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第1/3页)
    ()    这话说出口, 不单让肖樾一怔, 殷遥自己也愣了几秒,她后知后觉地拧了眉头, 觉得自己真是被他弄得昏头昏脑了, 她今天生理期呢!到后面干嘛?只看不吃吗,她熬不住。

    殷遥遗憾地推一下肖樾:“都怪你。我今天不行……”

    “什么……”肖樾刚问出口,突然一顿,明白了。

    耳后热度明显升高,他喉咙发紧。

    殷遥这时拉住他的袖子,有点情绪地说:“你抱我出去。”

    目光交汇, 肖樾避开她的眼神,这回他没有唱反调, 弯腰将她捞到怀里,躬着背往后退, 仔细注意距离,没让她撞到脑袋。

    将人抱到车外再放下来, 去拿她留在车里的手包,他关了车门,回过身, 见殷遥有点温柔地看着他。

    “你今天很累?”她说, “或者是不开心?有点不爱说话的样子。”

    肖樾顿了顿, 眼睛里明显有些波动。

    殷遥过去拉他的手,“是因为等久了吗?外面那么冷,你不高兴了?”

    “不是。”停了下, 说,“我没有不高兴。”

    他牵她的手,往电梯的方向走。

    其实殷遥说的没错,肖樾心里的确有些情绪,因为下午小山说的话,也因为殷遥发的消息,他在等她的时候胡乱地想起其他事,不知怎么,生出一股烦躁感。

    不希望那部戏真的是她插手,也不想做她“召之即来”的人。

    可是,那么久没见,很想她,他没法一见面就拿这些去质问。

    肖樾走得很快,殷遥跟着他的步伐,心里仍然留有疑惑。

    她没那么迟钝。虽然今天是肖樾先主动抱她,但他话很少,也不怎么笑,不像上次在横店,他的开心是很明显的,会笑,会顺着她的话说,看她的时候眼睛里很亮。

    可他现在不愿多说,也不好逼着开口,殷遥猜测可能是工作上的原因,打算找机会问问小山,幸好上次小山给她留了名片。

    殷遥也暂时不管这个,自然地与他说话,“你确定年底没有新戏了吧?”

    “嗯。”他情绪好了一些,声音温淡地说,“接了两个本子,都是三月再开。”

    “那就好。”她笑一笑,忽然又想起什么,问道,“过年呢,你要回家去吧?”

    她在网上看过他的履历,知道他是南京人。

    肖樾点了头。

    这时到了电梯间,他停下,摁了上行键,另一只手还牵着她,问:“你呢?”

    殷遥随他走进电梯,平淡地说:“我不回,我妈妈去世了,我就没家可回了。”

    肖樾偏过头,殷遥看到他的眼神,笑了一下,“不用心疼我啊,已经很多年,我都习惯了。”

    电梯匀速上升,数字依次跳转,肖樾收回视线,沉默着没出声,在电梯门打开的前几秒,他又侧眸看她,随意地说:“要不要去我家?”

    殷遥愣住了,有点傻傻地看着他。

    肖樾对上她的目光,不大自然地转回脸,没有看她,电梯门打开,他仍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但他仅走出两步,脚步就倏然顿住。

    殷遥也在同一时刻看到眼前的人,她目光一顿,双手几乎不自觉地轻颤了下。

    空气仿佛在这瞬间凝住。

    梁津南站在墙边,脸色发白,一双眼睛森寒地盯着肖樾。

    谁也没有说话,这是殷遥梦里都不会出现的场景。她僵着脸,看了梁津南几秒,心里一股气升腾不止。平复一瞬,她低声对肖樾说:“你先进屋。”

    肖樾却不动,一直看着她。

    殷遥对上他漆黑的眼睛,将那里的情绪看个分明,她没有说话,握着他的手往门边走,从梁津南面前经过。

    殷遥摁了指纹开门,手摸进去打开入户的壁灯。

    肖樾先进了门,给她拿鞋。

    殷遥又说:“你在家里等我,就几分钟。”

    她将门关上,转身往电梯间走,梁津南跟在她身后进了电梯,轿厢下行的过程中,两人都不说话,殷遥甚至没有看他,她瞥着角落,勉强压住脾气。

    电梯行到最底层,殷遥先走出去,穿过窄窄的走道,转个弯,停在车库的第一根柱子前。

    梁津南走到她身旁,殷遥站远了点,转过头说:“你来这有事吗?”

    唇动了动,梁津南没说出话。

    “你干嘛啊梁津南?”殷遥的火气彻底压不住,“第二次了,你凭什么这样跑到我家门口,当北京城都是你们梁家的吗?是不是因为我上次没说?那我现在告诉你,不要再有下次!”

    “……我离婚了,遥遥。”梁津南声音微哑。

    殷遥盯着他几秒,有点儿想笑,眼睛却被气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