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第1/3页)
    ()    12月31日,深海卫视跨年晚会现场直播。

    1月1日零点到来,主持人倒计时后说了结束语,现场的人们忽然开始尖叫、哭泣、疯狂地嘶吼,将当晚的氛围推到了高-潮,好像到了此时才迫不得已地接受了凌澈没有来的事实。

    天王凌澈,从四年前出道起就一红冲天,短短几年,他几乎就站在了乐坛的顶峰,从未经历过低谷。

    前一周乐坛爆出惊天丑闻,一位oga女性歌手不慎被其出轨对象彻底标记,引起群嘲。因凌澈与她男友算得上朋友,媒体便追着凌澈询问看法。

    围追堵截中,凌澈冷淡地说了一句“oga本来就是不能自我控制的生物,能决定他们是否被标记的是alpha”,此话从他这个alpha口中说出,很快引起轩然大波,当天便占据头条并持久不下。在oga人权敏感异常的年代,这句话发酵后官媒也下场转发声讨,事态进一步扩散了。

    谣言传闻凌澈已经被封杀,歌迷们痛哭不止,无法相信凌澈会受到这么大的影响,纷纷在社交软件、论坛等地刷起了“#凌澈我们不能没有你#”“#o权不是o权癌#”“反对oga道德绑架”“#alpha言论自由#”等话题。

    而这晚,凌澈缺席早就定好并宣发的跨年晚会,让许多歌迷难以承受。

    直播结束前,不知道是谁在现场起的头,歌迷们合唱起了凌澈的成名经典作《行星》。

    “环绕一个星河内的圆,

    轨道固定为亿万年。

    无法阻止想再靠近你一点,

    越冲动,却距离你越远……”

    许棠舟睁开眼睛,跨年夜的窗外夜幕浓稠,烟火绚烂。

    他一个人在公寓里的沙发上睡着了,若不是电视机里传来熟悉的旋律将他吵醒,他估计能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凌澈该不会真的被封杀了吧,许棠舟有点遗憾地想。

    第一次在电视里看到凌澈的时候,许棠舟就被那人与生俱来的超级气场给迷住了,他从没见过那样的alpha——

    凌澈并没有传统alpha标志性的虬结肌肉或野兽一般的体魄,他身材高而瘦削,五官立体得有点像动漫里神秘的吸血鬼,完可以用俊美来形容。

    当凌澈在里的高清特写下看向镜头,琥珀色的眸子透出傲慢与懒散,那强大的alpha信息素似乎无需介质的传递,就足以让任何透过镜头与他对视的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媒体曾经评论,凌澈是天生的巨星。

    可如今要试图将这颗巨星拉下神坛的,也是他们。

    电视里的直播切断了,现场合唱《行星》的歌声戛然而止,跨年晚会正式结束。

    两秒后,屏幕上出现一个大大的深海卫视图标,浮现一行小字:“新年快乐”。

    放在桌上的手机开始接连震动,许棠舟从一股油然而生的怅然里被拉回了思绪,露出微笑。

    今天是他的生日。

    那些“生日快乐”的祝福短信里,有来自亲人长辈的,也有来自死党损友的,更来自于他社交软件上的粉丝。

    许棠舟打开手机flow,爬上了flow直播,一上线房间里的弹幕就不要命地刷了起来。

    [舟舟生日快乐!![蛋糕]你终于粗线了!!!]

    [555舟舟22岁生快!qaq]

    [新年快乐加生日快乐![爱心][爱心][爱心]]

    [天啊大一岁的舟好像更漂亮了啊啊啊啊我死了]

    [崽崽皮肤好白啊眼睛好好看……]

    许棠舟的flow粉丝只有小几万,其中大多数都是他未成年时走t台那段时间留下来的真爱粉。虽然他对那几年的模特生涯都没有印象了,但是他的粉丝们还是对他爱得深沉,所以他的flow一开通,他们就立刻关注了他。

    经纪人黄千对此感到很满意,鼓励他时不时地与大家互动,可以帮助保持他的人气。

    许棠舟以艺人身份出道后拍了一条广告,最近很是火热,不少新来的粉丝都夹杂在弹幕里祝福他生日快乐。

    “大家新年好,谢谢大家的祝福。”许棠舟看着不断刷新的弹幕,问了声好,又说,“你们这么想我的吗,新的一年也在闭着眼吹我的彩虹屁。”

    [嘤嘤嘤今天也被爱豆嫌弃了,卑微]

    [卑微+1]

    [崽崽感冒了吗,声音有点沙哑]

    [这声音好性感啊,微微一硬以示尊敬]

    ……

    “只是微微而已?”许棠舟轻轻展颜,笑意一晃即过,“那快别了,一点都不尊重我。”

    这一笑,莫名地生出一份不自知的勾人意味。于是弹幕疯涨,在线人数很快达到了一两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