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第1/3页)
    ()    “……”

    殷遥一时间不确定他是认真在问这个问题还是故意的, 明明不是多笨的人, 这么简单的事实,能有什么原因?

    “你是真不知道吗?”她说。

    “我想听你说。”

    ……所以就是想听好听的话?

    偏偏他言辞认真, 没有半点和她随意**的意思, 殷遥也不能含糊过去。这事其实想想仍然有一丝意难平,他当初叫她扔了,那条信息真是绝情。

    现在由他先提起,显得他在这件事上不管怎样都占了上风,这如果放在以前,殷遥必定不会服输, 起码也要反问一句“你让我扔我就扔,我怕你啊”, 但现在不会去同他争这口气了。

    知道他对待这段关系用了几分心,所以不忍心再和他玩多余的博弈。

    “我是想扔的, 但没做到,没舍得。”她手里还捏着袜子, 探身过去,压住他腿边的那只熊猫,“因为喜欢你。”

    熊猫的整个胸脯都瘪了下去, 殷遥揪住它一只胳膊。

    “是真话。”

    “我没说不信。”几个字出口, 双唇微翕, 淡淡的红色。

    殷遥看到他嘴角的弧度,心情随之起伏,身体倾过去, 近得能闻到他脸上须后水的味道,“是不是就想听这个啊。”

    她伸出手指,碰他刚刚刮过的下巴,“有点红了,蹭到了?”

    “嗯。”

    “怎么晚上也要刮?”明明也没长出多明显的胡茬。

    “怕扎到你。”说着话,就势靠过去。

    殷遥膝下的熊猫不知被压成什么样子,她身体不稳,一晃悠,腿从熊猫肚皮上溜下去,抱着肖樾一起跌在地毯上,脑袋刚好压住落地窗边的靠枕。

    没想到肖樾的手掌更快一步,本来是要护住她的脑袋,结果沿着窗玻璃刮蹭下去,结结实实被压到,殷遥吓了一跳,“怎么样,是不是很疼?”

    肖樾摇头:“没事。”

    殷遥想起身看看他的手,被摁住肩。

    “你再说一遍。”

    “什么……”

    “喜欢我。”

    “……”殷遥失笑,望进他干净的眼睛,“嗯,喜欢你。”

    她眼睑微动,被正上方悬挂的一盏小吊灯照着,有点难受,睫毛微微闭阖了下,一两秒后,被肖樾的手掌盖住眼睛。

    刚要说话,软软的唇悄无声息地贴住了她的嘴巴。

    他没有更过度的举动,就这样遮着殷遥的眼睛亲了一会,把人扶起来,伸手去拿被踢到远处的熊猫。

    殷遥猜他心情不错,还不想睡觉,可能要再玩一会儿,问:“不穿袜子?”

    肖樾:“不冷。”

    殷遥摸一下他的脚踝,温温的,也就随他去了。

    “喝不喝糖水?”看到他有点疑惑的眼神,她一笑,“我去拿。”

    晚上从靳绍那儿带回来的,想着他现在瘦,吃一点也没事,她去厨房拿过来,捏着勺子喂他一口。

    “怎么样?”

    溜溜滑的手工芋圆进了嘴里,肖樾吃完,说:“不错,你吃。”

    殷遥自己吃了一口,又舀一勺送到他嘴边。

    肖樾在看手机,给小山回消息,她喂什么他都张嘴,一份糖水两人吃得一点没剩。

    过了凌晨一点,肖樾才躺到床上,殷遥收拾好一切,从外面进来,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占了小半张床,侧躺着,枕头没好好枕,被子也没盖,手机还在床上。

    这沾枕即睡的状态,自然是累坏了。

    殷遥把薄绒被抖开搭在他身上,关了灯躺在旁边,听着那道呼吸声,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殷遥早晨醒来去了超市,回来后从厨房找出塞在橱柜里的小锅,时隔大半年,又一次研究怎么煮粥,这回按照网上搜到的方法,放了不少东西。

    估摸着快要煮好的时候,她又去清洗长久不用的碗碟。

    肖樾起床后走出卧室,循着动静去了厨房。

    他看上去睡得不错,皮肤出奇的好,只是眼睛还有些懵懵的,殷遥叫他去洗漱,他却不走,站在旁边看她冲洗一把小瓷勺。

    殷遥也不再催促,任他看着。

    过了一会,她洗完了,准备和肖樾说话,却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眼睛还看着他,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

    紧接着,殷遥反应了过来。

    差点忘了,除了肖樾,还有一个人知道她家密码。

    她下意识地压低声音告诉他:“是薛老大。”

    即使毫无准备,殷遥也不打算这时候还遮遮掩掩,但是不管怎样都需要征询肖樾的意思。她自己倒没有多紧张,只是怕他会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