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乱晋我为王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羯人的手段!
    北方之地,无名山岭处,一支万人骑兵战队正分成两队,徐徐的向前奔驰着……

    “将军大人,咱们已然行出了十里路,为什么还没有遇到之前派出的哨骑啊!”

    “这还用想吗!一定是遭到敌人的擒杀!不过,他们想用这样的小技俩来对付本将军,恐怕是想错了!”

    “可,可咱们的大军人数太多,就算是赶到了,也会吓跑他们的!”

    “好好好,说的有道理!来来来,传本将将令,大军速前进!本将就不信抓不到那些个小贼人!”某一刻,就在一处山岭间,羯人图龙也是下达了速前进的命令。

    就这样,整个骑兵战队都在一瞬间变的狂热起来,不仅仅是速度上来了,而且从他们的脸上也是能够看得出兴奋劲儿实足!

    随着骑兵战队的快速推进,他们也是一点点的接近了那个曾经让马天河很是威武的林木间。

    “告诉兄弟们,既然他们采用这样的办法来拖延咱们,那就说明他们的大本营根本没有什么防御的力量!杀啊!”

    “啊,救我!”

    “啊,我的马!将军,咱们遭到袭击了!”

    “闭嘴,这根本不是袭击,原来他们是在这里设置了拌索之类的东西!看来这些个鲜卑人还很狡猾啊!”

    “大人,一定要小心啊!你瞧,因为咱们的速度太过于快了,就在刚刚,已然有十几人受伤!”看到自己的骑兵方队竟然被这些个平时都登不上大雅之堂的拌马索制服,有一名将军也是弱弱的说道。

    然而,就在此时,也是有人发现了被击杀掉的羯族哨骑。这一发现,也正式验证了之前图龙的猜测!

    “怎么样,本将早就说过,他们一定回不来了!好好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本将下死手了!兄弟们,他们早就吓的不行了,就在前方等着咱们去收割他们的人头!”

    “将军威武!将军威武!”一时间,就在那羯人图龙下达了速前进的命令后,大军中也是飘出了“将军威武”四个大字。

    就这样,在马天河等人设置的防御小阵中,那图龙也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牵制,但最终,这支强大的羯族骑兵战队也是顺利通过这里。

    当然了,在他们的前方,就是慕容氏的主营观。

    说起来,图龙的大军如果一点儿也不耽搁,估计最多给雨老和慕容飞云留下半个多时辰的时间吧。但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决,再加上马天河率领一支禁军小分队截杀了两波次的哨骑,也是为整个主营盘的防御挤出了一些时间。

    “将军大人,你看,咱们已然到了他们的老巢,看来,看来他们已然知道咱们要来了!”

    “此话怎讲!”

    “回将军大人的话,据前哨回报,前方的篷室中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有!”

    “什么,竟然都撤走了!真是气死老子了!小小慕容鲜卑而已!还想在老子的面前玩这种小把戏!告诉兄弟们力攻打他们的主营盘!”

    “是,末将领命!可是,可是他们的人虽然撤走了,但那些个猎物啊、钱粮什么的,还都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那名羯族小将军明显的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之前因为一些原因,他竟然把这个事实留在了最后说。

    “臭小子,为何不早说!既然有钱粮!那就先取走它们!不对,你率五千骑兵先攻击一下他的主营盘,也许,也许他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座空营盘!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些小钱儿,咱们还就不要了呢!”说话间,那图龙也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就这样,随着羯人统帅图龙的一道命令,整个慕容鲜卑的营盘之外也是变的一片混乱。虽然有五千骑兵,不顾一切的冲向了主营盘,而在这些老百姓的住所里,还是有五千人在疯狂的掠夺着。

    “竟然,竟然有这么多的粮食,不对,你们几个看,连,连运粮食的马车都给咱们准备好了!”

    “你那算什么,你们看这里,还有一锅熟肉!真是天降福运啊!来来来,咱们哥几个先喝几口!”

    “那个,你们,你们还是快点喝吧,这要是被将军大人发现了,可惨了!”

    “有什么惨的!我随大人争战多年,大人的做法就是只要是咱们抢到的东西都可以随时处理!怪,就只能怪那些美女跑的太快了,否则,否则咱们兄弟又有大口福了!”在一片废墟中,有一名羯族军士也是一边吃着肉喝着酒,一边哈哈大笑的说道。

    然而,就在这边的民居之地被羯族军士一扫而空的时候,主营盘前也是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雨老,他们来了!看来那个叫做马天河的中原人还是为咱们争取到了时间!就不知道,他们现在是生还是死啊!”

    “飞云,先别想那么多了!看这样子,他们是真的想攻破咱们的营盘!所以,所以这第一轮攻击,咱们千万不能让他们看出咱们的底细!”

    “雨老,你就放心吧!咱们虽然只是五千步军!但咱们是以逸待劳,就算是营盘被攻破,他们也别想着身而退!因为本将早就在主营盘之外设置了三道防线!”说到最后,那慕容飞云也是剑眉一横,尔后便快速的走出中军大帐。

    “商钰啊!你现在是胜还是败啊!如果你败了,就算是老夫守住了这里,最后还是败啊!不过,眼下之计,也只能寄希望于慕容飞云的防御了!”就在那慕容飞云刚刚离去之时,雨老也是在中军大帐中发出了一丝很是无奈的慨叹!

    其实就在此刻,整个营盘外都陷入到了激战之中。

    羯人一方,不停的用骑兵方队冲击着用各色圆木搭建起来的临时防御阵地。而慕容飞云则指挥着自己的军队利用弓箭进行着远距离的杀伤。

    虽说羯族骑兵的损失很大,但他们还是迫使着慕容飞云一点点的放弃了最外围的防线。

    “将军大人!他们的抵抗很顽强!几乎咱们的人刚刚临近就是一阵阵的箭雨!兄弟们的死伤也很严重!”

    “哦,竟然发死力抵抗!看来他们真的没什么大的防御力量!连骑兵都没有留下来!哈哈哈,慕容飞龙,估计这一回,你是碰到茬子了!”某一刻,就在那图龙了解到战局走势时,他也是知道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慕容飞龙一定会兵败,毕竟这里没有慕容氏的骑兵方队,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部的骑兵都被带走了。