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黛玉有了读心术[红楼] > 105、骑马得马
    ()    黛玉视线在十光五色的锦鲤中转了一圈。

    这些锦鲤一条条排列整齐,晃荡着薄纱似的鳍边, 在水中摇曳。

    本来想表明心意后来看的

    准备的不能浪费

    之后再找机会也行

    浅金色的字体跳了出来, 在闪亮亮的池水中穿梭。

    “这个就是许愿成功了?”黛玉目光流转,眼眸映照出水色, 露出盈盈的笑意。

    水溶肯定地点头, 大方应予:“自然。”

    英莲看着池里聚拢的锦鲤, 居然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她细细地打量了一遍锦鲤群, 尾调带着上扬, 有些好奇出声:“这瞧着的确神奇。”

    黛玉倒是能看出一些明路来。这情景应该是依据鱼饵的帮助、在食物作用下汇集而成的。

    她询问的视线也转向水溶。

    水溶并不言语, 不过浅金的字体诚实地跳了出来。

    旁边竖桩间隙有饵料

    只要顺着撒下去,就能将锦鲤汇集

    黛玉扫过一眼心语, 又转眼看向池塘旁竖着的立桩,明眸微动示意水溶道:“王爷可要试试?”

    她面上带笑, 对着池边的位置比划了下,“没准王爷也是受眷顾之人。”

    没人能比水溶更清楚这锦鲤传说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是黛玉提出来的邀请,他永远不会拒绝。

    “也好。”水溶妥协地答允。

    一会看看玉儿的心意

    顺着出手就是

    水溶的心思显露出来, 他面色不变, 顺从地按着黛玉的意思上前几步,也闭上眼睛。

    难得有能在光下细看的时候, 黛玉顺着心意端详了他几眼。

    北静王五官出众, 是京中公认的俊美清朗。哪怕是眼眸合上,挺拔的姿态也带着与生俱来的威慑。

    像是出鞘的利刃,见血开光后铸就的一身。

    只有面对黛玉的时候,唯一难得会收敛心神。

    我许愿的话

    就祝愿玉儿一切顺遂

    愿我早日求亲成功

    心语一个个跳出来, 最后一句尤其闪烁着光芒。

    它比之前的都要大一圈,欢腾地冲入了池水里面,和锦鲤晃荡在一起。

    黛玉红唇弯起微微一笑,她伸手往一旁的竖桩上摸索而去,很容易就触到里面的饵料。

    对上英莲好奇的表情,黛玉将食指立在唇边,含笑示意噤声,然后就上前几步,伸出手围着池子绕一圈。

    饲料从黛玉手心沿途一路落到水中,池里的锦鲤就像是受到指引似的,也跟着黛玉指尖绕圈。

    这会黛玉轻快迈步,带着一池的锦鲤往水溶那边走过来。

    水溶保持着闭眼的姿势,光彩照耀、水波生辉、大氅迎风猎猎作响,像是没有注意到黛玉的脚步声。

    他头上的字体一个个跳了出来,扑通扑通部落到池中。

    听声音是玉儿靠近了

    玉儿越来越近了

    趁着水溶闭目,黛玉一路走过去的时候,又光明正大地打量了会。

    他的指尖动弹了下、睫毛并不像自己的微微卷起,而是竖直以下,隐约带着坚韧。

    此时金色心语跳地越发快了起来,就像是为了确定位置似的,围住自己四周。

    黛玉抬起脚,又走近了一步,就看水见耳根后隐隐浮现出薄红。

    她抿唇一笑,将手心的饵料往水溶的前方一抛。

    池面波折出水浪,锦鲤群也随着一道游荡过去,摇摆出粼粼水光。

    “王爷睁开眼看看?”黛玉声线放轻了些,看着水溶睫毛起伏,然后慢慢睁开眼睛。

    也是黛玉时时注意着,才发现水溶睁开眼后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像常人一般去看水池。

    而是先转到了自己的方向。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直接对视。

    黛玉轻微偏头,唇边露出一个秀美的弧度,语调轻巧提醒:“王爷?”

    水溶像是被抓住小心思一样,飞快收回了视线,转眼看向面前的池面。

    面前是满满的锦鲤,就像是自己展示给黛玉看的一样,传说又重新上演。

    水溶头上的金字蹦跶地越发快了起来,他抬眼再次看向黛玉,启唇像是想说话,可一会又没能出声。

    “看来王爷也被锦鲤庇佑着。”

    黛玉莞尔弯眉,望向水溶眸子之间,像是祈愿似的开口笑道:“那王爷的愿望也会实现的。”

    水溶的眼睛都亮了些,太阳的余晖落了进去,带出闪耀的光亮。

    等到回去的时候,黛玉对马匹的掌握越发熟练。

    她在马上姿势已经有了习惯。

    就像是之前练过千百回似的,现在重新学过开头,就将曾经的熟练带了起来。

    黛玉有些新奇于自己的熟悉,她低头看向白马,握着缰绳的手指张合了下。

    记忆翻滚中,这一幕就像是曾经发生过似的,带着隐约的纯熟。

    “林姑娘已经很好了,再练习些就可以自己骑着。”水溶注意到黛玉的动作,声音里带着些骄傲安抚着。

    沈云泱从锦鲤池开始就保持着安静,此时听着北静王难得出口的夸赞,也是本本分分地拉着英莲的马匹。

    只有鹅黄色的大字依次从他头上跳下来。

    从没见过北静王这等模样

    总觉得自己见证了一场仪式

    要是被军营里的人看到

    一定会吓到

    这些大字在沿途起伏着。不过比它们更大更激动跳跃的,是水溶深金色的心语。

    玉儿这是答应我了吗?

