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第1/3页)
    ()    殷遥有些失神地站着, 直到黄婉盛回过身向她招手, 才走过去。

    殷遥确定肖樾也看到了她,因为他的脚步明显顿了一下。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座位在这里, 过道是必经之处, 他是不是不会走过来?

    这个问题,无暇去想。

    黄婉盛拉住了殷遥的手,想夸夸她的礼服,眼角余光瞥到肖樾已经走近,便转过脸,朝他笑了一下。

    肖樾走过来和她打招呼, 叫她一声“婉盛姐”。

    《明月》播出后,赵家姐弟情意外成为煽情点, 剧里令人动容,剧外两家粉丝难得融洽, 直到现在还在以“阿姐”、弟弟”相称。上个月跑电视台宣传,都是几位主演一道, 谈话节目还好,那种太活跃的游戏类综艺,肖樾这种个性显然不太能适应, 因着殷遥的缘故, 黄婉盛对他总归比对别人要照拂一些, 在现场免不得多带带他,几次下来两人也更熟悉了点,肖樾听她的话, 总算不再喊“黄老师”。

    黄婉盛刚刚在采访区就看到他,她对殷遥耍了点小心思,这会儿当然要把这心思完成。

    “刚看到你座位好像在那边,”她笑着给肖樾指个方向,转头拍拍殷遥的手,“诶,我忘了拿包,你等我一会儿。”说着就往酒桌那边去了。

    这一处就剩下两个人。

    一边是嘈杂的红毯采访区,一边是热闹的晚宴大厅,不时有人沿着走道过去。殷遥轻轻提起礼服的裙摆,往边上站了站,抬头,见肖樾没走,正看着她。

    殷遥有点意外,本以为他和黄婉盛讲完话就会进去……

    站这么近,才发觉他瘦了,也黑了点,毕竟在西北待了近半年,他皮肤底子还是好,换了别人都不知道糙成什么样了。也许是因为瘦了,头发剪短了,相比之前,更凸显了脸庞的棱角。不知是这个原因还是别的什么,他看上去更成熟了一点。

    如果单单是论这张脸,殷遥觉得一辈子都是看不够他的。

    但也不能这么看下去,她想要说点什么,但没找着开场白。

    上一次联系,已经是两个月前,那时他还没杀青,人在西安。他们草草通了一个电话,事情说清了,也就没有理由再找他。

    当朋友一样联络,也不大现实。谁也不缺一个朋友。

    殷遥手心不断泛热,捏着裙摆,见有人走来,又往旁边挪动。

    再次抬头时,她对肖樾笑了一下:“还是第一次看你穿西装。”

    刚刚远远看到就有些惊讶,他好像能驾驭任何风格,永远给人新鲜感。殷遥其实想夸一句“很好看”,但这话在舌尖转了转,咽了回去。

    她反省过自己的毛病,自然不能在他身上再犯。

    殷遥看着肖樾的眼睛,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他的眼神淡淡的,听到她的话也只是点了一下头,唇轻轻地抿着,似乎不打算开口。

    既然不想说话,为什么还站在这里不过去?

    殷遥微微皱眉,转瞬又觉得自己不可理喻,她无法控制地因为他而心绪浮动,手心已经被汗浸湿。

    这种紧张毫无意义。

    她垂眼不再看肖樾,目光落在他一尘不染的皮鞋上。

    这时,前面走来个熟人,人没到,响亮的声音就先来了:“殷老师!”

    是之前合作过的一个时尚杂志的总编,和薛逢逢关系很好。

    殷遥上前去打招呼,对方挽着她的手,夸她今天的礼服特好看,又仙又性感,寒暄了好一会,殷遥回过头,发现肖樾已经走了。

    殷遥站了片刻,看到黄婉盛走过来。

    拿一个包拿这么久,殷遥再笨也知道她是故意的。

    去了洗手间,殷遥问了一句,黄婉盛一脸无辜:“我不知道他要来啊,你们两个自己的缘分。”

    殷遥边洗手边说:“我又不傻。”

    黄婉盛笑了声,看她一眼,压低声音淡淡地说:“你也知道我向来不愿主动去管别人的事,但是吧……你好像还是特别喜欢他,我只好自作主张了。”

    殷遥没有否认什么。

    “怎么样?不至于一句话没说上吧?”黄婉盛问道。

    “说了。”殷遥低头笑了下,像是对自己无奈,“他没有理我。”

    这晚的宴会盛大而热闹,殷遥却心不在焉,偶尔侧过头看向左边,那人在灯光下坐得安安静静,他左右都是女演员,不见他和谁寒暄。

    后来在那宴厅里再没有机会单独见他。

    散场时都是各自坐车走,殷遥和黄婉盛在停车场分别,眼见着黄婉盛的保姆车开走了,她依然站在原处,因为薛逢逢还在和合作的总编们聊得火热。

    殷遥站在停车场,给工作室的司机打电话,让他现在把车开来。

    挂了电话,刚把手机放进包里,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