人沉溺的香甜味道。他在片刻之后拉回理智, 躲避殷遥的亲吻,可她像是下定决心。

    肖樾不想弄疼她, 但不得不用了点力气,捏着她薄瘦的肩, “不要乱来,会传染给你。”

    他气息已经乱了,墨黑的眼沉沉看着她, 皱着眉提醒。

    “没关系, ”殷遥趴在他怀里, “我和你一起生病好不好……”她呼吸不稳,整个身体都是软的,脖子和耳朵都已经漾起微微的红色, 一点也不在乎他身上有多少感冒病毒。

    其实殷遥之后还说了句话,她说自己抵抗力很好,不一定会传染,让他不要担心。可肖樾并没有听进去,因她此时的目光过分温柔,看向他的每一眼都像看最爱的人。

    他胸口起伏,身体有难以抑制的冲动。

    电视里正播放广告,配着节奏欢快的儿童歌曲,因为静寂,这声音显得清晰而突兀。

    肖樾侧过头拿到遥控器,摁掉了电视。

    他低头吻殷遥的唇,扣着她的手腕,将她压到沙发上。

    她是看上他的身体也好,拿他当消遣也罢,他今晚都懒得计较了。

    ……

    暖气将屋里烘得温暖如春。

    肖樾从楼梯走下来,只穿了件长裤,边走边将一件灰色t恤套到身上。

    浴室的水声依然没停,哗哗地响着。

    他走去收拾乱糟糟的沙发,拣起那件黑色文胸放在一旁,将纸巾连同茶几上的甜点盒一起丢进垃圾桶。

    这时,卫生间的水流停了,殷遥洗完了澡,她贴在浴室门内叫他的名字:“肖樾?”

    他闻声便走去阳台,从烘干机内取出她的内裤,又拿了件他自己的干净t恤,到浴室门外轻轻敲两下。

    殷遥将门开了道缝,肖樾便看到她纤细的手臂,白皙的皮肤因为刚洗了热水澡微微泛红。他看了一眼,眼神起了些变化。

    殷遥没拿到衣服,脸靠过来,贴着门缝看他,“干嘛不给我?”

    她脸上都是水珠,眼里润润的,睫毛湿黑。

    肖樾没答话,轻轻握她的手指,将衣服给她,殷遥看过来,他已经转身走去客厅。

    穿上衣服,殷遥站在镜前吹头发,吹风机暖热的风扑到脸上,令她想起一个小时前,肖樾落在她颈间的滚烫呼息。她微抬起脸,下颌和颈上的痕迹便显得更清楚,他在她身上皱着眉喘息时一直亲她的耳朵和脖子,喑哑的声音似乎叫了她的名字。

    那时,他汗湿的眉眼实在令人心旌摇荡。

    诚实地说,他很不错。

    殷遥不太能判断他是不是第一次,她只有过梁津南一个男人,但她感觉肖樾应该没有多少经验。

    头发吹干大半,只留了发尾懒得去管,殷遥走出浴室。

    肖樾坐在沙发上,侧过头看去一眼,她身上穿着他的黑色t恤,很宽松也很长,一直遮过臀,只露出纤长白皙的一双腿。

    殷遥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肖樾将身后的毛线盖毯拿过去,抖开搭在她腿上。

    茶几上有他倒的水,还冒着热气。

    殷遥端起来,慢慢喝了一口,感觉到肖樾在看她,便转过脸,对他笑笑:“干嘛偷看我?”

    “这算偷看吗?”意思很明显,他是光明正大地看。

    殷遥眼睛弯了下,笑容更深,“那你在看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吗?”

    他唇微抿了点,并不回答,然而目光依然在她身上。

    殷遥见他这样认真的表情,又起了戏弄的心,目光幽幽看他几秒,说:“你是不是想再来一次?”

    本以为肖樾会同样沉默,或者会转过脸去,但他并没有,反倒抬着眉回问了她一句:“你想吗?”

    然而他耳朵是有些红的。

    殷遥笑起来,将水杯放下,轻轻扑到他怀里。

    “歇一歇再来。”她低着声,带着笑,话里又有些忧愁,“不然我白洗澡了。”

    微湿的发尾扫过他颈侧,有洋槐花淡淡的香味,肖樾顺手揽了她的肩,让她稳稳靠着。

    隔着特别近的距离,两人互相注视着,呼吸可闻,有点像较劲似的,谁也不躲对方的目光,片刻之后,殷遥先认输了,她纯粹是被肖樾的脸所惑,定力告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