    我要许愿成真!

    以后宫殿要按着玉儿心意来布置

    外边要种玉儿喜欢的花

    孩子的话……

    金色心语就像是源源不断似的,接下来又开始细数要加多少的配饰、要放多少的珠宝。

    水溶就保持着面上的若无其事,头上滔滔不竭地跳出欢腾的金字。

    黛玉一路上看着两旁的心语,眼眸都是暖意,由着水溶将自己牵回去。

    午饭也是在北静王的庄子里用的。

    他们分开为两桌,中间隔着一道薄薄的垂帘,黛玉和英莲在里面用膳。

    庄子侍女们源源不断地将菜色送了上来。

    菜色是用了心的精美,一盘盘端来后,空中都蔓延着鲜美的香味。

    “将这道给里面送去。”水溶突然出声,向侍女示意刚端上来的这个菜色。

    等对上沈云泱的视线,他又坦然自若地补充道:“这个林姑娘会喜欢。”

    沈云泱埋头将自己视线放到手中的酒杯上,并不想注视这时一脸堂堂正正的北静王。

    侍女依照命令将菜品转到黛玉这边的餐桌上,她头上跳下来的水蓝色大字也溜达过来。

    真是羡慕

    居然还能记下对方喜欢什么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王爷如此上心

    黛玉眉梢眼底都带出浅浅的笑意。

    两边开始安静地食用午膳。这会水溶心情好,连鹦鹉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瓜子套餐。

    等到饭粒咽尽,过了一时后,水溶才让人再奉上茶水来。

    这样才不伤脾胃

    黛玉看着水溶的心语,心中涌现出些熟悉的感觉。

    父亲就是这样教自己惜福养生的,水溶这时的做法居然一模一样。

    水溶晃荡着手中的新茶,目光从黛玉另一侧一晃而过。

    对于前世黛玉食饭饮茶的习惯,他可是熟记于心。

    “庄子里有客房,早上学马也是累了,这会可以先去歇息一下。”

    等到茶点享用完后,水溶妥帖地安排好一切,而自己的计划已经跳跃了出来。

    礼物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就要去打大雁

    要打一堆的大雁,才能表示我的诚意

    还可以给玉儿看着玩

    金黄色的字体雀跃着欢腾,从一张桌子活泼地跳到另一张桌子。

    黛玉觉得自己面上的笑意就没有停下来过。这会她依旧是点头,在水溶的注视下,跟着侍女往小院子而去。

    院子里布置精妙,黛玉视线在屋子里扫过一圈。

    墙上挂着的画卷,是自己喜欢的四大家之作。窗前的书籍满满当当,里面游记琴谱多种俱。

    香炉里冉冉升起的的白烟,都是自己习惯的味道。

    这就像是按照自己心意建造出来的卧室。

    黛玉有些惊奇于水溶对自己的了解之深,她由着侍女将发饰取下后,也回到榻上歇息了会。

    毕竟早上是第一次练习学马,现在也有些乏累。

    周围的物件摆放又都是合符心意,伴随着清淡的安神香,黛玉很快就合眼坠入梦中。

    也许是学马的印象影响太深,黛玉在梦里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马背上。

    □□的马匹笼着红色的辔头,平和而温顺,正是自己早上骑的那一匹白马。

    此时马并不是慢慢的挪动,而是往前飞跃奔跑着。

    周围的景色在飞快地后退,好在白马依旧是稳健的步伐,黛玉也不觉得颠簸,反而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她顺着马匹动了下,突然感到后背触碰到一个温热的怀抱,一时都有些僵硬起来。

    “玉儿可是学会了?”水溶的声音从后边传过来。

    黛玉这才惊觉,自己不仅是在马背上,也同时被水溶圈在怀里。

    自己手里握着缰绳,而水溶就握着自己的手,手臂外侧也被水溶包围。

    背后紧贴着硬绷绷的胸膛,隐隐能感受到他大腿上肌肉的形状。

    明明对面的凉风迎面吹来,可黛玉还是微微发热。

    整个人犹如置身在一个火炉之中,烧得面上都烫了起来。

    “王爷?”她这会不知该说什么,只下意识唤了一声。

    “嗯?”身后的水溶应了一句。两人距离之近,黛玉都能感到他胸膛些微的起伏。

    水溶往前凑了凑,声音低低地响了起来,带着明显的笑意:“晚上也骑马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牙 10瓶;咔叽吧唧 6瓶;chuya是瑰宝 5瓶;羊毛不给薅、万人追不如一人疼° 1瓶;

    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