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第1/3页)
    ()    开车回去的路上, 殷遥心情愉悦。

    车开到中途, 经过药店,她将车停在路边, 想起刚刚在停车场亲完后肖樾说的话, 他当时的表情让殷遥有点想笑。

    “是我自己愿意的啊,关你什么事。”她这样说。

    肖樾想让她在车里等一会儿,但殷遥拒绝了。

    “不着急,我会处理的,你不要担心这个。”

    殷遥觉得,他应该是真的没有多少经验, 才会几句话就把耳朵都说红了。

    殷遥想想又觉得好玩,从药店出来, 持续沉溺在这种心情里,即使要赶去工作, 也不觉得郁闷,只想快点做完事, 可以回来见他。

    人一旦有了期盼,无聊而重复的日子都变得可爱。

    可遗憾的是,并不是总能心想事成, 总有些计划之外的变化。

    殷遥天津这趟都是外拍, 对天气和光线有要求, 可这种因素并不是完可控的,中午天气还晴好,下午四点后突然变化, 导致匆促收工,并没有拍完。如果没有赶来天津,倒可以直接取消,安排延期,但现在拍了一半卡在这儿就挺麻烦,如果往后找另外的档期,就还得再跑一趟,甲方也不愿意拖很久,积极与殷遥沟通,最后达成一致,决定放到第二天上午补拍。

    于是当天晚上就不得不留在天津。

    殷遥傍晚发信息告诉肖樾时,他没有多说什么,只说“好”,等到晚上给他打电话,才察觉到他可能还是有一点失望。

    “他们找你拍,不需要提前查好天气预报吗?”他语气随意地问出这样一句,声音经过听筒显得比当面讲话要低。

    殷遥隐约听出那么点怨念的意味,回答他,“查好了,也不可能完没有变化啊,你们拍戏不是也会这样吗,有很多没法控制的因素,需要天晴的时候并不一定是好天气,需要下雨的时候也不一定会下雨啊。”

    “我们会人工下雨,”肖樾说,“用高压水枪。”

    “……”殷遥被他认真解释的语气逗笑了,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她脑海里几乎可以想到他现在的表情,一定是眉目严肃,如果是在她面前,他的眼睛一定很黑,会显得有些深邃。

    殷遥的笑声通过话筒传到肖樾耳里,他没有说话,沉默地听了会,她的笑让他觉得舒服。

    殷遥沿着落地窗走两步,在摇椅上坐下,语气轻松地问他 ,“你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他说,“我刚从超市回来。”

    “哦,你买了菜吗?”殷遥乘火车时,他们在微信上聊天,说好晚上要一起吃饭,她说要吃他做的菜,他答应了,问她要吃什么,他提前买好。

    “没买。”肖樾说,“等你明天回来。”

    “好,但是我可能会比较晚,要先去工作室,然后回家……”殷遥顿了顿,说,“要不,你来我家吧。”说到这里才想起问他,“你明天有空吗?”

    肖樾:“有空。”

    “那下午一点可以吗?”

    “好。”

    于是就这么说定了。

    挂掉电话,肖樾收到殷遥的信息:如果我迟到了,你就自己先进屋。

    她将自己家门的密码发给了他。

    第二天上午的工作结束,殷遥没有休息,回北京后和汀汀一起去工作室,薛逢逢让她在餐厅吃饭,被殷遥一口拒绝。

    “我要回家。”她动作很快地收拾办公桌。

    薛逢逢奇怪地看着她:“你着什么急?吃了饭回去不行?”

    “太累了,回去睡觉。”殷遥头也不抬地说。

    薛逢逢总觉得她最近有点不对,但又说不出哪儿不对,揶揄道,“家里藏着什么宝贝似的。”

    “是啊。”殷遥心情甚好地朝她笑笑,“我走了。”

    不等薛逢逢回答,她已经脚步轻快地出门,下楼取车,颇有些归心似箭的意味。

    殷遥途中去了趟商场,耽搁了一点时间,紧赶慢赶,还是没能准时到家,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小时。

    肖樾已经来了。

    殷遥开门进屋,看到他的外套在沙发上,桌上有一些水果,显然也是他带来的。

    她脱了外衣,将小箱子推到一旁,放下手里的纸袋,弯腰换鞋。

    这时肖樾听到动静,走到厨房门外,他刚刚正在洗菜,手没擦,还是湿漉漉的。

    殷遥直起身就看到了他,略有倦色的脸上露出笑,“对不起,我又迟到了。”

    肖樾没说话,在餐桌旁抽张纸巾擦了手,朝她走过去。

    殷遥还没动,他已经主动抱她,手轻轻扣着她的腰,“没关系,只是半小时。”他声音平静。

    这什么意思,夸她进步了吗?

    殷遥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